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报仇?

作品:《末日精神病院

    唐思然正摆弄着她的影子,突然一个温柔的声音问道:“小唐,你没事吧?”

    那一瞬间唐思然脸上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两颊绯红,她飞快的将那匡文华的影子收了起来,有些结结巴巴道:“若雨哥……我……我没事,挺好的……”

    来关心她的当然是时若雨,他尤其担心着唐思然和刘曦这两个伤号,看它们都好好的,他总算也放心了。

    倒是唐思然很激动的样子,结结巴巴的道:“若雨哥……我……抓到了一个影子……”

    时若雨挠挠头有些莫名道:“哦,知道了,可是你不是以前就有好多影子啊……”

    唐思然连连摆手,解释道:“不……不一样的,原来那些的人都死了,这次的人还活着……”

    时若雨厄得一声,一下子还是没有明白过来,问了句:“所以……”

    唐思然很握紧拳头道:“所以啊,那个活着的人的一言一行我都知道了……”

    时若雨也是聪明人,他顿时恍然大悟的惊呼道:“你该不会抓了个‘临时政府’里的人的影子吧?!”

    唐思然带着一丝骄傲的样子,说话也利索了道:“正是如此!而且不是一般人,是一个少校!他们队伍里除了一个大校和三个中校外,他算是很大的官了,以后一定会参加很多重要会议!”

    时若雨大喜,他用力的拍了下唐思然的肩膀,连胜夸奖道:“太好了,太好了!小唐立下奇功了啊!”

    唐思然被他一拍肩膀,顿时又脸红了,她结结巴巴道:“若雨哥……叫我思然就好……”

    时若雨笑着答应了下来,随后他让唐思然赶快回卡车好好休息养伤,外面的事情暂时别管了。

    搞定了唐思然,他又去安慰了下刘曦,貌似这个少女王者丧尸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嘴里念念有词的也不知道它在嘀咕什么,时若雨也懒得深究,逼着它去车子上养伤别乱动就是了。

    结果当刘曦正要上车时候,突然一转头很郁闷的道:“为什么啊!为什么云云那家伙那么厉害?!”

    时若雨一阵无语,他只能道:“云云跟了我们很久了,它从我们人类这里学到了很多。”

    刘曦带着一脸深思的表情看向了远处的小萝莉……

    此刻小萝莉正非常兴奋的冲向了王丽娜,它手短脚也短,跑起来总感觉有些踉踉跄跄但实际上速度极快,他显得特别开心的样子对着王丽娜不停挥手道:“丽娜姐姐好棒呀!云云想你了!”

    王丽娜蹲下身子抱起了小萝莉,笑着道:“我听阿明说了,我受伤昏迷后是云云一路抱着我回到了山顶,我也要谢谢云云啊!”

    小萝莉勾着她脖子开心的嚷嚷着:“云云最乖了呀!丽娜姐姐带我飞飞,云云要飞飞呀!”

    几分钟后,还是有朱颖来驾车,余夜蓉坐在副驾驶座(她不想到后面看着时若雨和萧晚晴亲热),巨型卡车轰隆隆的踏上了归途,天空中,王丽娜抱着小萝莉在卡车上面盘旋飞行着,时不时传来小萝莉银铃般的笑声……

    车子上,萧晚晴侧靠在时若雨的肩膀上,一脸傲娇的样子听着时若雨讲述他们秦都之行的经历,也不打断,直到时若雨全部说完后,她才总结道:“知道了,不就是一群逗比组成了‘临时政府’,然后占了点地方,开始自我感觉膨胀,急着想要来千湖省受死?!那就满足他们呗……”

    时若雨对大小姐的淡定表示无语,他哭笑不得道:“晚晴,你也别太大意了,他们人多,而且火力很猛,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高手,那个叫陈嘉宇的大校其实已经很厉害了,我都觉得有点打不过他,要不是这次丽娜她空袭成功,你和老任又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萧晚晴小嘴一噘,琢磨了会后,她蹬蹬瞪跑到集装箱最前面,打开连接驾驶室的小窗户叫了声道:“唉,余队长,我们往汉江开!”

    余夜蓉一愣,就听大小姐得意洋洋道:“他们肯定是根据我们车子轮胎痕迹一路追踪过来的,那干脆就把他们引到汉江算了!”

    余夜蓉顿时明白了,大小姐也坏啊,这是要祸水东引,正好荆沿他们不是被困在了汉江市?听说那里很是有几个高手……

    当然,对此余队长表示非常支持,毕竟她也不至于是所谓道德楷模,于是在她的指挥下,朱颖一踩油门,巨型卡车甩了个尾巴朝着汉江市冲了过去!

    很快大小姐指挥着朱颖将车子开上了一条通往汉江的高速公路。

    车子又向前开了会后,萧晚晴果断让朱颖踩下刹车,随后她跳下车,小手一挥道:“弃车了!”

    说实话,时若雨虽然明白弃车是最好的办法,但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结果萧晚晴一脸倨傲的道:“一部车子而已,有本小姐在,这种车子分分钟再给你搞一部!”

    这倒是实话,时若雨也必须承认,相对于一部车子,萧家大小姐才是末日的无价之宝啊!

    弃车后,大量的行李可以由三个领主丧尸负责扛着,而两个伤号比较麻烦,还好余夜蓉在附近农田里找到了一部人力手推车,把刘曦和唐思然两个放在上面,由小萝莉负责推。

    于是一伙人就这么步行往龙头山出发,临走前还没有忘记把超级卡车轮胎弄爆了,一来可以伪装成车子爆胎不得不弃车的假象,让‘临时政府’的人不会产生疑惑,另一方面这种大轮胎只有那家特殊商用车厂有,所以‘临时政府’就算得到了这部车,也用不上……

    时若雨他们步行回家的同时。

    从北阳败退,一路溃不成军的逃到回了陕北省地区的陈嘉宇一伙,正垂头丧气的驻扎在一个小县城里。

    陈嘉宇郁闷的坐在某栋建筑大门口的台阶上,拿了瓶啤酒在那边猛灌,其他战士都一个个吓得不敢靠近他,以免这家伙发火波及自己。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中校陈琼。

    她拍了拍台阶上的尘土,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淡淡道:“古中校还好,休养几天就好,倒是高中校受伤很不轻……”

    陈嘉宇眉头一皱,有些紧张的问道:“死不了吧?老高自从末日后就一直跟着我……”

    陈琼柔声道:“得看他体质了……我们这次牺牲了不少兄弟,初步统计少说有两百多,还有三百多伤号,其中一半是重伤,就算好了以后也不可能在一线战斗了……”

    陈嘉宇没有回答,陈琼也不再多说什么,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台阶上。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嘈杂声,陈嘉宇眉头皱的更紧了,很快一排十几部卡车呼啸而至!

    从为首一部面包车里,走出了一个镶着金牙,穿着花衬衫外加一条沙滩裤的男子,他梳了个标准的大背头。

    他一下车看到陈嘉宇和陈琼,就嘎嘎嘎嘎的狂笑起来,随后就这么一边笑着一边走到了后者跟前,他从怀里拿出一根雪茄叼在嘴里,又掏出一个漂亮的zippo打火机,咔嚓一下点燃了起来。

    那男子一脸陶醉的样子深深的吸了口雪茄,等回过神来后才一副揶揄的样子道:“嘉宇啊,吃大亏了?要不要翟叔替你报仇啊?”

    陈嘉宇没有回答,开口的是陈琼,她一脸冷笑道:“好啊,翟大校打算怎么替我们报仇啊?”

    那男子嘎嘎嘎笑道:“小琼啊,是不是想对我说‘你行你上啊’?我懂的,你们年轻人就是不够稳重,不是我翟叔批评你们,你们做事一点策略都没有……”

    陈嘉宇脸色一变,正要说什么,却被陈琼一把抓住胳膊,她淡淡一笑道:“好吧,这次我们是栽了,回头我们自己会向徐滢洁大将解释,如果翟叔你们替我们报了仇,倒是也好,也许我们还好交代一点,小妹我这里先行谢过了哈!”

    那翟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用夹着雪茄的手指了指陈琼道:“小琼,我一直看好你哦!考虑下以后跟着我混?”

    终于,陈嘉宇忍不住了,他砰的一下站起来,恶狠狠瞪着那翟叔道:“北阳的丧尸就跟军队似的一窝蜂冲上来,你有本事就去试试看!少tmd废话!”

    那翟叔对他的态度完全不以为意,对着他的脸吐了口烟圈后哈哈笑道:“所以说你年轻人做事不懂得策略,翟叔我这就给你们上一课,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说完,他一转头,再也不看陈嘉宇一眼,对着他的手下一挥手大声道:“去北阳!给我们嘉宇大校报仇去,哈哈哈哈哈!”

    谁都没有注意,不远处一片阳光晒不到的阴影底下,少校匡文华目光呆滞的看着车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就在同时,躺在手推车上的唐思然突然开口道:“若雨哥,有个叫什么翟叔的人要来北阳替陈嘉宇报仇……”

    时若雨还没说啥,大小姐顿时眼睛一亮道:“逗比来得好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