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表情时突然惊醒,他就像个发情的野兽般不堪。林珩川握紧自己的手,掌心传来的刺痛让他混沌的脑子清醒片刻。
    “木木,我现在给你机会解释。”
    宋浅又解开他嘴里的东西,居高临下的看着蹭在地上抚慰自己的人。
    林珩川因为宋浅的话眼里迸发光来,却又什么都不曾说,眼睛微阖艰难的摇摇头。
    宋浅胸中的一股怒气现在夹杂着郁气,激起她心里止不住的暴虐。她拽着人的头发拉着镜子前面,头皮的疼痛让林珩川快要沉沦进欲望的意识再次回归,视线便落在了镜子中的画面,镜子里的人脸色潮红,浑身汗水,脸上被口水眼泪湿的一塌糊涂,胸前的两粒奶头红肿的厉害,红绳在身上磨出印记,青紫阴茎翘的高高的,小穴也露的一清二楚,艳红的媚肉看上去惑人不已。
    他忍不住闭眼后退,不要这样,不要。
    宋浅按着人,强迫他睁开眼睛:“睁开眼好好看,我给了你机会的。”
    “不,不要,求求你。”
    林珩川顾不上头皮的刺痛,眼泪滑出眼眶。
    “我觉得我真的是太宠着你了,让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浅浅……”
    “浅浅,呵,那个宠物会喊主人的名字,林珩川,你应该喊主人,我真的对你太宽容,这么长时间了,连一声主人都没教会。”
    “对不起,不是的,求求你,求求你……”
    他喊不出这个名字,心脏仿佛被沉重的石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语无伦次的开口道歉求饶。
    宋浅抬着他的下巴,看着他满目凄惨的样子,心中的一股郁气反而越来越严重,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
    “你知道蓄意害人,又不听话的宠物什么下场吗?”
    林珩川泪眼模糊的看这个她。
    “永久性驱逐。”宋浅放开人,站直身子,鲜红的裙摆扫过林珩川,带起一片颤栗,“可能还是我选错了,当初不应该留下你。”
    林珩川随着她的话面上一点点失去血色,瞪大了眼睛里面满是惊恐不安,他挣扎着想要起来,一点点蹭着地板想要靠近宋浅,喉咙里发出悲鸣:
    “不,不要,求求你,求……别走……”
    宋浅看着他挣扎,哭喊,却是去解他身上的绳子,林珩川挣扎着躲避:
    “不,不要……”
    却终究是徒劳,双手被解开,连跪带爬地滚到他宋浅身边,一把抱住对方微凉的大腿,扑在宋浅脚下:
    “别不要我,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主……主人……我以后会听话的,求求你别不要我,对不起主人……不会了……以后不会了……”
    他终于喊出了压在心上的称呼,是他错了,一直是他看不清,都是他自找的。
    身上的药物在一番折腾下越发的无法控制,得不到抚慰的身体开始抽搐,林珩川失魂落魄的翻身,他趴开自己的屁股:“求求,主人,别不要我,主人您使用,使用奴……奴错了,主人罚……别不要我……好不好,求求主人了……”
    宋浅不知在想什么,精致的脸色毫无表情,她抬脚,鞋尖擦过股间盛放在自己眼前的小花,看着男人颤栗的身躯,被欲望快要逼疯的渴望。
    林珩川觉得自己脑中蒙上一层层雾,他不再挣扎,心里好难受,只好将自己完全放纵给欲望,似乎这样就能自欺欺人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肉壁已经饥渴到极点,浑身都叫嚣着想要,想要更大的东西填满,撕裂他,贯穿他,侵蚀他。
    “主人,求求……救救我……”
    他哭喊着,不在掩饰,手指抠挖着肉壁,想止住越发恐怖的痒痛感。
    填满情欲狂潮的双眸无意识地看着宋浅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只看到一片朦胧的红。宋浅撩起裙子,露出跨间与之不符的狰狞骇人的肉器,诱惑着她的宠物。
    林珩川的心脏剧烈跳动,双眼饥渴地锁在与其外形完全不符的巨型肉棒上,情欲已经掩盖掉他所有的理智,他此刻想要的,宋浅毫不留情地蹂躏他。
    他仰着面喘着嗓子里冒出的滚烫的热气,哼哼唧唧,“哈……嗯哈……”
    “宠物想要,主人那就满足你。”
    “啊、啊、啊——”凶器龙肏入后穴,
    林珩川失神地张开嘴,小舌吐在外头,臀部紧紧抵住宋浅的下腹,暴涨的分身终于射出滚滚浓浆。
    宋浅转而啃咬着他胸前红肿的茱萸,用舌头刷上透明的津液,舔着发红的乳晕,下身缓缓的动作。
    被药物浸染的身体依旧没有得到满足,他想要更加粗暴的对待,饥渴的身体对这种细致但挠痒式的欢愉根本满足不了,穴口淫贱地一张一合,如同小嘴般吞弄着炙热。他狂乱地摇晃着头,自己挺动臀部,朝身后的肉棒撞去。
    如此主动的渴求,让宋浅开始失控,汗湿的脸蛋红霞飞飞好不漂亮,她拉起男人虚软的腰,自已向后躺在地上,让他自己自上而下套弄她的性器。坐骑的体位让硕大进入到更深处,顶到林珩川的敏感点,他不顾姿态地一手抓着硬挺的肉根,一手撑起屁股,一上一下吞吐紫红的性器。
    欲仙欲死的酥麻不断从被研磨的点传来,娇嫩的肉壁变成了装盛快感的容器,一点一点积累着,宋浅只是看着,林珩川自己主动去绞住肉棒,彻底撕去了作为人的隐忍,被兽欲完全支配。
    他将股间的蜜穴重重地抵在宋浅的下腹,似想连囊袋也想吞噬进去,林珩川痉挛着颤抖着僵直着,手中的分身射出了第二炮,身后的小嘴拼命蠕动着想榨干身体里炙热阳具的精华。
    宋浅默不作声欣赏着宠物展现在主人面前美丽的高潮模样,藏在蜜穴里的东西,凶器继续胀大……
    偌大的房间内,肉体的撞击声非常明显,墙上的时钟已经走了一圈又一圈,但当享受成为了可怕的疼痛时,时间变得漫长起来。
    精瘦的男人跪趴在地,头部无力地贴着冰冷的地板,嘴角淌出的液体已经积成了小水滩,空洞的眼睛涣散无法聚焦,麦色的肌肤上留着被疼爱的大小各式吻痕咬痕抓痕,被操的惨状显得更为淫靡。结实形状漂亮的屁股高高挺起,缝隙间一根覆盖肠液精液的巨根不断进出着,带出里头通红的媚肉又推进去,抽插间还有一些射在深处的白液也被挤出来。
    林珩川的分身已经射不出来,疼痛地随着被撞击的动作丢脸地晃悠着,死气沉沉。身上的人也没逗弄快废掉的坏东西,专心致意地捅干他麻木肉穴。
    宋浅再一次在温暖的肠道中发泄出来,大发慈悲地结束不知道是第几次的交欢,将疲软的性器抽离肉穴,牵出一丝色欲的银色,洞穴失去充塞,内里射进去的白液争先恐后涌出来,啪嗒啪嗒滴落在地板上。
    “嗯哈……”
    林珩川微弱的哼出声来,连清醒都是硬撑着的。
    片场事故,爆破戏受伤入院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