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1章 巧妇难为无米炊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杨小年一听也不由得有点发愣,心说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厂长不顾别人的死活,居然自己一个人先跑到京城去治病,你她妈行啊,解决不了问題你可以请示汇报嘛,你居然跑到京城去躲着,这她妈算是什么工作态嘛。

    但是,杨小年并沒有说什么,只是把脸转向了郑耀民,在这个屋子里面,他的官最大,不管是从哪个方面,自己都要听听郑耀民是什么意思。

    “不像话……”果然,郑耀民听了之后,也很不高兴的拍了桌子:“那个高学东是怎么回事儿,躲到京城就算完了吗,让工业局通知他,只要还沒有病死,先回來把事情给我处理完了再说。”

    一边说着,郑耀民就把脸转到了曹福元的身上:“市长,这个事情还是你们政斧那边处理吧,一定要让受害的人民群众满意,在这个时候,可不能再有什么风波产生了……”

    羊山县的事情还沒处理完呢,这要是再弄出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怕我这个书记和你这个市长都不好向上级交代吧。

    曹福元刚说完批评杨小年对老企业改制的态度,这边马上就有一家老企业打了他自己的脸,曹福元就揉了揉太阳穴,低沉的嗓音道:“这样吧,这个事情还是请杨市长处理吧,这两天我老毛病又复发了,李局长,你把事情和杨市长好好说说,我先回去了……”

    说完之后,曹福元居然夹起笔记本走了出去。

    今天曹福元很失望,原本站在他这个阵营里面的人,以他为指路明灯一般的那些人,在他的带领下和郑耀民对抗的那些人,现在竟然全都靠到杨小年那边去了,这让他很失望,在失望之余更有些灰心。

    和杨小年比起來,自己已经是曰落西山,而杨小年就是才刚刚升起的朝阳,人人都有趋炎附势的本能,这些人都围靠在他的周围,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干脆就还是生病好了,你想干什么自己干去,我就不信你真的能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好。

    “唉,形势不由人啊,只怕潞河市马上就会更加纷乱起來了。”曹福元一边往外走这,一边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叹息。

    “嗯,曹市长既然这么说了,杨市长,那这个事情你就抓起來吧,我先去医院看看那些中毒的患者,有什么事情的话咱们再及时的联系。”出头露面的事情我去,真抓实干的事情你來,你不是有本事么,能者多劳嘛。

    “杨市长,一大堆老百姓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哄闹呢,你看这个事儿……”李荣源看到郑耀民也走了,可不知道这位杨市长是不是也会撂挑子,赶紧抢在杨小年还沒说什么之前先问道。

    杨小年看了他一眼,很干脆的说道:“你们卫生局这块先拿出个解决问題的办法,有病的先治病,如果确有必要,也可以去省里的大医院或者是京城的医院,邀请专家前來会诊,不要拖延,不要怕花钱,出了问題我找你……”

    “唉,我、我……不瞒杨市长,现在住进医院里面來的人越來越多,卫生局帐上已经沒多少钱了,您看是不是和财政局打个招呼……”

    “当初丁市长让医院收治病人的时候,沒有给你们拨钱吗。”杨小年严厉的眼神扫了过去。

    李荣源不由得就苦笑着摇头:“杨市长,这个事情我怎么敢骗您,实在是一分钱也沒有给,我这也是沒有办法了在向您开口……”

    杨小年沉吟了以下,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钱是一定会给你们的,但具体给多少,我把这个事向郑书记和曹市长汇报一下再定,群众的安抚工作你们一定要搞好,能够解释的一定要解释清楚,不能出任何的乱子。”

    “是是是…我知道了杨市长,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位杨市长别看年轻,好像他要么不说话,但是要说了,还是说一句就算一句的,有了他的保证,李荣源松了一口气,擦着汗匆匆出去了,心里还是很感慨的,平时你们一个两个高高在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这个时候比谁遛的都快,还的说是人家杨小年,别看人家年轻,可也就人家有个明确的态度。

    李荣源出去之后,杨小年就看了看其他的人,淡淡的说道:“其他人都先回去吧,薛市长和蓝部长留一下,咱们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怎么办……”

    蓝天听到自己被点名留下,不由愣了一下,心说这里面有我什么事儿。

    哪知道,等大家离开之后,杨小年第一个就找上了蓝天:“蓝部长,现在省纪委工作组还在潞河,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也沒有离开,自行车厂这个事情,在事情搞清楚之前不以宣传,你们宣传部一定行动起來,告诉那些记者朋友们,沒有潞河市党委政斧的许可,一律不准采访和报道,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我找你蓝部长是问……”

    现在时间很紧,沒有时间说那些虚化套话,杨小年的态度很淡然,但淡然中却有透着一股子坚定,说出來的话也很硬气,沒有一点婉转的余地。

    “杨市长,这个事情不好弄啊……如果都是咱们潞河市的新闻媒体,我保证不会出什么意外,可现在省台的记者那边,我怕人家根本就不会听咱们的……”蓝天自然明白,杨小年说拿自己是问,只要出了事情,那就一定不会客气,这个责任自己可背不起。

    杨小年根本连想都沒想,接着说道:“这个我不管,你想什么法子,也得把那些人给我安抚住,如果你实在觉得困难的话,让你的人两个盯一个,严防死守总沒问題吧。”

    “这……我试试吧……”蓝天有点不情愿的说道。

    大家都是常委,只不过你手里的权力大点儿,排位比我靠前一点点,你凭什么这么命令我。

    “这是一项政治姓的任务,不是试试看,而是一定要做好。”杨小年再一次说道。

    蓝天的脸色一红,强压着内心的不甘,一边站起身一边说道:“好……好吧,如果沒其他的事情,我先去安排……”

    “好,你马上去安排吧,我和薛市长再商量一下怎么做好善后的工作,薛市长,自行车厂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分管工业,他们以前有沒有给你汇报过这方面的事情。”抓问題要从源头抓起,不了解自行车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能把隐患从源头上截断,单单是治好了这一批群众是不行的。

    “沒有,我沒有接到过这方面的汇报。”薛世义的脸色微红,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他分管工业,可现在这一阶段,杨小年说提出來的全部都是有关工业改革的事情,想來,在杨小年的心里,对于潞河市的工业现状是很不满意的。

    杨小年就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咱们一起去场子里面看看,这个污染的源头堵不住,还会有更多的人中毒。”

    从自行车厂回來之后,杨小年的脸色非常的沉重,现在自行车厂可以说有点乱套了,厂长跑了,工人已经罢工,全都去了医院检查身体。

    杨小年也不清楚制造自行车零部件需要用多少锌,多少铬,判断人体中毒的标准又是什么,但自行车厂镀锌车间从外表上看封闭的很好,厂子里面也沒有多少刺鼻子的气味飘散,可毕竟周边的居民中毒是不争的事实,看起來,最大的可能还是污水排放有问題。

    但现在的关键是,就算是想找人了解一下情况也找不到,杨小年和薛世义从自行车厂回來之后,又直接去了医院,这个时候郑耀民不知道是根本就沒來,还是转了一圈之后早就已经走了,整个医院门里门外都是群情汹涌的群众,杨小年和薛世义下了车之后挤进去的时候,从一些人的嘴里听出來,好像是医院现在已经停止了免费给他们诊断。

    扎堆挤在门口的这些,大部分都是厂子里面的工人,看情况他们正在商量聚众上访的事情,但也有人在一边发表意见,说应高先找场子里的领导,如果厂里不给解决,那时候再去市政斧。

    多好的工人,多好的群众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沒有失去理智,不愿意去政斧门口给领导添麻烦呢。

    两个人挤进去之后,直奔医院的办公大楼,在院长室,杨小年和薛世义堵住了正要下班的医院院长。

    “怎么回事,现在这么多群众堵在医院门口你还打算按点上下班是不是,为什么停止免费检查身体,这是当初丁市长决定了的事情,难道说卫生局那边沒有给你们说这个事。”一见面,杨小年就严厉的批评上了。

    潞河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叫张贵华,是个五十來岁的半截老头子,但他在杨小年这个年轻人的面前,却连一句户都不敢多说,只是低着头听着杨小年批评,一直等到杨小年的话说完之后,才开口辩解道:“杨市长,不是咱们医院不服从市里的安排,实在是账面上沒钱了,检查所需要的设备和药品,也已经所剩无几,我这也是沒法子的事儿……”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张贵华这么说,杨小年也只能皱着眉头干生气,不等张贵华把话说完,杨小年就伸手摸出了手机:“蒙爱琼,你现在马上先往医院的账户上拨一百万的款子,他们这边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