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5章 有阴谋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先别管杨市长是什么意思,两个人按照杨小年的安排,先把钱划给了卫生局的账户,对于这个结果,杨小年总算是比较满意的上车离开,江副局长送领导回來,手摸着下巴的胡子茬儿就琢磨开了。

    从财政局出來之后,杨小年又回了医院,这才知道李荣源已经拿着钱去了济海,打算通过关系连夜购买药品设备,争取明天以最快的速度回來。

    据医院最新检验结果说明,污染危害也因人而异,各人情况都不尽相同,但不管程度轻重,只要经过及时治疗,基本上沒有危及生命地可能,就是治疗过程比较长,必须要在医院里面接受观察治疗,这样的话,医院的床位近一段时间会很紧张,光是医疗费、住院费用等等,平均每个人可能要达到5000多元。

    截止到下午五点钟,接受检查的人群已经超过了一千多,住院治疗的患者已经达到了五百多人,初步估计,这一次的污染事件,光是医疗费就可能超过四百万元,更不要说下一步的补偿和安置等费用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自行车厂搬迁那是毋庸置疑的了,问題是自行车厂现在基本上也就是个空壳子,他们是沒钱搬迁的,这么算起來,这就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了,可这笔钱从哪里出。

    一边听着薛世义和张贵华等人的汇报,杨小年就有点头疼,越是这样,就越是凸显出了财政局这个位置的重要姓,这么关键的部门不能如臂指使,还真的让人感觉心里沒底。

    中午饭就沒有來得及吃,等商量完一些细节姓的东西之后,看看时间都已经到了七点多了,张贵华说要请领导吃饭,杨小年就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你们那点钱还是留在刀刃上吧,今晚上我请客,掏私人的腰包,咱们到医院门口随便找个地方吃点,然后各忙各的……”

    既然他这么说了,张贵华也只好点头。

    薛世义就笑着说道:“怎么啦,不让你掏钱你还不高兴,我给你说咱们杨市长可是大款啊,他们家里是开公司的,咱们不吃他吃谁。”

    杨小年上任伊始就把自己的私家车弄來了潞河,薛世义这么说,也等于是在给杨小年释疑,省得别人说闲话,私底下议论杨市长这车是不是贪污來的。

    对于他的好意杨小年心知肚明,可自己行的正走得直,倒是一直都沒有把这种事情当回事儿,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谁愿意怎么说怎么说去。

    几个人一起出來在医院门口找了一家饭铺,加上秘书司机倒也凑了一大桌子,点了几个菜正吃着呢,放在墙角里的电视机上面播放的省内新闻引起了杨小年的注意。

    画面上站着的那两个人,怎么看怎么像是霍倩柔和李荣源,但因为饭店里面人声嘈杂,杨小年他们坐的位置距离放电视机的地方又远,杨小年也沒有听清楚电视机里面说什么,倒是靠这电视机近的那一桌人在看完了新闻之后开始议论起來,这种涉及到本地的话題好像特别能传染,不多大会儿,靠着杨小年他们这边一桌的客人也开始议论起來,杨小年才听明白了刚才电视上播放的那几个镜头到底是什么事儿。

    “刚才那个什么三佳集团倒是还算不错,一下子就捐出來伍佰万元给医院……”

    “你知道什么啊,我可是听说三佳集团是來咱们潞河市投资的,据说是要把整个金湖区都买下來,人家有钱得很,出这点钱买名声算什么啊。”

    “你放屁,就算这是买名声,可也比那些一毛不拔的人强多了……”

    “就是,就是……你沒听刚才电视上那个李局长怎么说么,三佳集团捐出的这个钱,可是救了咱们这些人的命啊,不然的话,咱们家里那口子就算是住在医院里面也沒用,据说医院里面因为沒钱,早就连针药都沒了……”

    “不会吧,上午的时候杨市长不是说这事儿是政斧负责么,咱们市里难道说不拨钱给医院……”

    “你们知道什么啊,我有个亲戚在财政局,我可是听说了这件事儿,财政局朱局长和小杨市长不是一条道上的,朱局长根本就不尿他……”

    “妈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咱们市委书记和市长居然都躲起來不敢露面了,你们说这算他妈怎么回事儿。”

    “这还不算丢人的,最丢人的是今天记者照这个像的时候,市里面一帮子人还在傍边拦着不让照,那个记者别看是个大美女,啧啧……那阵势你是沒看到啊……”

    听着这帮子人七嘴八舌的下一轮,杨小年的脸顿时就黑了,“这个蓝天,到底是怎么搞得,我不是给他说了么,这个事情要注意影响,怎么还是会搞成这样子。”

    听到他点名批评另一个市委常委,张贵华吃到嘴里的菜都忘了嚼,心说都说杨市长牛气,原來这个传言是真的。

    薛世义到时见怪不怪,只是笑了笑说道:“算了,你也别生气,蓝部长也有她的难处,省台的那些记者也不是好对付的……”

    省台的记者自然是不好对付的,这一点杨小年有着切身的体会,想想那个曾经对自己横眉立目的女记者,杨小年也不由感到一阵头疼,可就算是这样,你蓝天可是潞河市的宣传部长啊,你手底下那么多人呢,怎么就连个小女孩子都对付不了呢。

    还有那个霍倩柔,你说你给填的什么乱子啊,我说的是借的,可你倒好,一出手就是捐赠五百万,真是有钱沒地儿花的主,你捐赠就捐赠吧,你说你搞得什么仪式啊。

    还有那个李荣源,脑子也让驴踢啦,这种事情你跟着出的什么风头啊,郑耀民和曹福元看到能饶了你。

    这都什么破事儿啊,一件连着一件的,这个新闻播出去,明天潞河市肯定有成了全省议论的焦点了,我左支右拦的,不就是想维持一个平稳的局面么,这个时候要是曹福元和郑耀民受到影响,被省委领导一怒之下换了人,还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功夫才能和新來的领导磨平关系呢,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这种事情上面,那还要不要做事了。

    简直是莫名其妙,这不是给我帮忙,这都是在害我你们知不知道。

    看着杨小年的脸色晴转多云,一桌子人再不说话,赶紧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吃完了饭之后,果真就按照杨小年要求的那样,个人去忙个人的事儿,上了车,杨小年依然沒说话,王晨只好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上的李阳,李阳憋了半天才大着胆子转了转头:“市长,咱们去什么地方。”

    杨小年沒好气的说道:“还能去什么地方啊,老王你送我去招待所,然后送李阳回家……”

    嘟嘟的电话声音响起,杨小年拿起一听,里头霍倩柔笑地有点怪异的说道:“今晚的省台新闻看了沒有,你就不知道打个电话谢谢我。”

    杨小年正憋了一肚子气呢,一听霍倩柔的声音,马上就气呼呼的说道:“我还要谢谢你,你皮痒痒了欠收拾是不是,谁让你自作主张这么干的。”

    “怎么了。”电话那边,霍倩柔的声音带着强烈勾引的意味,柔柔的,带着满腹的委屈的声音传过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办事儿呢,你到反过來怪我……”

    “好好,你给我等着啊,我一会儿就去‘谢谢’你……”说完了之后,杨小年就啪的挂了电话。

    李阳听到杨小年这么说,还以为他会去别的地方呢,哪知道挂了电话之后,杨小年却又一言不发了,李阳的脑子不由得电转,心说杨市长这是要去收拾谁,难道说等一会儿要被他收拾的那个人,现在也住在招待所。

    随着杨小年的敲门声,穿着一身短袖睡衣,露出两条白嫩胳膊地霍倩柔打开门就露出了一张精致的笑脸:“嘻嘻,你好真的來了啊,我以为你说着玩的呢。”

    一边说着,她一转身子就溜了回去,杨小年哼了一声,随手关上门走进去,却看到霍倩柔已经跑进了里间的大床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你出來,给我说说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儿。”杨小年黑着脸站在卧室的门口,冲着霍倩柔直瞪眼睛。

    “嘻嘻,你瞪什么眼啊,我捐的那可是我自己的钱,并不是三佳集团的……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啊。”霍倩柔笑嘻嘻的说着,披着被子坐在床上,大眼睛扑棱扑棱的看着杨小年,那意思好像在说:“我自己的钱,我想怎么话就怎么花,你管我啊,你是我什么人啊。”

    也不知道霍倩柔是怎么想的,很明显,她这话有故意激怒杨小年的嫌疑,果然不出所料,一听到霍倩柔现在还敢这么说,杨小年真的被她激怒了,顺手把自己的包扔在了外间的沙发上,大踏步就走了进去。

    “哼,你想怎么话就怎么花是吧,还沒人敢管你了。”一边说着,杨小年伸手抓住了霍倩柔披在身上的被子,顺势一扯,另一只大巴掌就拍了下去:“我倒是让你看看,是不是有人敢管你……”

    随着被子翻飞,杨小年一巴掌正好拍在了霍倩柔的屁股上。

    “哎哟,你还真打啊。”床头灯下的霍倩柔脸上带着一丝胜利的狡黠,笑的像只偷了小鸡的狐狸,看着她羞红了脸蛋儿,媚眼如丝的正看着自己,杨小年心里一颤,心说不对劲儿,有阴谋……我上了这丫头的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