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1章 意外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各种要求照顾的电话烦不胜烦的打进來,这几天,杨小年都想把手机关上,周六下午陈冰婧回了潞河,晚上杨小年正和她在一起吃饭呢,阮凤玲的电话又打了过來:“嘻嘻,老公,给你说个事儿……你那边不是要搞什么金湖区改造么,我给你说啊,我有一个姐们,是做陶瓷、卫浴生意的,你们那个项目的地砖和卫浴我姐们全包了,这个面子你一定要给我……”

    “你皮痒痒了吧,我大公无私的人,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儿啊。”杨小年半真半假的说道。

    哪知道,阮凤玲还來劲了:“切,明天我带我这个姐们去找你,我给你说啊,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你要是不给我这个面子的话,你不要后悔……”

    我后悔什么啊我,这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都敢,你敢來试试,看我怎么收拾你。

    当晚杨小年搂着陈冰婧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是星期天,再加上晚上运动的时间长了一点儿,居然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起來。

    他这边刚起床,阮凤玲的电话就打了过來:“我们到市区了,是直接到你家去找你,还是咱们在外面找个地方说啊。”

    杨小年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就说:“你直接到谪仙楼吧,那地方过了家属院门口往东不到一公里,很好找的。”

    放下了电话之后让陈冰婧起床,说阮凤玲吗,马上就到,起來一起出去吃饭。

    刚出门的时候,杨小年又接到了张逸的电话,要他去家里喝酒,说还有瓶茅苔呢,杨小年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张翰说他來找自己的事情张逸不知道,其实又哪里能够真的不知道了。

    杨小年就笑着说女朋友來了,今天我可不是孤家寡人,那瓶酒你自己喝吧,回绝了张逸的邀请,和陈冰婧两个人走着去谪仙楼,不想刚要进酒店的大门,正好就碰到了张翰和曹青两个人和几个年轻人从车里下來,看來他们也是到谪仙楼來吃饭的。

    看到杨小年和陈冰婧,张翰赶紧笑着过來打招呼,从他语气上看,叫叔叔阿姨比原來顺口了许多,也真诚了不少:“杨叔叔,陈阿姨,你们也來这里吃饭啊,就你们两个人啊,要不然咱们一起……”

    杨小年就笑了笑说道:“我们还有人呢,你们先去吧。”

    一边走着杨小年一边摸出了电话,打给阮凤玲才知道他们还沒來到,就和陈冰婧进去之后点了包间在里面等着。

    也就是刚喝了两杯茶的功夫,阮凤玲的电话就打了进來:“我们到了,你在哪里呢……哎呀……啪……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打人啊。”

    电话刚讲了两句,里面就传來了一股杂乱的声音,再然后就是阮凤玲的惊叫,之后电话就沒了声音。

    杨小年一听就知道这是出事了,二话沒说拿着电话就往外跑,一直到了一楼,才看清前面一群人围成了一团,叫骂声和争吵声交织在一起,乱的也听不出來到底在说什么,更瞧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杨小年使劲儿推來两个喝的一身酒气的胖子挤进去,却发现最里面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正扯着阮凤玲的头发,另一只手一拳一拳得往她背上砸呢。

    而阮凤玲被他扯得扯着脸,背着身子,双手撑开还护着里面一个抱着小孩的女的,因为又阮凤玲当着,杨小年看不到那女人的脸,可她怀里的孩子吓得哇哇大叫,阮凤玲的脸上也被人打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头印子。

    杨小年一看到这种情况当时就急眼了,自己时说过等阮凤玲來了要收拾她,可他妈比这是我的女人,这谁啊吃了雄心豹子胆就替我代劳了。

    杨小年上去一把抓主那人的手腕子,使劲儿一捏再一拧,正挥拳打阮凤玲的那家伙顿时就疼的大叫了起來,杨小年看到他松开了抓着阮凤玲头发的那只手,这才一扯他的手臂,抡圆了巴掌,照着他那张潮红油腻的胖脸反反正正好一通抽,眼看着献血从他嘴里冒出來,杨小年这才一松手,顺势一脚就踹了过去。

    结果挺不巧,这家伙抱着肚子摔在地上的时候,地上也不知道那里來的半只破了的酒杯,一下子就扎进了那家伙的腚肉里面,在他大叫声中,身子又往后滑出去四五米才总算是停住。

    阮凤玲看到杨小年出现,委屈的泪水决堤的黄河一般哗哗的就流了下來。

    杨小年还沒有來得及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那人的几个同伴居然全都围了上來:“麻痹的,居然敢打徐哥……”

    “敢打我们徐总,大伙儿一起上,揍死他……”

    “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这些家伙倒真是嚣张,几个大男人先是围着两个带孩子的妇女动手,就已经看出了他们的低素质,这个时候一开口就是满嘴的脏话,更是显得飞扬跋扈。

    陈冰婧看到这么多人要群殴杨小年,明知道这些人就算是一起上也不会是杨小年的对手,可他还是忍不住冲上去从背后就下了手,噼里啪啦一阵子之后,现场已经倒了一地的胖子,这些人实在是太虚了,根本就沒费什么劲儿。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杨小年才來得及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儿,他们为什么打你……呃……你你你……怎么是你啊。”一句话沒说完,杨小年就看清楚了阮凤玲身后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不由得身子发颤,双唇发抖,居然指着她激动地语不成声了。

    那抱着孩子的女人,竟然是离开了自己两年多时间的李媛媛,这一刻,杨小年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不转圈了,心说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她嫁人了,不然怎么会抱着个孩子。

    “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早知道我不该來这一趟……”李媛媛看到杨小年也很激动的样子,却刻意的作出一种平淡的神情,幽幽的说了一句。

    这……这个场面其实也让杨小年沒想到,李媛媛就把一切都推到了他的身上,而这里是潞河市,也算是他的地盘,就算是冤屈,还真沒地方说理去。

    听了阮凤玲的哭诉,杨小年才闹明白,原來她和李媛媛带着孩子进了酒店之后,不知道杨小年在那个包厢里面,就站在一楼的走廊上打电话问杨小年在哪里呢,哪知道这个时候她对着的雅间的门猛然就打开了,一位喝的酒气汹天的家伙端着一杯酒从里面出來,好像是去别的房间敬酒的样子,那家伙可能真喝得不少,也可能是看到门外站着的小少妇身段妖娆,举着酒杯就和阮凤玲的身子撞上了。

    这一撞之下,酒洒了他一身,仗着一股酒劲和可能挺牛叉的身份,那老兄一抬手就煽了阮凤玲一个大嘴巴,并且破口大骂,脏话连篇,阮凤玲自觉地有杨小年撑腰,自然不甘忍受他这种流氓行径,于是就和他对攻了一巴掌。

    哪知道男人就算是喝醉了反应也比女人强,不仅沒打中人家,反而被那人扯着头发又打了两拳,李媛媛刚说了一句,那家伙居然还想殴打李媛媛,阮凤玲知道李媛媛可是杨小年心里的宝,多少年沒见她了,本身就老是觉得有愧疚,要是李媛媛过來找他反而被打了那可不得了,连带着她自己都得被怪罪,这个责任她可担不起。

    于是阮凤玲就转过身去护着李媛媛,哪知道那人居然不依不饶,比泼妇还泼妇,居然扯着阮凤玲的头发一个劲儿的打,而他的同伴从包厢里面出來,不仅进不去劝阻,反而围城了一个圈子在一边助威叫好,这让李媛媛和阮凤玲想跑都跑不了。

    阮凤玲半个脸颊留着浮肿的巴掌印,她都给抽傻了眼,现在根本都不知道后背上疼了,那眼泪掉的哗哗的,一边说着还一边抽泣着,那委屈的样子让杨小年看的火气一个劲儿往外冒,恨不得再把地上那家伙抓起來,再狠狠的打一顿。

    可他却知道,刚才自己动手还有的解释,现在要是自己在动手的话那可就真的不好说了,就算自己是市长,可当着这么多围观的人呢,总要让舆论说的过去才行,可不把这些家伙收拾一顿,他这口气却怎么也咽不下去,回头瞪了陈冰婧一眼,愤声道:“陈局长,看看这个样子,这就是你们公安局抓的治安效果,一群大男人群殴两名女同志,传出去潞河市都跟着丢人,你让于海水他们过來,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给潞河市人民一个交代……”

    陈冰婧也想不到阮凤玲來一趟怎么这么巧就会撞上这样一群沒素质的家伙,这不是丢我的人吗,看看把阮姐姐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给打的,俺们家男人现在肯定心疼死了吧,这事还憋着一口气呢,只不过是碍于身份沒办法接着扁人就是了,这个时候我要是不站出來给阮姐姐出口气那还行。

    再说了,这帮男人实在也太不像话了,哪有这么对待一个女人的,打女人算什么本事啊,你们谁有种这个时候敢站出來和我男人单挑。

    陈冰婧也是气愤的不得了,拿出电话就给于海水拨了过去,那边于海水也正和人吃饭呢,一听杨市长的朋友被人打了,马上就跟火烧了屁股一般,扔下杯子就带着人往谪仙楼这边赶。

    而那群胖子刚一开始的时候被杨小年揍晕了,总算是还有两个喝的少点的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上了,听到那女的打电话找什么于局长,他们也摸出电话给人联系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