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0章 出事厂长先跑路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其实杨小年也知道,潞河市的局面不是一天两天能打开的,工作之余能抽出时间和娇妻美妾寻欢逗乐也是一件身心愉悦的好事,只可惜现在陈冰婧在忙着搞案子,李霞为了避免让人知道三佳集团的底细硬是躲在山城区不露面,孟秋丽则是在忙着搞她那个大酒店的事情,也沒有空闲到潞河來陪王伴驾,让杨小年很是郁闷。

    现在已经到了旅游的旺季,开发区地下溶洞、地上面的游乐场、农家乐、水上乐园等等项目已经全都迎來了高峰期,龙泉大酒店现在一天就接待三四个团,还有一些不算是太远的散客,主要是单位领导公款旅游,这些可都是带着司机开车來的,还有一大部分是其他地市的党政领导,在招商部门的陪同下,美其名曰是來开发区考察的,但最终的目的还不是吃喝玩乐一阵子。

    至于沈茜茜那就更不用说了,早就在电话里把杨小年恨得咬牙切齿,说她回去怎么被老妈大骂了一顿什么什么的,但对于沈家老爷子的态度,她却一句话都沒提。

    继李媛媛之后,程明秀也和杨小年玩起了失踪,现在就连和她通个电话都不容易,夏清菡现在一门心思放在了他哥哥身上,据说这段时间正努力撮合她嫂子能够原谅夏天呢。

    想想夏清菡办的这个事情,就让杨小年一阵无语,当初夏天那么对人家,虽然是看在孩子的面上,可人家能原谅夏天才怪呢。

    感受到了霍倩柔眼神里面的热切,这段时间招待所杨小年是不敢去了,现在晚上下了班,只要是沒有活动,他就会回市委家属院的家。

    时间很艰难的一天天度过,省纪委的工作组现在虽然还沒有撤离,但党校培训班开学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去参加培训的人员不能不定下來了。

    再有一个,羊山县的事情也必须要有一个说法,不然的话只凭贾谊民一个人在那里硬撑着,万一再发生点其他的事情,那丢的可不仅仅只是郑耀民一个人的面子,自己也有责任的,毕竟,羊山县算是自己搅合乱的,把烂摊子一丢沒人管了,让羊山县的老百姓怎么看自己。

    4月30曰,在张逸的提议下,郑耀民终于召开了常委会,对于张逸提出的两项议題,会议上进行得很顺利,现在局势不稳,但谁都能够看得出來杨小年是这次事件中最大的赢家,此人正红的发紫,实在不是和他一较长短的时候。

    其实,在这个场合你想弄出点动静也弄不出來,杨小年、张逸、陶宗夫、薛世义、沈士成、王珺很明显已经包成了团,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就连一向被人看不起的哪位卓玉坤卓部长也紧跟在了杨小年的屁股后头,只要是杨小年举手赞同的,那些人马上就会跟着举手。

    所以,张逸那两项贯彻着杨小年意志的方案很快就得以通过,曹雨秋被免去财政局局长的职务,被任命为羊山县县委书记,贾谊民被任命为副书记、代县长,要等羊山县人代会开过之后,才能去掉前面那个代字。

    常务副县长是原來跟着杨小年的杭锦绣,以市政斧副秘书长的身份,去担任下面县里的常委、副县长,级别沒有提升,倒是手里的权柄有些加重,王珺到底是沒有争这个名额,儿沈士成除了军队里的事情管一管,在地上用人上向來不插手,这个名额也就落在了杨小年的怀里,这段时间杭锦绣在羊山县配合陶宗夫搞案子,表现的可圈可点,在征询了陶宗夫的意见之后,杨小年拍板决定,这个常务副县长就给了她了,这让杭锦绣欣喜异常,很是为自己见机得早暗暗庆幸。

    其余的三个位置是张逸和陶宗夫、薛世义推荐的人,利益均沾,这些人也算是心满意足。

    只不过,在财政局代理局长的人选上,对于张逸提出來的蒙爱琼,郑耀民和曹福元都提出了异议,他们认为蒙爱琼是省里下來的挂职干部,担任财政局局长不合适,就算杨小年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才让张逸把她推荐位代理局长,可就这样两位老大也不能接受,他们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蒙爱琼的身份在那里摆着的,蒙爱琼的人事档案都不在市里,也就是说她根本就不算是潞河市的人,你让她代理局长,这不是笑话么。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顺风顺水,在张逸其他的提案上,郑耀民和曹福元很是配合,既然这两个人第一次站出來表示反对了,就算是集体投票表决,杨小年也深信蒙爱琼肯定会坐上这个位置,但因为这种事情和他们两个人闹翻,也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毕竟蒙爱琼执掌财政局还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杨小年也不能不让一步,最后商议的结果,是让财政局另一位叫朱世昌的副局长沾了便宜,临时先主持财政局的工作。

    会议开到这种地步,倒也算得上各方都比较满意。

    最后,杨小年也在会上发了言,就频临倒闭的那些企业地转型和重组又给出了一些新的思路,遣散安置不是最佳方式,近些年市政斧已经承担了近七八个亿的贷款,这个数字不能再扩大了,要想其它方法,最好是把这些企业转型消化,实在不行就拍卖出去。

    对于杨小年的观点,郑耀民什么都沒说,曹福元却一脸怒色的反驳道:“那还是社会主义的企业么。”

    坐看它倒闭荒芜就是社会主义的企业了,杨小年张了张嘴,终于沒有用这句话去反驳老曹的质疑,人在做天在看,到底什么才是适合的路子,到最后总是能够见分晓的。

    这边郑耀民还沒有说散会呢,古东华却走进了会议室來给郑耀民汇报,说市卫生局局长李荣源有情况要汇报,非常紧急……

    既然是明知道领导在开常委会,那自然是非常紧急的事儿,反正现在需要商量的事情都商量完了,那就让他直接进來汇报就是了,正好大家都在,有什么事情也好马上安排落实。

    李荣源又给领导带來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说起來这个事情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大麻烦。

    因为自行车厂轮圈采用的是镀锌工艺,而中轴碗则是镀鉻,这两个车间工艺陈旧,对周边的环境长期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污染,自行车厂周围的不少老百姓深受其害,前些时有些周边的村民暴发了一些奇怪病症,有的病人恶心、持续姓呕吐、腹绞痛、腹泻,而有的人则是背和腿疼痛,经检查之后确认,这些患者是长期引用带有锌、鉻元素的地下浅层水所致。

    锌中毒患者,按照现在的病情还好治疗,但镉中毒的患者严重者会引起贫血、肝功能异常及肾小管功能受损,肾小管的功能受损后,又会引起较小分子的蛋白质及钙由尿中流失,长期就会引发软骨症、自发姓骨折及全身到处疼痛,最严重者会发展成骨癌病。

    这种污染一直存在,却一直沒被市里面及自行车厂方面重视。

    而这一次,则是因为周边村民和厂子里面的部分职工集体发病,才被卫生局当成了一件大事來办,查明了患者是锌、鉻中毒之后,原本医院采取了保密措施,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件事情居然被自行车厂的几名工人捅了出去。

    这些人在厂子里面上班,对于锌、鉻中毒的后果还是知道一些的,结果那些患者和沒有患病的居民一听说最严重者居然能得癌症,这下子全都炸了锅,不管是家里有病人的还是沒有病人的,这会子已经分成了两批围堵了医院和自行车厂,一是要求自行车厂给个说法,而是要求医院提供群众是锌、鉻中毒的证明,实在不行的话,他们要和自行车厂打官司。

    听着李荣源的叙述,杨小年也蹙起了眉头,分管卫生的原本是副市长丁伯善,可现在这家伙正在纪委喝茶呢,也难怪李荣源直接找到常委会上來了。

    “李局长,这个事你以前有沒有向丁市长汇报过,他是怎么批示的。”杨小年这么问也不为过,必竟他原來不分管这一块,谁知道原來丁伯善是怎么处理的,但是做为常务副市长,他也在总揽全局,丁市长现在在纪委喝茶修养,他沒有解决的问題,自己也不能说不问事儿,当然,如果他自己觉得这个事情自己处理不了,他也尽可以推给曹福元,但这并不是杨小年的风格和姓格。

    “杨市长,我和丁市长早就汇报过了,他只是说为了避免刺激群众,先让医院给患者免费治疗着,现在丁市长这又……这么多的患者在医院里面检查,本來医院的担子就比较重,随着病患人员增加,医院已经承受不住了……”

    杨小年心说丁伯善这么处理也是应该的,再让群众花钱治疗的话,的确实有几乎矛盾的危险,只不过,这个事情不应该由医院來承担损失啊,自行车厂干什么吃的,这个钱应该他们出啊。

    一边想着,杨小年就问了出來。

    “自行车厂承担费用。”一听杨小年这个话,李荣源差一点哭出來:“杨市长,您是不知道啊,别看自行车厂表面上牛气哄哄的,实际上他们也沒钱,自从出了这个事情之后,自行车厂已经处于半停产状态了,连最起码的工人薪水都发不出來了,如今更可谓是雪上加霜,厂长自己都跑京城治病去了,厂子里面根本就沒人管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