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0章 人情世故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亲爱的,委屈你在里面躲一会儿,有人來拜访你老公……”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开门。

    “杨叔叔,你好,沒打搅您休息吧。”杨小年刚一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张翰就一脸笑容的开口说道。

    來都來了,现在再说打沒打扰我休息有意思吗。

    “张翰啊,你來有什么事情,來來……进來说。”杨小年招呼张翰进去,张翰却一转头,对着走廊的另一边说道:“别藏着了,过來啊,叫杨叔叔……”

    还有人呢,还在一边藏着,这是什么意思。

    本來张翰就和自己不熟,也不过是他父亲张逸介绍自己和他认识,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而已,再说了,就算有什么事情,他也和自己不对等,他來找自己就够冒失的了,怎么还带着一个人。

    杨小年正想着呢,就看到从墙脚边紧贴着墙,慢慢的蹭过來一个大礼盒,再然后是礼盒下面的半只脚,再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出现了半张女人的脸……

    “曹青……”即便只看到了半张脸,可杨小年还是认出了这个人,这不妹妹杨小莲那个挺能闹的同学吗,她怎么來啦,她怎么和张翰一起來啦。

    “杨哥……”这时候的曹青,却一脸的扭捏,娇娇怯怯的像个小媳妇。

    怎么回事儿这是。

    杨小年还沒说话呢,张翰已经扯着曹青问道:“哎哎……我说曹青,你刚才叫杨叔叔什么,我叫叔叔,你叫杨哥,你这不是在占我便宜么。”

    这种情况……可就有点情况了。

    杨小年笑着看了看门外站着的这两个人,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事情进來说吧,來就來吧,还带什么东西。”

    “说说吧,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杨小年这么一说,曹青就先低下了头,张翰绕了绕头:“杨叔叔,你们原來就认识啊,曹青现在是我女朋友……”

    “呵呵,一看你们这个样子,我就知道是这样的了,说吧,你们來找我有什么事儿。”杨小年笑呵呵的问道。

    张翰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杨叔叔,其实吧,我爸爸不知道我们要來找您,他要是知道了也肯定不让,这不都是曹青鼓动着我过來吗,我也不知道你们原來就认识……”

    “张翰,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有话直接说好不好。”杨小年打断了他的客气话,直來直去的问道。

    “杨……杨叔叔,其实我们來吧,是想参与金湖这个工程,我们也知道张翰的公司沒能力全都拿下來,可我们有干好这个工程的自信,杨叔叔,看在小莲的面子上,你可的多帮我们的忙。”曹青却接过了话头,低声细气的说道。

    杨小年微微点头:“咱们还是个亲个叫吧,张翰叫我叔叔,你可以叫我哥,你们想接金湖那个工程,对了,我好像上次听说张翰那个公司是搞建筑的,嗯,有自信就好,那就准备好相应的文件,准备去竞标。”

    “竞标。”张翰和曹青不由得对望了一眼,一起反问道。

    杨小年微微点头:“是啊,金湖区改建工程是建设新潞河的第一个重大工程,这项工程责任重大,民心所系,绝不会搞暗箱艹作,而是会面对整个社会招标,谁有实力谁上,当然,这个实力并不是我说了算,而是由政斧监督,三佳集团那边负总责,他们聘请了国内、国外的评审师,信奉的是实力为上……”

    曹青忍了忍,终于还是说道:“要是这样就好了,我们不怕公开竞标,怕的是黑手交易,杨叔叔,我说老实话,现在工程上的漏洞很大,名堂最多,公开竞标的话,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就是输了也心服口服,都是我爸爸让我來找您……他说我们不需要说什么,只要您知道我是谁,就不会被别人黑下去,现在既然是公开竞标,那就更沒有什么问題了……”

    杨小年喝着茶,微微一笑:“别处我不知道,但潞河的这次竞标,我保证是公平的,不是……你刚才说的话是甚么意思,你不就是曹青么,你爸爸又是谁。”

    曹青就笑:“是您的老对头,曹福元,曹大市长。”

    “你说谁,曹福元,那…那你可不能叫我哥了,你也要叫我叔叔,呵呵,老曹倒是对我评价很高啊……”杨小年很开心的说道。

    是的,有什么事情能比听到对手的正确评价更高兴的呢,老曹在别的事情上很少支持自己,但他倒是自己的知音,知道自己在处理事情上面一向沒有私心,不管做什么都是公公道道。

    只是,他是自己的对手吗,是,好像又不是,其实,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从事有两个层面的,是与不是谁又能说得清楚。

    送走了张翰和曹青之后,霍倩柔才从卫生间里面走出來,伸手拍着胸脯说道:“吓死我了,这都什么人啊,走关系都走到你这里來了。”

    “男的是张逸的儿子,女的是曹福元的闺女,这家公司你到时候心里有数,能照顾一下就尽量照顾一下吧。”不管是看在张逸还是曹福元的面子上,自己这个面子都要给的。

    唉,虽然说是公开竞标,可其实有哪里能够真的做到公开公正,从自己身上就做不到嘛,又怎么能够要求别人。

    “这个话你别给我说,你别看我在人前串吧的挺紧,可这种事情还是你们家里的那位李大姐当家,你还是找他说去吧,好啦,你忙吧,我走啦……”霍倩柔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杨小年在后面喊了一嗓子:“唉,我怎么听着这话里面有点酸味呢,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沒什么意思,你爱怎么想怎么想,爱闻着什么味儿什么味儿,我走啦,你一个人慢慢的想吧。”霍倩柔耸了耸鼻子,扭着小蛮腰走了出去。

    5月16曰,金湖区拆迁工作开始进行,三佳集团也拟好了招标的方案,杨小年看后也觉得很满意。

    但让杨小年意料不到的是,张翰和曹青并不是唯一的一拨,在接下來的几天时间里面,不仅仅省市一些领导打來了电话,让杨小年帮着照顾一些公司和单位,就连杨大华同志都找上了门來。

    “……我不管什么竞标不竞标,我是你亲哥,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也有你的一分儿,我给你说啊,我來找你的事情咱爹咱妈也知道,行不行的你给个准话,我好回家给两位老人家有个交代,你就说不答应也行,也好让他们知道他们养了个能干的儿子,当了市长了,就把家里全忘了……”杨大华同志才不管你是什么副书记、副市长,在杨小年的办公室里面,翘着二郎腿手里面掐着烟指手画脚的大喊大叫。

    什么什么吗,居然给我说要我去参加竞标,脑子沒毛病吧,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个三佳集团是怎么回事儿啊,那三佳集团搪塞我,蒙外人可以,蒙我你还差点儿道行。

    好不容易把他打发走了,屁股还沒坐到椅子上呢,李阳又进來了:“书记,门外有个叫肖玉荷的,说是你的亲戚……”

    “肖玉荷,对对,她在哪里呢。”杨小年一听说肖玉荷來了,心里还觉得挺奇怪的,心说她不是在龙泉大酒店当客房部经历的嘛,怎么有空跑潞河來了。

    李阳赶紧说道:“就在大门口呢,刚才门卫打过來的电话……那,那我让门卫把她放进來。”

    “呵呵,我这个亲戚很特别,我是需要亲自下去接一接的。”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站起身,李阳也赶紧在后面跟着出门下楼,心说这个亲戚难道比刚才來的那个杨大哥还要亲吗。

    “表嫂,我可以很坦诚的和你说,如果我出面说话的话,高学东不仅仅不用去坐牢,都可能会沒有一点事儿,但是,你知不知道他犯的是什么罪,渎职、贪污,渎职的后果是什么,是对不起他厂子里面的那几百名职工,贪污的后果是什么,是对不起自行车厂周边近千名群众,现在自行车厂的职工全都放假回家了,说放假好听,其实是支那基本生活费,沒有工资可拿的,就算是基本工资,也是市财政垫付的,卖产品他贪污销售款,买原料以次充好索要回扣,搞得遍地污染,到现在还有一百多名中毒的群众住在医院里面沒有回家呢,幸亏沒有出现人员伤亡的事情,否则他就又要承担一项杀人的罪名……”

    锦园大酒店的包间里面,杨小年喝了一口酒,看着肖玉荷笑了笑,接着说道:“表嫂,你觉得像这样的一个人,我能够出面把他保出來吗,如果我这么做了,那就是对自行车厂的几百名职工不负责,就是对因自行车厂污染中毒的那些群众不负责,你认为我能这么做吗,……”

    “不能……兄弟,你不要说了,都怪我不知道情况,被我那个亲戚糊弄了,你说这个鲍春亭,自己就是干公安的,怎么说话这么不负责任呢,唉,我不说了,我知道我这趟不该來,我这就走……”肖玉荷不安的站起身來,不好意思的对杨小年说道。

    杨小年赶紧拦住他,笑着说道:“呵呵,谢谢表嫂的理解和支持,你要真的让我那么做,我也会那么做的,你深明大义,让我避免了犯错误,你不要急,咱们不是外人,就算是走,也得把饭吃完了再说,再说了,你怎么不该來了,当表嫂的过來看看表弟,哪还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啊,下次來的时候,叫上刘成哥一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