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7章 谣言鼓荡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下午,萧鹏程和秦显义在招待所会议室里面召开了市委常委班子扩大会议,市政斧的几名副秘书长也有幸参加,这一点倒是让人出乎了意料。

    会议一开始,由秦显义传达了省委精神,并借着羊山县的事件,对潞河市委市政斧在干部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題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省委组织部主要就是管干部的,这个黑脸他也是必须要唱的。

    在接下來的会议上,萧鹏程也批评了潞河班子,但他在讲话中也充分的肯定了潞河市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在反腐倡廉工作中取得的主要成就,并希望继续发扬廉节奉公的优良作风,全面提高广大干部的综合素质,深刻认识党和人民赋于已身的责任和使命。

    这也算是在被秦显义打了一个巴掌之后给了一个甜枣,让刚才被批的浑身紧张的潞河一帮人松了一口气。

    省委领导讲话之后,郑耀民代表潞河市委表了决心,表示潞河市全体干部,将在省委的指导下,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扎扎实实的做好工作。

    走完了这些过场之后,就是分组调研,郑耀民选择了陪同秦显义,而把萧鹏程交给了杨小年,现在曹福元不在,他自然要担起市长的职责來。

    但这种调研也不过是走马观花,从当天晚上开始,两位大佬就分别找人到他们的房间里面去谈了话,具体谈了些什么沒有人知道,但从领导房间里面走出來的人,一个个心情都显得很沉重。

    当天晚上,流行的小道消息就又加了一条,说这次不仅仅郑耀民会调走,就连杨小年也会走人。

    自从他來了潞河市之后,倒下的官员那是一茬接一茬儿,这样的人你别看貌似很马列,但上面的领导心里也很不懂舒服。

    像这样的小道消息,往往比官方正版流传的消息还要快呢,很快,潞河市官场的人基本上就全都知道了,对于这种消息,有的人呲之以鼻,也有的人深信不疑,对比一下杨小年工作过的单位,有那个地方他能呆满两年的。

    晚上,杨小年沒有陪着考察组的人吃饭,而是去了锦园大酒店去陪儿子,两天的接触下來,李思阳小朋友已经很不人生,对于这个对他百依百顺的爸爸,小家伙现在可是喜欢得很。

    而对于他的缺席,更是被某些人认为这正是他要调走的有力佐证,一些人的心里面开始慌了起來。

    但杨小年这一晚上却过得很踏实,吃完了饭哄睡了儿子,拥着李媛媛依旧娇滴滴线条优美的身子,杨小年心里实在是很激动,现在的李媛媛,就是他失而复得的一件奇珍异宝,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沒有办法拥有了,却不料猛然间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一份激动的心情,简直让人难以承受。

    李媛媛穿着短绒的睡衣,刚洗了澡头发还是湿的。

    杨小年全身精光,只在腰间系了一块大浴巾,他一手搂着李媛媛的纤腰,一手轻轻地扯开了她睡衣的带子。

    “不要啊,这几天你太疯了,人家浑身都跟散架了一样……”李媛媛眼中涌起一片柔情,伸手拉过被子,盖住杨小年健美的身体。

    杨小年坏坏地一笑,把被子掀到一边,顺势拉下了自己腰间的浴巾:“ 这不能怨我,实在是你太吸引人了,你看看……”

    李媛媛下意识地看了看厚重的房门,羞涩地把脸转到一边,纤纤玉臂却不由自主地揽住了杨小年的腰,扭着身子低声道:“看什么看,真受不了你,你要是在这样,明天我们娘儿俩就回南粤去……”

    “回什么南粤啊,不是打电话让姐姐到潞河來了吗,你吓唬我是不是……”杨小年一边说着,已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住了李媛媛小内内的蕾丝花边。

    李媛媛忙双手捂住,俏皮地朝杨小年挤了挤鼻子,然后双肩一抖,褪下宽大的睡衣,在杨小年热切的目光中背过手去,熟练地解开胸罩的搭扣,一手抽掉小小的胸罩,一手顺势又把被子扯到了身上:“不理你了,睡觉……”

    两个人是入孩子都有了,可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李媛媛那娴熟的动作,那诱人的身姿,还是让杨小年的双眼忍不住快冒出火來。

    他把手伸进了被子里面,勾住她柔滑的内裤边缘轻轻往下拉,李媛媛下意识地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子,却只是羞涩地用白嫩的小手在他手上掐了一下,便配合地抬了下滚圆结实的屁股,任他把小内内拉到了脚下:“你这人,我怎么好像觉得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不对,应该说是我欠了你的,要不然每一次都是我勤奋的耕耘,累的跟死狗似的……”杨小年一边说,一边翻身压在了李媛媛身上,一双热呼呼的柔唇热切地迎了上來,两条湿漉漉的舌头激烈的碰撞在一起,你來我往地展开了厮杀,李媛媛被压在下面的两条白嫩的大腿也悄悄地分开,给他让出了位置……

    亢奋的低吼、动人的娇喘不绝于耳,足足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压在上面的厚重的身体才一阵战栗,死死压住身下的娇躯,房间里面终于恢复了平静。

    死一般的寂静了几分钟之后,,突然又像火山爆发,两对嘴唇再次咬在了一起,吱吱地亲吻不停,也不知缠绵了多少时间,最后,两人都像被抽了筋一样,松开了双手,软软地瘫在了床上,李媛媛悄悄地把头枕在了杨小年宽厚的胸膛上,呼哧呼哧地喘息不定。

    良久,杨小年才恢复了精力,顺手抓起刚才掉在地上的被子,盖在自己和李媛媛的身上。

    李媛媛也好像突然被惊醒了一般,掀起被子下了床。

    “今天不要了……”杨小年的话还沒有说完李媛媛就莞尔一笑,俯下身给了他一个轻吻,匆匆地走进了浴室,沒多长时间,李媛媛就在一次走了出來,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很小心的很杨小年清洁着身子。

    “谢谢……其实,我自己也能去洗的……”杨小年看着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几天,每次到这个时候,都是李媛媛起來给他擦洗。

    “你老实的躺着,侍候男人,是女人应尽的义务……”李媛媛柔柔的说着,站起身再次走进了浴室,沒多长时间,浴室里面就传來了哗哗地流水声。

    对于李媛媛这个态度,杨小年感到有些感慨,更高到了万分的满足,做男人做到自己这个份儿上,要是能说出去的话,可不知道会羡慕死多少人。

    第二天早上起來,杨小年神采奕奕的到了市政斧,还沒进办公楼呢,就看到王维岩和高颖那几个副秘书长从楼里面出來,看到杨小年之后,高颖笑着问好,王维岩却犹犹豫豫的躲在后面。

    看了看他们这几个人,杨小年就顺口问了一句:“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高颖道:“杨市长,刚才市委王秘书长通知,省委工作组找我们几个人谈话,我们这是去招待所……”

    “哦,那也不能一下子全都走吧,现在市里的工作千头万绪,这个王珺怎么搞的,……去吧去吧,省委领导谈话这个事情也很重要,不过谈完了之后赶紧的回來,还是要以工作为主嘛,今天金湖区拆迁的工作还是需要靠一靠的……”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上楼。

    高颖连声答应着,有几个人却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很是不在意的往外走去。

    杨小年刚到了办公室里面坐下,张岚就敲门走了进來:“杨市长,现在潞河市这股风气很不好,我看要刹一刹才行……”

    看到她气呼呼的样子,杨小年不由的愣了一下,让她坐下之后,这才慢条斯理的问道:“怎么啦。”

    张岚气愤愤的说道:“您不知道,您还问怎么啦,现在全市都传着您要走,就连刚才郭春平、王维岩他们几个副秘书长也跟着乱嚼舌头,对于您安排下來的工作也不能安心的开展了,这股歪风要是不能及时刹住,可是会影响工作的……”

    他正说着呢,薛世义也从外面走了进來,很明显是听到了刚才张兰说的话,沒等杨小年说什么,他就开口道:“张市长说的这个事情必须要查处,刚才居然有几个局长给我打电话,请示前一段市里安排的工作是不是先放一放,我说你们都想干什么,不要说谁调走谁不调走不是你们艹心的事儿,就算是市里领导会调整,也不可能全部都同时调走吧,这是市委常委会决定的工作方针,是市长办公会研究落实部署下去的,如果你们想放一放,那就先把辞职信交上來好了,我给你们放假……”

    “哦,还有这个风声,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杨小年无所谓的说道。

    “市长……”张兰担心的看着他,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出來的样子,杨小年就摆了摆手:“沒事的,大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潞河市的天塌不下來。”

    送走了薛世义和张岚之后,杨小年想了想,心里渐渐的明了了这一次程子清让萧鹏程和秦显义下來的真正目的,心说你想考验一下我对潞河市的掌控能力那就尽管考验吧,反正这个时候我说什么都可能是错的。

    甩了甩头发,杨小年拿起笔开始翻阅桌上待批的文件,一只忙了近两个小时,桌上那摞厚厚地文件这才算是都批完了,然后,杨小年就伸了伸懒腰,含着李阳道:“李阳,让王晨备车,咱们去工业新区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