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谋》剧组在隔壁市的,林珩川作为新人,周芸在开机那天就带人进了组,即使没有戏份,中途请过一次假回来,来回折腾剧组那边有意见,还浪费时间,周芸侧面和宋浅说了一下,宋浅就不让人回来了,但这一离开就是两个月,结束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宋浅闲得没事决定去剧组玩玩。
    刷着金主爸爸的身份,宋浅轻松进了剧组,正好是林珩川的戏份——
    “我七星阁所言之话,阁下不信那便不必了。”
    大雪过后天地万物都一片洁白,站在雪中的青年一袭雪白厚裘,衬得青年愈发的苍白瘦弱,似乎要与这雪景融为一色,只剩眉间那抹朱砂,艳如鲜血。
    “天枢公子,在下并无此意,只是事关重大,不得不慎重。”
    身着锦袍的男人并不敢小瞧这瘦弱青年,姿态放的极低。
    “我既已出口,便不会毁了我七星阁的名声,阁下请回吧。”
    “天枢公子,在下……”
    “送客。”
    青衣小仆上前:“这位公子请,我们家阁主身子不好,还望公子体谅。”
    男人无法,即使他还有诸多问题,却也得罪不起七星阁。
    “多有打扰,在下告辞。”
    ——“好,卡。”
    导演的声音在片场响起,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正在拍戏呢,天枢公子真的演的太好了啊,神机妙算,淡漠出尘。
    “下一场女主和天枢,准备准备!”
    林珩川走下搭的景,化妆师要给他补妆,演的这个角色弱不禁风,越到后面脸色越差,他脸上的粉也越扑越多。
    助理高奇在化妆师走开后过来小声说道:“老板来了。”
    宋浅很少露面,这就导致很少有人认识她,高奇知道还是因为林珩川的原因,毕竟是他负责的是自家艺人的行程。
    林珩川猛地抬头,在片场四处找寻起来,高奇给他指了方向,他顺着看过去,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了穿着黑色大衣的宋浅,顿时目露欣喜就要往那边去。
    高奇连忙拦住人:“你待会儿还有戏,而且这是片场。”
    林珩川顿住脚步,他知道高奇的意思,只是太久没见到宋浅一时间太过高兴,林珩川站在原地,看着角落里日思夜想的人。
    宋浅一直看着林珩川,对他看见自己也看得清楚,依旧坐在小马扎上,看着现场拍戏,没有要做什么的打算。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现场看拍戏,还挺有趣,她也才发现林珩川真的有天分,一个出尘的公子让他演得极好,这角色最后为了女主大业而亡,想必能赚观众一波眼泪啊。
    林珩川今天的戏份排了到了晚上六点,四点时他拍完一个镜头顺着看过去时,就发现一直坐在那儿的人已经不在了,林珩川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有些无精打采的,他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呢,人就走了。
    给他补妆的小姐姐还将人代入天枢公子的角色中,一看就心疼了:“阁主心情不好,是刚刚的镜头不满意吗?”
    林珩川摇摇头:“没有,只是有点累了。”
    小姐姐放心的给下个人补妆了。
    高奇递过杯子:“温的,可以直接喝了,下一场戏还要会儿,你先休息一下。”
    “好,”林珩川接过喝了一口,还是没忍住问道,“浅……老板今天怎么来片场了?”
    “这部剧我们公司投的,好像是过来看看情况。”
    “哦。”
    林珩川有些失望,是自己想多了啊。
    “老板让您结束后去她那儿。”高奇突然又说道,并递上一张房卡。
    ******
    林珩川全身光裸,双手被绑,俯跪在床上。乳尖上带了一对银色的蝴蝶夹子,把乳头拉扯的更加红肿敏感;下身不住拱起,后穴里含了一根不小的按摩棒,穴肉正拼命缩住咬紧,汁液多的顺着腿根流到床榻上,翘起的性器被一根皮筋绑在根部,高高挺起却始终不得解放。
    宋浅靠坐在床上,让他含着自己的性器,林珩川周身狼狈不已,嘴中含着一根粗壮狰狞的肉棒,他拼命吞咽,嘴唇张开到最大,下颌酸麻,却只能勉强吞下大半。
    宋浅却还衣冠完整,嘴角带着轻笑,似是在欣赏他被情欲操控的痴态,林珩川一时间有些失神,牙齿轻轻磕到肉棒,“嘶”——宋浅吃痛,拽着人将自己性器抽出:
    “放出去两个月,就这么松懈?”
    林珩川自己也下了一跳:“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嗯哈……”
    宋浅伸出手握住后穴玉势深深捅了几下,不出所料的得到身下人的轻喘。
    “知道不是故意的,要是想咬我还是让你这么舒服。”
    林珩川眨着眼睛看着宋浅,显得格外的软萌:“谢谢浅浅。”
    宋浅捏着按摩棒,一会儿轻轻抽插,一会儿转着圈,她来这儿,除了口袋里的对蝴蝶乳夹什么都没带,这根按摩棒还是林珩川每日做功课用的,一共五个尺寸,这是最大的,不过比之宋浅的尺寸还是小一号。
    林珩川的小穴被宋浅搅得犹自不满足的翕动着,穴内用作润滑的乳液被挤出,又是一阵空虚。
    他双手被缚,只得努力看向宋浅,眼中尽是渴求,嘴唇却咬的泛白,生怕一出口便是止不住的淫词浪语……
    “想要么?”
    宋浅轻笑。
    肉棒浅浅抵在穴口,烫的林珩川微微发颤,下身却忍不住随之后仰,追随着想要吃进去更多,又被那粗壮的柱体骇的不敢大动,他弯着眉眼开口:
    “浅浅给我好不好,想要!”
    宋浅倒是没想到,一别两月,这人竟然诚实了不少。
    “哦,想要什么?”
    宋洽手上动作不停,一边继续调笑。
    “要浅浅,浅浅,嗯哈……”
    林珩川晃着屁股,难耐的呻吟,分别太久,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他都希望此时能被宋浅填满,感受到宋浅的温度。
    “要我什么呢,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呢是不是!”
    即使心里知道宋浅要他说的是什么,林珩川却依旧难以开口,那些话过于羞耻,便是想想都觉得难堪。
    2020|06 |24 20|48|38整
    剧组探班,温柔的爱抚诱哄,<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283251"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283251</a>,宋浅把手伸到林珩川臀缝里,重重按着那个含了一根按摩棒的穴口,逼着他说出口来。
    林珩川努力把双腿张开试图缓解后穴中的酸涩,却被宋浅趁机把按摩棒顶得更深。他咬着唇,不肯屈服。
    宋浅没准备见到什么不愉快的东西,伸手压着他的唇舌,林珩川无法只能放开咬出印儿的下唇,将按摩棒扯出一小节来,黑色的按摩棒上水光淋淋,色泽淫糜。宋浅低声在林珩川耳边诱哄:“木木,想要什么?我就给你舒服好不好?”
    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耳朵处,酥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