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腰肢,感觉到手下皮肤的颤抖后,满意的打开衣柜,取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林珩川一直看着她的动作,知道宋浅将衣服抖开,发现是一套男士的休闲服。宋浅将衣服递到他面前,道:“穿上。”
    “好。”
    他拿着衣服,一时间有些犹豫,即使这段时间习惯了在宋浅面前赤身裸体,穿衣似乎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宋浅并没有让他有选择的机会:“就在这儿换,你那些无用的羞耻心最好早些丢了。”
    “对不起。”
    宋浅看着男人精瘦的身子一点点的消失在布料的遮挡下,觉得这倒是也有趣,尤其是男人因为羞耻连脖子都红了的模样,站不稳的双腿,拼命忍耐的表情,很好的能够激起一个人的凌虐欲。
    “嗯啊……呜,嗯……”
    原本轻松的抬腿动作变得难受而僵硬,抬高一点就能扯动胯下那一团肉,带来撕裂的痛感,林珩川只能用弯腰来避免抬腿,却又因为腹部的挤压让按摩棒滑出些许,圆圆的龟头之间就顶在了那处凸起,比刚刚吃饭时更加刺激。
    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克制住穿好了衣服。
    “我穿好了。”
    “不错,尺寸刚好。”
    刚刚淫糜的宠物转眼间成了干净的小帅哥,只不过那红红的眼睛彰显着看不见的淫乱,宋浅有些手痒痒,招招手:“来,趴我怀里。”
    林珩川瞪大了眼,似乎在确认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宋浅又重复了一遍,他藏起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的跪在她脚边,上半身埋进宋浅带着松枝香气的怀里。
    宋浅隔着布料,捏了捏林珩川胸前的小乳头,带动一阵皮肤的震颤,这地方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教,颜色浅了不少,也敏感了不少。
    “给你的药膏,每日两次,用完了找我要 知道吗。”
    “知,知道了。”林珩川急促的喘息着,扑鼻都是属于宋浅的味道,只是想想他就觉得胯下疼的厉害。
    放开乳头,宋浅发现这个姿势不方便她动作,拍了拍人:“起来。”
    林珩川没有犹豫,这一点已经求之不得,他警告自己不能贪心,心底的失望却怎么也藏不住。
    “坐这儿,”宋浅拍拍大腿,“坐上来,跨着坐。”
    林珩川立马欣喜的抬头,又察觉到自己的不妥,低头敛起情绪,宋浅瞧得好笑,这一会儿,变脸的功夫倒是不错。
    林珩川跨坐在她大腿上,小心的用脚撑着自己的体重,虚虚拿屁股挨着大腿,这个姿势对他来说全靠小腿力气撑着,分开的大腿拉着贞操带上三个环,两侧的囊袋扯着疼,他皱着眉,却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
    宋浅捏了捏屁股上丰满的肉,又摸了摸前面被遏制的半勃起的性器,
    林珩川红着脸,忍着前后的不适,埋在宋浅怀里喘息着,手指紧紧拽着她的衣角,希望可以减轻欲望被强行束缚的痛苦。
    宋浅没有理会怀里人的不适,一双手在他身上游走,所到之处全部都是林珩川的敏感地带,听着人在自己怀里隐忍的喘息,宋浅心情大好,捏着下巴,吻上了那张嘴。
    这是这么长时间来,除了调教,林珩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被触碰,身体因为这个简单的亲吻而颤抖,小心翼翼的,闭着眼睛,连呼吸都憋住了,唯恐一点动静便会打破自己美好的期待。
    待宋浅放开时,林珩川已经憋红了一张脸,快要窒息了。
    宋浅舌头舔弄这林珩川的耳垂,充满诱惑的嗓音响起:“小嘴还是很贪吃的嘛。”
    手上恶意的在他胯下按了一下,引得林珩川一声无力而害羞的呻吟。
    “好了,走吧。”
    “好。”
    林珩川抿着嘴,脸上还带着消散不去的红晕,亦步亦趋的跟着宋浅。
    出门后就发现车子已经等在门口了,吴叔打开车门:“小姐。”
    “麻烦吴叔了。”
    坐进车里,司机和后座的隔板就升了起来。
    倾斜的软皮座要比硬邦邦的座椅好上很多,是可以忍受的程度。林珩川一口气刚松,却被突然的一个颠簸激的难受。
    “啊……”
    按摩棒一下子进得极深,林珩川倒吸一口气,忍不住叫出声来,又连忙咬牙忍住,这是在车上,他能接受在宋浅面前一切的不堪,却做不到在人前将自己的丑态撕开。
    后穴因为突然的刺激禁不住抽搐收缩起来林珩川想要借力悄悄抬起屁股,却被宋浅按着大腿往下压了压。
    “舒服吗?”
    宋浅笑意盈盈的问道。
    “求求你,不要……在车上……”
    “你有资格说不要吗?”
    “没,没有……”林珩川难堪的开口,眉眼间都是恳求,“浅浅,求求你……”
    “你总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啊。”
    宋浅轻叹一声,他感觉到自己后穴中被肉壁紧紧绞住的按摩棒突然有了动静,浅浅的抽插起来,柱身上凸起的纹路狠狠旋转震动着碾过脆弱粘膜。
    车子在路上行使,他从来都不知道城市的马路上会有那么多不平的地方,细微的颠簸在身下的刺激下被无限的放大,快感被积聚起来,却又无从发泄,在座位上无助的扭着身子,呻吟声被吞下,嘴唇咬得泛白。
    他不知道车子是何时停下的,只听见宋浅喊他下车。
    林珩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车子里出来的,大腿内侧打着颤,双腿着地的瞬间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宋浅似是早有准备将人扶住:“不能走路了啊,那怎么办呢?”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他额角细密的汗珠,动作亲密的像一对恋人,林珩川又瞬间的恍惚,又敛下眉眼,看着扶着自己手臂上的手,纤细修长,指甲修剪整齐,透着莹亮的粉,隔着两层布料,他似乎都能感受到手上的温度,低低开口:
    “可以的,让我缓一下,可以吗?”
    站立的动作,让按摩棒似乎没了压制,他死死忍住脱口而出的呻吟,按摩棒因为他内壁伸缩越窜越深,正压着最敏感的那处震动个不停,刚擦的汗,又冒了出来。
    宋浅突然变得很好说话,还顺手关了按摩棒的震动:“那就缓缓。”
    林珩川悄悄松了口气:“谢谢。”
    宋浅没有等多长时间,林珩川便拉了拉她。
    公司人来人往,对两人的到来没有丝毫在意,林珩川松了口气。
    宋浅直接带着人到了自己办公室,没一会儿,就有人敲门进来。
    “老板。”
    一个打扮干练的女人走了进来,林珩川认识,这是公司的王牌经济人。
    “嗯,这是林珩川,我让你带的人。”
    林珩川上前:“你好,我是林珩川。”
    “你好,我是周芸,你可以叫我Rita姐。”
    周芸将人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和公司的资料没有多大的差别,长相清秀,不过周身气质不错,看起来倒是比实际年纪小,嗯,不是个值得她主动出手的要的人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