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4章 有事汇报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星期天下午,李媛媛和阮凤玲、陈冰婧、霍倩柔几个女人就搅合到一起去了,周一上班,杨小年正在办公室里面看资料的时候,石俊毅亲自登门拜访,如果杨小年沒记错的话,好像自己从來了潞河之后,这位石副市长还沒大到自己办公室里面來过呢。

    石俊毅到自己这里來干什么,杨小年自然是心知肚明,看到石俊毅进來的时候,杨小年就赶紧站起了身,一边和他打着招呼,一边喊李阳倒茶。

    请他在沙发上坐下來,杨小年却故作不知的笑着从茶几下摸出烟來递给他一颗:“老石啊……呵,來抽烟,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干什么还亲自跑一趟啊。”

    石俊毅默默的接过烟來点上,这才开口说道:“杨市长,对不起啊,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我弟弟不懂事儿,给您添麻烦了……”

    杨小年倒想不到他这么直來直去,自己在装下去也就沒意思了,等到石俊毅说完了之后,杨小年的脸色也变得郑重起來:“石市长,要说起來呢,你那个弟弟是真的不怎么样,你知道他们打的是谁吗,枣园市开发区的阮凤玲主任,还有一个抱孩子的,那可是我的老领导,咱们省原來的副书记、现在南湘省李卫华省长的女儿李媛媛,先不说人家这可都是正负处级的国家干部,也不要说咱们正需要开发区配合修建公路,单说这个事情要是被李卫华省长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在咱们省干了这么多年,现在才调走沒几天,女儿、外孙就在咱们潞河市被人打了,这个事情就是传到省里那些老同志、老领导耳朵里面,能是个什么影响。”

    “啊,这……这个情况我还真不知道……”石俊毅心说昨天自己有点事情到省里去了一趟,晚上回來老二的老婆就哭天抹泪的给自己一通述说,说是在酒店吃饭的客人打了杨小年的朋友,结果老二也被杨小年抓起來了,自己打电话问了于海水,于海水那家伙现在就是杨小年养的一条狗,别人的话有哪里肯定,只是给自己说按照治安条例,老二也得被拘留半个月。

    按说起來呢,拘留半个月倒是沒什么,也收不了多大的罪,可自己这个脸丢不起啊,谁不知道石俊峰是自己的亲弟弟,他被拘留了,那不等于自己的脸让人剥了么。

    这不是明着告诉全体市民,我石俊毅不如他杨小年么。

    他一进屋,就直接问起了石俊峰的事情,本來就是打算來找杨小年质问的,我弟弟不过就是个开酒店的,凭什么客人在酒店里面闹事儿,你把酒店的老板都抓起來了,难道就因为那两个女人是你杨小年的朋友。

    但是,现在一听杨小年说了被打得那两个人的身份,石俊毅的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一下子,那个什么阮凤玲主任倒还好说,可李媛媛这个人他却实在是得罪不起,不要以为李卫华去了南湘,他女儿就可以任人欺负了,可就算是再任人欺负,那也还轮不到自己在人家面前发刺儿。

    不要说南湘的省长也能和本省的老大说得上话,就凭人家李书记在济海的时候当了七八年的组织部部长,光是他提拔起來的那些门生故旧,自己就招惹不起。

    自己要面子,难道人家李省长就不要面子,千里遥远之外的事儿,被李省长知道了他女儿在潞河的遭遇,他哪里还会管我弟弟动沒动过手,只怕是会把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在我的身上。

    就凭省建公司的一个老总,他凭什么敢在潞河市横着走,不管让谁听起來,那都是仗了自己这个副市长的杆嘛。

    平白无故的,我一个还不是常委的副市长,招惹得起李省长么,老二这是搞什么么。

    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石俊毅,发现他的脸色果然变了,于是,这才继续说道:“抓起來关几天,让人家消消气,这不管是对谁都是有好处的,你说是不是啊石市长,再说了,就凭你弟弟敢指着我的鼻子很嚣张的说把人打死了算他的,我看让他接受点教训是好事儿,当然了,至于那个徐总么……那可就要严肃按照法律來处理了,毕竟人是他亲自动手打的嘛,敢做出这种事情來,就要有勇气承担应该承担的代价……”

    “是,杨市长,您说的太对了,我……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是我沒把弟弟教育好……”原本自己还是打算來兴师问罪的,可现在听上去杨小年居然明擦秋毫,这里面的事情方方面面考虑的都很周到,居然是一副全心全意为自己打算的样子,这让石俊毅除了道歉之外,还真沒有别的话好说了。

    杨小年就摆了摆手:“这个事情就不要再说了,目前,潞河市已经是走上了快速发展得快车道,自然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凡是真心实力來咱们潞河市谋求发展、参与发展、协同发展的人,咱们自然心存感激,因为人家肯來潞河市,那就是在给咱们潞河市做出一定的贡献的,但你要干就要给我干好,别偷尖取巧光想着赚钱,更不能趾高气昂把自己当成救世祖,这样的人,我们潞河市不需要,潞河市的这次建设,关系到此后几十年、甚至于说上百年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和这座城市的质量,光靠那一个人是不行的,这需要咱们市委市政斧全体干部山下一心,更需要全体潞河人团结一致,作为分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你肩膀上的责任和担子也是很沉重的,石市长,让我们共勉吧,扎扎实实的给老百姓办点事儿,潞河市的历史是会记住我们的,潞河市的老百姓是会记住我们的……”

    从他的话里面,石俊毅隐隐能够听出來杨小年这是依然想把城市建设这一块儿交给自己來做的意思,不管他是在收买人心拉拢自己,还是他真的是出于公心能这么做,这个橄榄枝自己都是不想、也不愿意拒绝的。

    正如杨小年刚才说的那样,能够参与进去,扎扎实实的给潞河市的老百姓做几件事情,潞河市的老百姓是会记住自己的。

    “我明白了杨市长,我石俊毅也不是沒有血姓的汉子,我也想跟着杨市长为扎扎实实的为人民服务,呵……毕竟咱们已经选择了当官这个路子,我也是党员,这点觉悟还是有点,请杨市长看我的行动。”说完了之后,石俊毅就站起身來,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这样也行,看着他的背影,杨小年愣了一下,欣慰的笑了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史云一脸紧张的从外面走了进來:“杨市长,不好了,曹市长的病已经确诊了,说是胰腺癌……”

    “你说什么,怎么会是这样的。”杨小年心说老曹不是装病么,怎么真弄出病來了。

    史云低声道:“我刚从医院那边过來,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已经安排了张院长注意保密……”

    杨小年就点了点头,知道史云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但这个时候老曹生病,对于自己來说还真的算不上是好事儿。

    想了想,杨小年还是说道:“这样……你通知薛市长,我们一起到医院去看看。”

    功夫不大,薛世义救过來了,杨小年叫过李阳,让他开着自己的车先出去买点补品在医院门口等着,然后他才看了看薛世义说道:“曹市长病了,胰腺癌。”

    “癌症……怎么可能。”这个年代得了癌症,那就等于是宣判了死刑,老曹虽然经常区医院里面呆几天,不过那大多都是因为工作需要,怎么还真就得了癌症了呢。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薛世义的第一个反应几乎和杨小年一样,不过这种话就是心里这么想,谁也不会说出來的。

    “是啊……真是沒想到的事情,马上就要搞大项目了,这个时候曹市长生病,对咱们的工作是个严峻的考验啊,薛市长,打起精神來啊,有一些小事情,咱们就不能再让曹市长费心了,你那边负责的工作一定好抓好……史云,你这几天多往曹市长那边靠一靠,越是这个时候,咱们越不能让曹市长和家人寒心……”

    对于杨小年说的话,薛世义和史云心里都明白,史云多往曹福元那边靠一靠,是让外人知道市府班子沒有因为曹福元生病不管不问,薛世义这边则是要抓好市政斧的实际工作,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了什么事情。

    “请杨市长放心,我们一定落实好您的安排,高质量严要求的做好工作。”两个人同时点头,齐刷刷的做出了保证,杨小年站起身道:“行啦,这个情况你们知道就行了,现在还不宜散播出去,其他的事情,等咱们从医院里面看完老曹再说吧。”

    现在省委对自行车厂污染的事情还沒有拿出最后的结论,估计正常情况下曹福元和郑耀民这一次都会受到处分,但现在曹福元已经的人了这种病,再讨论处分的话就显得有点不恰当了。

    万一省委的文件发下來,再说什么都晚了,所以杨小年一边下楼一边还在想着,从医院看完曹福元之后,如果他的病情属实,那就要尽快给省委汇报。

    杨小年在前,史云和薛世义跟在身后,眼看着马上就下到一楼的楼梯口了,信访办主任梁宪文突然从下面跑上來,看到杨小年之后,赶紧站住了脚:“杨市长,我正有件事情要给您汇报呢,您这是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