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5章 真切关心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这些天潞河市的政局风云诡辩,但三饶两绕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眼看着杨市长一步一步在潞河市扎下了根,只要是当官的,就沒有不想在网上进一步的,梁宪文虽然是正处级,可被放在了信访办主任这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其实他心里也很是不得已。

    归根到底,还不都是自己寡妇睡觉,,上面沒人么,所以,这段时间他也往杨小年面前跑得挺紧的。

    从钢窗厂的事情开始接触这个人,对于梁宪文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杨小年也是看在心里的,看到是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杨小年就一边往下走一边说道:“我现在要到医院去,你有什么事情咱们车上说……”

    上了车之后,梁宪文就开始说了起來:“是这样地,杨市长,昨天我们接到了一封举报信,举报的是金湖区区长魏长生进出娱乐场所花天酒地的事情,我让人了解了一下,是有这么个事,不过是魏长生陪同几个客商去唱了唱歌,喝了点酒,倒是沒做什么其他的事情……这个事儿还在处理之中,可潞河曰报社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清楚,也沒有征询我们的意见,就把这个事情发到报上去了,郑书记看了早上的报纸,指示让市委督察室深入调查,刚才市委督查室的刘主任给我打电话,让我把收到的材料,和调查的情况报给他……”

    “那你报给他就是了……”杨小年说到这里,猛然有停顿了一下,看着梁宪文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梁宪文笑了笑,有点欲言又止的味道:“我觉得,正值金湖区大建设的关头,现在有些人的眼睛紧盯在金湖区一些干部的身上,难保不是怀有其他的目的……”

    杨小年剑眉挑了挑,这些天在金湖区的改造项目上,魏长生的步调和自己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对金湖区干部中间产生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予了尖锐的批评,也可能在这上面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意。

    但梁宪文现在说的那一层意思,却远远的不仅于此,是看他和自己走得近,级别比较低,在自己身边的人里面算是软柿子,觉得好欺负是不是。

    “你该怎么配合怎么配合,我知道了。”杨小年淡淡地说了一声,就不再提这个事情。

    医院里面,曹福元正坐在床上打吊瓶,他的脸色依然红润入常,看不出有病的样子,老伴儿正坐在床前给他剥桔子,看起來老两口儿够恩爱的。

    看到杨小年和薛世义进來,曹福元一开始的时候还挺意外,还以为市里面有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要不然这两个人现在可是全市最忙的大忙人了,也不可能联袂到自己病房里來,当他听到杨小年笑着说就是过來看看,沒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释然的笑了笑说道:“看起來,你们肯定都知道了……沒什么事儿,我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是时候歇歇了……”

    一听他这么说,坐在一边的老伴儿猛然就掩着嘴走了出去。

    看到曹福元这么看得开,杨小年这个话也好说了,本來还打算给曹青说的话,也就在曹福元的面前敞开了说:“曹市长,我觉得还是到京城大医院去看看,这种病要说完全能够治得好谁也不敢说,可京城的大医院毕竟设备先进,技术手段完善,积极治疗,多过几年休闲曰子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一边说着,杨小年就回头跟史云说道:“去,问问老嫂子曹青的电话是多少号,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到医院里來……”

    看到杨小年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了自己艹心,曹福元反而摇头道:“不用了,花那个钱干什么,咱们党人虽然不信命,但生死有命,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

    杨小年就拍了拍曹福元的手:“那您也不能这么说,开国伟人他老人家不也说过么‘与天斗其乐无穷’不管怎么说,在们还是要和老天斗一斗的,还沒有战斗就服输,这不是咱们的精神,这个事情你就不用管了,让曹青带着您去京城,她那边有熟人,保管什么都给您安排得好好的……”

    闺女在京城上了几年学不假,但要说她在京城还又能够用得上的熟人,这一点老曹自己都不相信,八成是杨小年的关系吧,这一点人家杨小年做得还是不错的,给自己办事儿,还并不想让自己感激他。

    这边两个人正说着呢,曹青和张翰两个人一推门就进來了。

    看到她爸,曹青眼珠子都红了:“爸,你说你这叫什么事儿啊,这种事情你怎么能不给我说呢,走,咱们现在就走,我带你到京城大医院去检查,弄不好是他们这家破医院误诊也说不定。”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她也知道,市医院这些大夫也不都是吃素的,尤其自己的老爹还是市长,会误诊的概率不会超过千分之一。

    “曹青,去了京城去找杨小莲,她会把事情先给你们安排好的,你们是老同学了,有什么需要不用给她客气,她的电话你有吧,要不要我写给你。”杨小年看着曹青问道。

    “不用,我们经常通电话,我有她的号码,谢谢你,谢谢你杨哥……”这么两天,她又叫杨哥了,张翰在后面听着直咧嘴,但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他的心里倒是很奇怪的,心说杨市长让她找的那个杨小莲是谁啊,干什么她要谢杨小年啊。

    曹青却是知道,杨小年让自己去找杨小莲,主要是觉得自己和她是同学,有什么事情说起來方便一些,其实老爹这一次去京城看病,大约还是要动用杨小年身后萧家或者是沈家的关系,那一次杨小年去京城,不就是因为陈冰婧的母亲在空军医院治病么。

    在杨小年和女儿的催促下,曹福元倒也是说走就走,杨小年又让张贵华派了一个医生跟着,想了想,对梁宪文说道:“这一趟又是汽车又是火车的,你也跟着去吧,把曹市长送到京城,如果需要的话你就在医院多待两天,帮着干点事情,等安顿好了再回來……”

    梁宪文嘴上连声答应,其实心里还有几分不大乐意,心说眼看一个过气的市长,我有巴结他的必要么,再说了,我跟着去算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又不是市政斧秘书长,连个副的都不是,万一有需要花钱的事儿,我是眼凑着还是先拿我自己的钱垫上,我跟着去他名不正言不顺啊。

    正想着呢,史云却在后面扯了扯他的衣袖,两个人到了外面僻静的地方,史云才开口说道:“梁主任,杨市长让你去的意思你也应该明白,其实这个事情应该我去的,可我毕竟是个女同志,去照顾曹市长有点不方便,再加上曹市长家里跟着去的也是两个女同志,有些事情毕竟还需要男同志出面去做,其实你要不要担心,该安排的杨市长肯定会安排好了,到了京城之后,你听刚才杨市长提到的那个杨小莲的,那是杨市长的亲妹妹,再有一点,需要花钱的事情你尽管大胆的话,回來把**交给我。”

    “史秘书长,我不是怕花钱,是我身上沒带多少钱啊,万一我拿不出來怎么办。”梁宪文为难的说道。

    史云就指了指张贵华:“动动脑筋,现在回去拿钱肯定是來不及了,先找张院长借一点嘛。”

    “那……我借多少合适啊。”梁宪文还真的沒办过这种事情,主要是他手里不掌握这种权利,说起话來自然不硬气。

    史云就白了他一眼:“也用不了多少,我估计住院费、手术费什么的肯定不用你管了,不过是有备无患,到了哪里该请人家大夫吃顿饭什么的这些小事儿你做主,先借十万拿着足够了。”

    梁宪文不由就砸了砸嘴巴,心说手术费住院费不用咱们出,还需要先借十万块钱拿着去,这也不是个小数啊,张贵华那家伙能借给我。

    哪知道他跑过去和张贵华一咬耳朵,张贵华马上就连连点头道:“还是梁主任想得周到,兄弟我先谢谢了,这种事情本來就是应该我办的,这一紧张居然把这个茬儿给忘了,行了,您什么都不用管了,我让小张到财务先拿二十万,到时候这个钱怎么花您说了算,小张这次跟着进京,你可得多照顾着一点儿……”

    不用说了,这个小张,只怕和他这个老张大有关系,不然的话这样的好事儿绝对也轮不着他去。

    一直到把曹福元送出了医院的大门,杨小年这才上车回市政斧,到了办公室连水也沒來记得喝一口,就摸出电话给程子清打了过去,现在曹福元都进京城看病了,要是再不给省委汇报的话,到时候自己也得挨批评。

    程子清在电话里面关切的询问了一下曹福元的病,听到杨小年的安排之后,也沒说什么就收了线,杨小年却不知道,这个时候省委组织部部长秦昌义和省纪委书记萧鹏程都在他办公室里呢。

    事情还真的让杨小年想对了,今天下午一上班,程子清就把萧鹏程和秦昌义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和他们两个人商议怎么处理前一段时间在路何时发生的事儿。

    他们两个人一个是管干部的,一个是管干部作风纪律的,自己虽然是省委书记,但在有关干部的处分、任免上,还是要听听他们两个人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