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8章 面子问题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自行车厂因为缺少资金,厂长高学东的案子还沒有了结,现在搬迁的事情虽然已经准备的紧锣密鼓,但真的办起來估计也要等到七八月份去了。

    但化肥厂那边厂长陆永健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通了,那天杨小年扔下几句话离开之后,第二天陆永健就主动找了过來,说他们厂准备按照杨市长的要求,把新厂子建到新工业园区去。

    后來杨小年才知道这个陆永健也实在是滑头,他在工业园区这边根本就是打算利用园区的新政策,建设一个全新的复合肥肥料厂。

    但不管怎么说,新工业园区这也算是开张了,杨小年对于化肥厂在园区开分厂的事情给予了足够的关注,只要有人带个头,不管你在里面干什么,也会把别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陆永健有陆永健的打算,杨小年又杨小年的目的,两个人都在指鹿为马,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但却都做得乐此不彼,好像真的就是要把化肥厂迁到园区去似得。

    在“化肥厂”的工地上,杨小年很难得的接过了陆永健递过來的一颗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才笑着对他说道:“陆厂长,今天我只能给你说,你的选择是对的,今后,一些厂子就算是想搬进园区里面來,那也是要接受园区严格审查的。”

    对此言,陆永健也只能苦笑着摇头,现在地方上搞招商引资,只要能把资金引进來,哪有人管人家开的厂子是干什么的,说句难听的话,就算是你在里面造鸦片,只要你自己不出事儿,政斧官员看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接受审查,这么搞得话还有谁愿意來,这位杨市长有的时候说的话很有前瞻姓,但有的时候又自信的一塌糊涂,想想也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中午,在陆永健的邀请下,由杜家庄镇书记王道明和镇长蔡同云作陪,杨小年在杜家村镇胡记酒店吃了一顿野味大餐,胡记酒店的拿手菜辣炖兔子头,这一顿饭吃的很是惬意,杨小年是打着饱呃上车的。

    你还真别瞧不起下面乡镇的小饭馆,这一味特色菜做得味道很醇正,让杨小年算是大快了一回朵颐。

    晚上吃完了晚饭,萧鹏程笑着进了秦显义的房间:“秦部长,这一天的收获如何。”

    看到是他进來,秦显义慌着亲自到茶,两个人坐到了沙发上,这才笑着摇头道:“下面这些人的事儿你还不知道,能有什么收获。”

    萧鹏程就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潞河市的情况很真的有点特别,昨天晚上咱们和潞河市的常委都见了面,今天一天同非常委的正副厅级干部也都聊了聊,大部分干部对潞河市目前的状况还是很满意的,但也有不少人反映出了不少的问題,你看咱们是分开做报告啊,还是一起整理出材料向省委上报。”

    秦显义知道,他这是想找自己交流对潞河市班子的看法來了。

    两个人虽然是一起下來的,但考察的侧重点不同,所以也是各自带着自己的人分开和潞河市的干部座谈的,萧鹏程重点了解的是潞河市干部廉洁自律的情况,而秦显义更多关心的则是干部的能力问題。

    由于侧重点的不同,得出的结论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萧鹏程想过來问问秦显义,通过一天时间的座谈,对潞河班子的看法。

    秦显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之后才开口说道:“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了解的情况來看,潞河市副厅级以上的干部还算是比较称职的,但省委让我下來详尽的了解一下潞河市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我觉得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明天我准备和各委办局的一二把手谈谈……”

    说到这里,秦显义猛然停顿了一下,看着萧鹏程问道:“今天郑耀民同志在招待所陪了我每一天,杨小年在干什么。”

    萧鹏程就笑着说道:“听说他上午去了位于杜家村镇的新工业园区,下午去了金湖区亲自指挥拆迁工作,呵呵,这个人倒是很有意思啊……”

    有意思吗,有意思在哪里。

    秦显义笑笑,伸手示意萧鹏程喝茶:“萧书记不知道注意了沒有,今天凡是市政斧那边的干部,坐谈结束之后几乎沒有人在这里等着其他人一起回去,好像都挺匆忙的样子。”

    萧鹏程嗯了一声道:“嗯,这个情况我也注意到了,市委那边的几位副秘书长,谈完了话的大部分都坐在一楼大厅里面喝茶等着其他人出來,而市政斧那边,则是谈完一个回去一个,沒有人在招待所留下來扎堆,这个现象倒是很怪异。”

    “一点都不奇怪,这些人再临來的时候,杨小年特意安排了一下,说是现在市里面工作量大,让他们接受谈话之后就马上赶回去,这个杨小年还说,咱们省委工作组找干部谈话安排的时间不科学、不合理,说这样会耽误他们的工作进度……萧鹏程我开句玩笑啊,你也知道的,一般情况下纪委找谈话的话,大部分干部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如果我们组织部找人谈话,那被找的人大多都是欢天喜地……呵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呢……”说完了之后,秦显义想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听着秦显义的笑声,萧鹏程也跟着笑了一笑,但心里却知道,别看秦显义和自己聊的很开心的样子,其实他却是用行动岔开了自己刚才的话題,这也表明,秦显义沒有真正想和自己沟通交流的意思。

    在常委里面,自己的排名在秦显义之前,但在人事大权上,自己却远远不如秦显义,自己是纪委书记,管的人检查干部违规违纪,而人家秦显义是组织部部长,管的就是官帽子,这一点,自己就算是不服气也不行。

    喝了两口茶之后,萧鹏程起身告辞,秦显义也很客气的送出了房门外,但转过身去,萧鹏程却一脸悻悻的神色,心说这一次自己要想把潞河市市长这个位置拿到手里,除非能够得到程书记的大力支持,否则的话就连秦显义这一关都过不去。

    两者相害取其轻,如果这个位置自己拿不到的话,那还不如送给杨小年來做呢,毕竟,自己和杨小年之间平时合作的还算是不错,再说了,从弟弟那边论起來的话,自己和杨小年也算是姻亲。

    就是不知道,杨小年对这个事情会怎么看。

    默默的一边走着,萧鹏程一边想着心事,却沒有看到杨小年正好转过楼梯上了楼。

    “萧书记好,您这是……”眼看着萧鹏程都几乎走到楼梯口了,不仅仅沒有看到自己上來,就连楼梯也好像沒有看到似得,杨小年赶紧招呼了一声,免得萧书记会直接从楼梯口掉下去。

    “杨小年,是你啊,吃饭了沒有,晚上沒吃好,这会儿又饿了,你要沒吃的话陪我再吃点儿。”看到杨小年,萧鹏程微微一愣,马上就笑着热情的招呼道。

    和萧鹏程坐进了小餐厅的包间,让服务员上了四菜一汤,拿來了一瓶酒,杨小年亲自执瓶倒酒:“萧书记,我敬你……”

    看着他,萧鹏程突然就叹了一口气:“本來,有些话不想和你说的,这个话也不应该由我说,可既然今天有这个机会,我还是要说你两句,你这是在玩火,你懂不懂。”

    杨小年一怔,但沒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喝下了杯中酒,拿起瓶子给自己倒上,萧鹏程想说什么,其实不用说出來,杨小年也已经猜到了。

    “有些事,唉……”萧鹏程唏嘘一声,仰面喝干了杯中酒,伸出酒杯让杨小年给自己倒上,这才接着说道:“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得这么简单,走到这一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沒有中间的路好走,更忌左右逢源……”

    萧鹏程这个话在外人听着可能有些莫名其妙,但杨小年却真的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只不过,杨小年只是很恭敬的听着,既沒有开口辩解,也沒有表明什么,有些事,在下面人看來云山雾罩,迷迷蒙蒙混沌不清,但站在山顶上的人却一目了然,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坦坦荡荡,既然萧鹏程把自己选择了和陈冰婧结婚的事情看作是自己游走在沈家和李家之间的一种态度,那自己再解释什么也是多余的,再说了,萧鹏程毕竟不是沈家的人,自己和他说这些意义并不大。

    简言之,萧鹏程还代表不了沈家。

    但今天他能够给自己说这些话,还是很不错的,也许,他是在考虑“拉”自己一把,也许,他可能也想到了自己妹妹杨小莲和他弟弟萧建宇的关系。

    从萧鹏程这里,自己倒是可以感觉得到,似乎自己决定和陈冰婧结婚的这个事情,已经引起了沈家人的不满,无怪沈茜茜那丫头回京城之后就不再回來了呢,依着她的姓子,如果不是沈家人看管的太严,只怕她早就飞回到自己身边了。

    但从她和自己电话联络中,却又看不出來沈家给她施加了多少压力不让她和自己在一起。

    沈家,目前到底是怎么考虑的,还有李家呢,自己和李霞连孩子都有了,却不和她结婚,李家是不是也在生气。

    但他却知道,李霞考虑的还是对的,不管自己娶了沈茜茜或者是她,另外一家都会认为这是自己带给他们的奇耻大辱,那对方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而自己两个都不娶,虽然让两边都生气,却也让他们不至于把自己恨到骨子里,事情就只这么奇怪,说到底还是一个面子的问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