分卷阅读43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我其实早想和你说了,但一直等不到你人。”
    聊聊?是不想再继续待下去,要和她说清楚了吗?
    “今天晚了,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直接找护工和医生都可以。”
    宋浅说完就急切的离开了,林珩川都来不及挽留。
    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林珩川不明所以,还有些说不出的难过,他看得出,刚刚宋浅是在躲着他。
    宋浅走出病房直到出了医院才慢了下来,活像后面有人追似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脸上带着勉强的笑,这才拦着离开。
    林珩川又在医院待了一个月才出院,背上的伤口还在愈合,不过他拍的电视剧和广告正好投放,这段时间也没有从荧幕上消失,反倒是涨了不少的粉丝。
    出院后他再次回了宋浅那儿,出院手续是吴叔来给他办的,看见他的时候就叹了口气,态度却和缓了许多,他知道,这些其实都和宋浅有关。
    只不过,他以为这一天会看不见宋浅,却没想到回家时就看见宋浅正坐在沙发上,看见他时,抬头轻笑并迎上来:
    “木木,欢迎回家。”
    回家?家?
    这个字触动了林珩川酸涩的内心,回家啊,原来,浅浅把这个当他们家啊。
    “谢谢浅浅,我回来了。”
    林珩川眉眼弯弯,还抱了抱宋浅。
    宋浅对他这动作感到惊奇,没想到林珩川的心情会这么好,她还以为依旧会抗拒沉默呢。
    入夜。
    林珩川重新睡在宋浅屋中,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摸索着宋浅的腰,小心的环住她。脑袋和她挨着,能听见她清浅的呼吸声。
    今天那句“欢迎回家”像是刻在他脑中一般,总是时不时的会回响在耳边,压抑在心底的感情在黑夜里喷发,他想抱抱宋浅,近一点,离这个心爱的姑娘再近点,他的心在催促着自己。
    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林珩川小心的往前,唇瓣贴在宋浅唇角,他挪了挪位置,完美的重合。
    林珩川心跳快极了。他等了片刻,小心的伸出舌尖,刚碰到那片柔软,就忽的听见声音:“木木?”
    被抓包的人僵住,忘了动弹,似乎连心跳都停止了。两人唇瓣依然相贴,他能感觉她说话时,不时的摩擦。
    “怎么还没睡,背上还难受吗?”
    林珩川索性闭上眼,装睡。
    “咕噜噜……”黑暗里,肚子咕噜噜的声音非常响。
    林珩川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晚上只吃了一点,没想到这时候肚子竟然会叫。
    温热的手覆盖在他肚子上:“饿了?”
    林珩川有些挫败的睁开眼,嘴里却道:“不饿……”
    “不饿肚子叫什么?”
    “……”它自己叫的,跟他没关系。
    宋浅翻身起来,打开灯,道:“晚上让你多吃点,你还说没胃口,刚刚是饿的想咬我了嘛?”
    林珩川:“……”
    他将脑袋埋进枕头里,不愿见人,真的丢人
    她听见宋浅下床,开门离开。她生气了吗?
    林珩川垂眸看着肚子,眼底微微有些懊恼。“叫你不争气!”
    他指着肚子,小声嘀咕。林珩川躺到床上,满脸的挫败。怎么办啊!
    半个小时后,宋浅回来,递给林珩川一碗面。
    林珩川心底松口气,更多的是惊诧:“你,你做的?”“
    “嗯,”宋浅挑眉,“太晚了,我就没打扰吴叔了,你将就着吃点吧”
    宋清邀请,存在记忆里的往事,<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299717"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299717</a>,那天晚上让两人心照不宣的有了变化。
    林珩川在家养伤,偶尔接个广告,在完全恢复后,他接到了从来没想过的一个电话。
    汉家会所。
    林珩川特地来早了点,到的时候没想象已经有人在厅里等了。
    “宋先生。”
    “坐吧。”
    宋清一身西装笔挺,袖口边金色袖扣闪着光,彰显着男人的品味和自身的价值,这样明晃晃的差距摆在林珩川面前,让他有些局促。
    不同于第一次见面时那种面对家长的紧张,这是身份地位带来的差距比拟。
    在商场上嗅觉灵敏的宋清似乎没看出一般,按铃喊来服务员:“两杯茶。”
    “好的,先生。”
    “林先生不介意吧,”服务员退出时,宋清似乎才注意到他的需求,“浅浅说咖啡对身体不好,让我少喝,所以就自作主张的给林先生也点了茶水。”
    “我都可以。”
    林珩川语气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偌大的包厢内,两个男人各自拿着自己的茶水轻啜,像是较量一般,谁也没有开口。
    一杯茶水喝了一半,空气中燃的松香袅袅,宋清先放下了杯子:
    “林先生,这茶如何。”
    “宋先生,这茶对我来说如牛饮水,应该是浪费了。”
    “哈,”宋清轻笑,“林珩川比之几年前,心性见长。”
    商场上的贵公子,家世累积出来的气质,让林珩川自惭形秽,可转念一想,这是浅浅的哥哥,又稍有些许安慰。
    “宋先生,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宋清对他的戒备丝毫不在意。
    “林先生不必担忧,你既是我送给浅浅的,就不会再插手送走。”
    这句话,让林珩川白了脸。
    直接撕开了遮羞布,将他赤裸裸的呈在人前,他却丝毫生不出勇气反驳,因为这是事实,更是现实。
    “我,宋先生,你不必如此,我会自己离开的。”
    “你误会了,”宋清开口,“我没准备让你离开,也不是来让你离开的,那样根本不值得我亲自来找你。”
    “你,找我,做什么?”
    林珩川此时却想不明白,他有什么事值得宋清亲自来找的。
    “这份文件,你先看一下。”
    宋清递出一份文件来,并不是很多,首页印着“绝密”二字。
    林珩川打开文件袋,一刻钟的时间看完,脸上是不加掩饰的震惊。
    人造子宫,男性生子技术,宋清此时将这份不曾问世的机密放在自己面前,目的不言而喻。
    “宋先生?”
    “只是想问问你是否愿意,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人造子宫以及男性孕育技术已经在实验室已经趋向成熟进入临床阶段,我们准备招十位志愿者,你的这个名额是我私自留下的。”
    “但是……我……”
    他是男的,但除了精子,还有卵子呢,他不愿意自己孕育的孩子是别人的,而浅浅……
    “我知道你想说的,你陪在浅浅身边这么久,也知道浅浅身体的不同,浅浅身体的两套器官女性发育的更加完善,但三年前的手术我是支持的,我心疼浅浅,也不愿不经历女人怀孕生子的痛苦,但我也不希望浅浅自此失去做母亲的权利,所以手术前我让医生冷冻了浅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