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3章 总不能都撂挑子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朱世昌自认为自己能当上局长,全是郑书记地功劳,郑书记之所以提拔自己,自然是想利用自己來掌控潞河市财政大权地,如果沒有郑书记的同意,自己把款子放出去,那郑书记提拔自己还有什么意义,他这个局长只在郑书记面前当地称职就行了,在别人面前称职不称职的无所谓。

    话再说回來了,大家都知道我是郑书记的人,除了杨小年这样强势地愣头青、沒脑货之外,还真沒别人敢來招惹我……

    气冲冲地扣了杨小年的电话,朱世昌狠狠唾了一口唾沫,心里发泄一般问候了杨小年家的女姓亲人一句,然后就拔通了郑耀民的手机向他汇报了刚才地情况。

    赵文举是赵文举,它虽然因为犯了罪被关起來了,但这丝毫沒有影响到杨秀萍的进步,在郑耀民大大力推荐下,今天在会议上通过了羊山县副县长的人选,组织部张逸办事更利索,沒等到下午,就把文件发了下去,杨秀萍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心里美的跟喝了蜜似得,明天就要到羊山县去走马上任了,晚上说什么也要好好地感谢一下领导的知遇之恩。

    所以,中午的时候,杨秀萍就给郑耀民打了电话,说现在自己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去羊山县报到,问他想吃什么菜,晚上好做给他吃。

    结果,郑耀民居然也和她有着差不多的心思,羊山县离着市区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杨秀萍去了之后也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回來,去医院转了一圈之后,郑耀民一看那群情激昂的样子,根本沒敢说什么,而是直接就去了杨秀萍那里。

    朱世昌打电话请示的时候,郑耀民正在杨秀萍的身上忙着呢,他都五十岁的认了,那杆老枪发动起來不容易,这个时候那里有功夫和他多说,万一中途熄火,那可是很煞风景的一件事,所以,郑耀民气呼呼的说了一声:“该怎么办怎么办,你按照程序走就是了,这种事情还需要和我说。”然后就挂了电话。

    “谁來的电话啊,真讨厌……”杨秀萍抓过來郑耀民扔在床头的电话,顺手给他关了机,然后一抬腿,雪白丰腴的身子翻过來压在了郑耀民的身上:“人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來呢,今天可的吃的饱饱的……”

    郑耀民躺在床上,舒服的哦了一声:“哦…呵呵,你怕什么,这才几点,等会儿吃完饭,还有整整一个下午和一整晚的时间呢,我保证能够管饱你……”

    他两个人在那边接着忙,朱世昌这边却愣了半天,心说这个事情我到底是办还是不办啊,你就不能说清楚了再挂电话么。

    碰上杨小年这样地硬茬子,这个尺度他自己还真的不好把握。

    琢磨來琢磨去,朱世昌心说该怎么办怎么办,按程序走,是不是郑书记暗示我就用“程序”这一关卡卡杨小年,你再牛,不就是个副市长吗,你真能斗的过郑书记,我也当不上这个局长了。

    情况还真让杨小年预料准了,人都有一个跟风的姓子,人家有病的过來看病,那些沒病的人居然也都扶老携幼的跑医院里面來了,他们家和我们家只隔了一条街,他们都來检查了,我门业的來啊,别管有病沒用,先查查再说,沒病更好,有病我们就不走了。

    不算其他的病人,潞河市人民医院也容纳不下这么多的病号,四百多人同时拥进了医院,大夫看到都吓得慌,这要是400多人全住医院,还不得把医院大楼挤塌喽。

    幸好,杨小年早就做了安排,卫生局的人早就把其他医院的救护车都调了來,一帮子人站在楼门口,只要说是來检查中毒的人,就装到车里往别的医院送。

    潞河市四家公立医院,全上阵倒是差不多。

    问題是除了市立医院技术过硬,设备齐全之外,另外那四家不管是设备还是技术力量都差了一大截,住在市里的老百姓也都知道这个情况,大家都往市立医院跑,像工人医院、中医医院、特种疾病预防医院那几家,老百姓从心里就信不过。

    一开始的时候,被拉上车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那些老百姓还挺配合,但后來知道是去其他的医院,却都说什么也不愿意再上车。

    看到一群人堵在楼门口大声的吵闹,说什么也不到别的医院去,杨小年沉着脸走了过去:“工人师傅们,老乡们,我是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杨小年,请大家静一静,听我说……我在这里给大家一个保证,不管是谁,只要是觉得身子不舒服,都可以到医院里免费做检查,这个钱政斧往外掏,请大家相信政斧,相信其他的医院,做检查不需要太高的技术含量,你们跟着救护车过去,查不出病來最好,你们放心我也高兴,如果一到那查出來有病,我保证还把大家接回市立医院治疗……”

    沒办法,现在只能这么说了,不管有病沒病,只要是想來做检查的,你也不能不给他做,现在主要还是不清楚这种污染造成的危害到底有多大,不危及生命的话,市政斧花点钱买个放心也沒什么,也不晓得自行车厂能赚多少钱,竟戳出这么大的蒌子,就它们现在那个经营状况,卖厂卖设备也付不起医疗费用了,难怪厂长一听到这个情况马上就跑路了,这中间还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的猫腻呢。

    你还真别说,别看杨小年來潞河的时间不长,可他的名头的确很响亮,下面的人一听到这年轻人就是杨市长,马上就不吵吵了。

    杨市长既然这么说了,那别的医院做检查肯定是沒问題的,沒听杨市长说么,只要查出來有病,还是会让來市立医院治病的,那还有什么还担心的。

    于是,李荣源和张贵华亲自上阵,那群人这才在医生的疏导下上了救护车。

    “杨市长,幸好潞河市有您啊。”薛世义在后面看着杨小年的背影,心里也不由的感慨万千,谁心里都有一笔账,这明显是个烂泥坑,郑耀民和曹福元两个人都躲了,但杨小年却沒有躲,这就是素质,这绝对不是傻子,只有这样有担当的人,才配做在这个位置上,省委毕竟高瞻远瞩,沒有看错人。

    杨小年却无奈的笑了笑,指着眼前这一大群人说道:“你看看这个场面,咱们总不能也搁挑子吧,最近这两天,你就主抓这个事吧……”

    这个时候杨小年把这项工作交给自己,那就不是推责任,而是出于信任了,自己毕竟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现在自行车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杨小年沒让自己回避,这就说明他沒想拿这个事情做文章针对自己。

    薛世义郑重的点头,坚定的说道:“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市长,刚才自行车厂的人打來了电话,说和他们厂长联系不上……”这个时候,李阳走到了杨小年的跟前,低声说道。

    “联系不上,通知公安局那边去人,把他给我抓回來。”杨小年顿时就勃然大怒,这个时候你跑京城去看病还只能说明你失职,就算明知道你是躲起來了,但谁也不能这么说你,毕竟谁有了病都要看病的。

    可你联系不上是什么意思。

    杨小年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題,马上让李阳给公安局那边联系,派人去,就算是抓,也得把他给我抓回來。

    眼看着这边來查病的人少了,那边李荣源又凑了过來:“杨市长,不好意思啊,不是我多嘴,您看这个……钱的事情怎么办啊,现在医院里面已经沒有药品了……”

    “你不要急,刚才我已经给财政局的朱局长联系过了,他那边正做方案呢,今天下午下班之前,我一定会把钱拨给你。”杨小年这个时候也不能怪李荣源紧盯着自己不放,手里面沒钱,可办不了花钱的事儿,这么多病号在医院里面等着呢,每一分钟都需要钱支撑。

    “老薛,你现在这里盯着,我回去一趟,看看朱世昌那边是怎么回事儿。”一直到现在还沒有接到朱世昌的电话,杨小年其实心里也有点焦急,这要是换了蒙爱琼是局长,还用做什么方案,早就已经把钱按照自己的要求划过來了。

    做方案,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是不是,只要有分管市长和主管领导的签字,这个钱就是合法的,总不会算成是你朱世昌贪污。

    至于今后怎么修改预算,把支出的这部分钱平衡掉,那又不是急事儿,你财政局完全可以过一点时间再说,难道非要先做出预算才能拨款么。

    老子在开发区呆了两年的时间,难道说还不知道那个预算是什么东东,所谓的预算,说白了,用大土话说,不就是你口袋里面有十块钱,先拉个详细的单子,看看该用几块钱买油,几块钱卖粮,几块钱买菜么。

    当初计划买油的钱,现在因为生病,先拿來买药有什么不可以,无非是少买点油,少买点肉就是了。

    真欺负我什么都不懂啊,那咱们就好好的算道算道,反正,现在老曹生病了,在财政这一块儿上面老子说了算。

    杨小年和李阳回到办公是的时候都下午两点半了,两个人还沒捞着吃中午饭呢。

    “市长,要不要让小餐厅炒两个菜……”李阳看了看杨小年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知道杨小年的肚子里面窝着火呢,但他这个的那个秘书的,也不能怕领导生气不关心领导注意身子,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管在怎么忙,可饭总是要吃的。

    “算來,抽屉里不是还有方便面么,泡两袋随便垫垫底就行啦。”杨小年摇了摇头,做到桌子后面抓起了电话:“朱局长,你的预算方案做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