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6章 自找的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卧室里面的窗帘早就已经严实的合上,也不知道是霍倩柔一直有这个习惯,还是她知道了杨小年马上就要过來,这才特意拉上的。

    “说,你知不知道你错在了那里。”看着霍倩柔那如水的眼神,杨小年的心里也不由得巨震,扬起的手掌终究是沒敢再一次的拍下去,就刚才那一下,那绵软而富有弹姓的冲击,就已经让某人差一点失去了理智。

    平心而论,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应该赶紧抽身离开,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小年多少有点色厉内荏的意思。

    尤其是看见霍倩柔的胸前,两点花生米似的挺着,就知道这美女的睡衣里面是真空的,这个时候,自己留下來殊为不智。

    “肯定是他早就计算好了的……”杨小年很是无力的在心里狠狠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想抽身,又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也得交代两句场面话儿,不然的话,就这么灰溜溜的逃跑,那可看上去有点过于丢人。

    哪知道,霍倩柔的脸上带着一抹娇羞的微笑,沒有回答他的话,双手不经过允许,就搂着了意志已经极其不坚定的杨某人的脖子,然后跪在床上,支起身子,在杨小年的耳边轻声 说:“我不知道我错在什么地方啦,你想怎么惩罚人家啊。”

    “你干什么,放开我……”杨小年刚想拿手推开她,霍倩柔已经把胸部往前一挺,上半个身子已经紧紧地贴在了杨小年的身上:“哼,在香港的时候,也是人家主动地,难道说在这种事情上面,你很喜欢女孩子主动是不是……”

    一边说着,霍倩柔的手就已经伸了下去。

    “啊……嘶嘶……你使这么大劲儿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里可是男人最薄弱的部分……”杨小年被抓的大叫了一声,恶狠狠地等着霍倩柔直喘粗气。

    霍倩柔听着他剧烈的喘息,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阵得意的笑容,胸前两团却紧贴在杨小年的身上,摩擦着他的胸肌上下起伏:“抓坏就抓坏了,反正你就是个坏人……”

    杨小年听着不由心头一阵火气,一伸手抱起霍倩柔往床上一按,翻转过她的身子扯下睡裤,露出两个又白又大的屁股。

    “你说,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啪啪……”一连十几个巴掌打下去,霍倩柔被打的一声声惊呼后,随即抓了条枕巾往嘴巴里一塞,大有打死我也不求饶的架势。

    霍倩柔沒有回答,只是趴在床上,扭回头羞红着脸看着他,那眼神里面含着一股得意的笑,这笑容里面,好像还充满了一种强烈的希冀:“李霞说你是个变态,你果然很……”

    那张艳胜桃花的潮红、以及挺翘着的已经被自己打的发红的臀部、正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杨柳细腰、还有搭在床沿上那两只粉嫩的脚掌……这一切,都让人看着血流加速,在瞬间,杨小年就觉得自己全身发热,大脑缺氧一般,只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发泄一下,肯定就会被这股澎湃的血流反噬……

    “你故意的……这是你自找的……”杨小年恶狠狠地低吼了一句,顺手揪着她挂在腿弯的睡裤往下一扯,然后三把两把把自己剥的精光,对着她两条修长的粉腿之间的缝隙扎了下去。

    霍倩柔的眼神里面一开始透着惊喜,然后再是惊惧……最后,霍倩柔嫣红的小嘴里面却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悲嘶:“呃……轻点,疼啊……”

    她的表现,让杨小年感觉非常意外,这个小美女生活在香港那种很开放的地方,和她在一起接触的两次,又都是她在勾引挑逗自己,本來觉得她应该有着很丰富的经验呢,哪知道在进入的时候猛然就感觉她那里分明艰涩难行,从四面八方向中间产生的强烈压力,似乎想把自己给挤出去。

    杨小年舒爽的哼了一声,不管身下霍倩柔的挣扎,双手紧紧地卡着她的细腰,展开了秋风扫落叶一般凶狠的奋勇搏杀……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残酷。

    “啊……你这个混蛋……你出去啊……”十几分钟过去,趴在床上的霍倩柔好像真的坚守不住了,喊了一声:“停一停,我喘不过气了……”就五体投“床”的塌下了身子。

    “呜呜呜……你这个大坏蛋,你欺负我……”

    杨小年愣了一下顿住,实在是想不到,和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里面,居然是她最经不起驱驰,好半响,杨小年才懊恼的苦笑道:“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么。”

    霍倩柔哭着转过脸來,泪眼朦胧道:“人家……人家也不知道这么疼啊,人家嗓子都喊哑了,让你轻一点、轻一点,你却偏偏跟疯了似得……”

    随着他身子转动,双腿并起,雪白的大腿下面,床单上却露出了手掌心一般大小的一块赤红。

    “你……你是第一次……”杨小年伸手拨了她一下,吓得霍倩柔又惊叫了一声。

    “你混蛋啊,我当然是第一次了……”霍倩柔平躺着,用手遮着自己的眼睛,杨小年笑了笑,也慢慢地躺在了她的身边,搂紧她低声道:“女人第一次都会疼的,过了那股疼劲儿,你就知道其中的美妙了……”

    “我知道个鬼啊,你用棍子捅进肉里面试试。”霍倩柔挣扎着,想摆脱杨小年的怀抱,杨小年却翻身又压在了她身上,一边亲吻着她,一边低声道:“我说的是真的啊,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要啊……你起來……”感觉到他用膝盖把自己的大腿分开,霍倩柔吓得连声惊叫,这一次,嘴里面的毛巾已经被吐了出來,喊叫的声音就变得有点刺耳。

    “你放心,我会很轻柔,很轻柔的……”杨小年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临阵退缩,难受的可不光是自己,只怕今后就会给霍倩柔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心里留下苦难的阴影,变的对这种事情因为恐惧而冷淡,那自己可就犯大错了。

    所以,尽管霍倩柔在抗拒,杨小年依然用膝盖挑开了她的双腿,这一次,他却是耐着姓子,施展出了格外的温柔。

    沒用多长时间,霍倩柔遮挡在眼上的手臂就拿下來了,她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床单,使劲儿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丢人的声音。

    “干什么,你放轻松啊……”杨小年停顿了一下,以为她还在怕疼呢。

    “嗯…”霍倩柔媚眼如丝的轻唤一声,双脚一合勾住他的腰,往下一拽:“不要停啊坏蛋……我不叫…我怕被人听到了……”

    杨小年心说你这还不叫呢,刚才你的声音还小啊。

    “想在不疼了吧。”

    “问什么问啊,快活死了,无怪有人一提起來就一脸的幸福……”霍倩柔一声轻叹,很快就主动的扭了扭身子。

    杨小年心说不会吧,这种事情也有人向你描述,但在霍倩柔的鼓励下,他还是加快了进攻的步伐……

    一切终于安静之后,霍倩柔犹自死死的缠着男人的腰,不让杨小年动弹。

    “嘿嘿,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

    “嗯……真好……整个人就像在云里飘似的……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完整的女人了,被姐姐知道她会羡慕死的……”

    “什么,你姐姐还不算是完整的女人。”

    “是啊,怎么啦,你是不是动心了,你不要否认,我能感觉得出來的……”霍倩柔一边说着,小手就又抓了上去,杨小年就搂紧了她,任凭她胡言乱语,却牢记教训再不接茬。

    第二天早上,王晨是在招待所大门外往北二里地的包子铺门口接到的杨小年。

    对于这位早上五点不到就走过來吃包子,吃完了两笼包子喝了四碗粥不走,却依然还赖在那里站位置的年轻人居然有人开车來接,包子老板也觉得很新奇,看看车牌照上面的小号,店老板深深地为自己沒有发脾气撵人而庆幸。

    上午,针对昨天自行车厂的事情,杨小年召开了市长办公会议,明确要求,各分管市长、协管的秘书长、各委办局,一定要深入基层,了解下属单位的真实情况,该清理的清理,该搬走的搬走,绝对不能再有像自行车厂这样的事情发生。

    针对丁伯善和田志远留下的空白,杨小年无权做市长工作分工,但却以自己忙不过來为借口,把丁伯善和田志远原來担负的工作,大部分的“任务”分给了张岚和挂职下來的副市长周树峰,当然也把其他的一些部分交给了其余的几位副市长利益均沾,还美其名曰这是替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分劳,这个结果,自然是满堂欢喜,但杨小年安排的第一件事情,却是上几届班子一直都认为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把处于市区的厂子全都迁出去,自然也有人想不通。

    “把厂子全都搬迁出去,那是去还是市区吗,潞河市不就空了。”分管政法的张宗耀看了看杨小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石俊毅也赞同的说道:“是啊,这可不仅仅只是搬迁厂子的问題,因为这些工厂大多还担负着一部分社会职能,他们本身还有学校、幼儿园、医院等等社会姓质的一部分设施,工厂门口那些菜摊子、饭铺子,哪一家不是指望着厂子里面的工人养活着,厂子搬迁了,那些经营户怎么办,总不能全都随着工厂一起搬走吧,可他们不搬走的话,做出來的饭菜卖给谁去,这个负担,咱们市里面只怕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