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5章 小人之心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毕竟是道听途说罢了,这种事情肯定不是真的,哪有人能够狠得下心,对自己亲弟弟一家人下狠手的。

    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问李伟强,他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去问李伟强,那不就是通风报信吗,唉,我曹福元这一辈子行的正走得直,我怕什么,我一定要问问李伟强,他到底是不是骗了我,是不是背着我贪污受贿……拿起电话犹豫再三,曹福元还是拨通了李伟强办公室的号码。

    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來,如果不问清楚的话,曹福元心理不托底,如果李伟强真的有事儿,那是他自作自受,如果是有人针对自己,把眼神盯在了李伟强的身上,自己也不是软柿子……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李伟强办公室的电话却沒人接听,这个时候,虽然g网的手机都已经开始普及了,但曹福元这人却有点守旧,他自己不喜欢用手机,也记不住下属的电话号码,办公室配给他的工作手机在秘书的手里拿着,如果想拨打李伟强的手机,则必须把秘书叫进來才行。

    可是,这个事情他却又不想让秘书知道,毕竟自己在这个时候给李伟强打电话,还是有点通风报信的嫌疑,既然拨不通李伟强的电话,曹福元就开始拨打高成祥办公室的座机,哪知道,一连拨打了好几遍,高成祥办公室的电话也沒有人接。

    难道他们两个人现在已经出事了,放下了电话,曹福元心里不由得有点心神不宁,想了想,曹福元站起身稳定了一下心神,又抓起了电话,神态上显出了无比的恭敬。

    “省长,我有个重要的情况,要向您汇报……”电话接听之后,曹福元把事情给电话那边的人汇报完毕后,就听着那边的人不动声色的问道:“为什么不提前汇报。”

    “郑耀民同志的意思,担心知道的人多了会走漏风声……杨小年同志现在还在羊山县呢……”曹福元说的话很含蓄的,但要说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

    “嗯,我知道了。”什么都沒有再说,那边的人居然语气平静的把电话挂掉了,这不又让曹福元心里一阵的发愣,心说“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啊,难道就这么任由他们查么,现在的官员,只要想查,还有查不出事來的,关键是郑耀民和杨小年是不是联手了,他们最后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他们最终的目的是把我挤走,潞河市可就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了,这个形式难道说领导会看不清楚,曹福元不相信领导这么沒水平,可既然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怎么想就能看得透,那领导什么都不说就挂了电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曹福元坐在办公室里面揣度不定的时候,羊山县政斧招待所里面的酒宴已经接近了尾声,宾主尽欢,大家都喝的有点醉醺醺的。

    酒宴结束之后,自然是要先安排领导休息,羊山县县委书记高祥成和一帮子官员,殷勤的拱卫护送着杨小年往特意给他安排的房间走去,招待所的所长付琼芳自然也跟在这群人的里面。

    李伟强趁着这个机会,把付琼芳叫到了一边,低声在她耳朵边说了几声,付琼芳红着脸眨巴着眼睛,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惹的李伟强左右转动着脑袋看了看,见沒有人注意他们,这才偷偷的伸出手,在她高挺着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笑嘻嘻的说道:“赶紧去办,这个事情办好了,有你的好处……”

    听着这句话,付琼芳立刻眼前一亮,赶紧扭身匆匆的走了。

    把杨书记送到了房间之后,高祥成带着五大班子的主要负责人也沒有回家,都在招待所开了房间稍事休息,这样也方便等领导休息好了之后随时进去汇报工作。

    但谁知道,杨小年还沒有休息,首先进去汇报工作的却是跟着他一起來的那位杭秘书长,她被杨小年派去护送李晴晴回家,回來就直接上桌吃饭,一直到现在还沒有來得及给杨小年回话呢。

    等到杭锦绣出去之后,正说也躺下來睡一会儿呢,门口就传來了敲门声。

    打开房门之后,却看到李伟强站在门外,弯着腰带着一脸谦恭的微笑,低声说道:“杨书记累了吧,我派个妹子给你按摩按摩。”

    杨小年微笑拍拍李伟强的肩膀,露出一丝严肃的表情说道:“老李啊,你这是想干什么,我可不希望别人背后说我犯错误啊……”

    李伟强正色说道:“谁敢这么说话,我第一个饶不了他,领导干部也是人,为革命事业奔波劳累,捏捏身子休息好了是为了恢复精力,更好的工作,这怎么能是犯错误呢。”他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几乎是细不可闻的在杨小年的耳边道:“当然了,该注意的影响我还是明白的,您放心就是了,这一层楼今天就安排住了您一个人,杭秘书长和李秘书休息的房间在楼下,其余的人都在别的楼上呢……”

    “嗯,老李你的觉悟就是高,要是下面的同志都像你这么想,很多事情那就好办多了,呵呵,李县长,从这件事情上面,就可以看得出來你干工作肯定也很细心,很努力,要是咱们全市的干部都像你这样肯动脑筋,我们市的工作肯定会再上一个新台阶的。”杨小年拍着李伟强的肩膀,发出了一声暗含着期许的感慨。

    李伟强被拍的骨头几乎都酥了,虽然他是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沒有任免自己这个县长的权利,可能得到他的褒奖,得到他的赏识,还是很让人开心的。

    只要杨书记开心,他就不大可能找自己的麻烦,这样自己才能放心,不然的话,真被一个素有愣头青之称的副书记盯着,就算是曹市长再护着自己,只怕自己也沒有好曰子过。

    随着李伟强眉开眼笑的一拍手,杨小年眼前徒然一亮,刚才自己在餐厅里面特意关注过两眼的那个小服务员满脸娇羞的从楼梯口走了过來。

    小姑娘已经换下了那身玫红色的制服,穿了一身浅蓝色带着小碎花的裙子,让她的身材看起來更加的婀娜多姿,尤其是露在裙裾下面的那两条白嫩嫩的小腿,简直晶莹如玉,耀花了人的眼睛。

    这个季节,穿裙子实在还有点太早,但这几天气温猛然上升,就算穿着裙子也不会觉得寒冷。

    看到杨小年的眼神审视的看过來,那小姑娘站在门口满脸涨的通红,低着头不断揉弄着腰间系着的那根带子,心里面却是倍感屈辱。

    她是招待所招聘的临时工,刚才所长找到她,很直白的告诉她,说是市里來的大领导看中她了,只要她把领导侍候好了,马上就给她填表转正,看到小姑娘还有些犹豫,付琼芳更是直言不讳的说这是李县长的意思。

    提起李伟强來,小姑娘马上就点了头,不惟是李县长说给自己转正的话一定有保证,还因为在这羊山县里面,就连县委书记高祥成在内,也沒人敢逆了李县长的意思,自己只要敢不答应,今后不光是自己在招待所干不下去了,就算是家里人在这县里面也不会太平。

    再说了,能够从一个临时工转正,也是一道挡不住的巨大诱惑,虽然小姑娘才十八岁,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但身在这招待所里面,对于有些和她长得差不多的女孩子从临时工转成正式工也打听过底细,私底下对男人女人的那点事情也听说过不少,心里面也不是沒有过憧憬。

    只不过,这种事情靠的是机缘,这一次机会终于來了,她也不愿意放过,于是就大着胆子点头同意,按照付琼芳的安排换了身衣裳,羞羞答答的跟着付琼芳就來了,但此时此刻站在了杨小年的面前,知道只要自己进了他身后的那道房门,则今后自己的身子和身份就会发生质的改变,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忐忑,想到羞人处,那红红的小脸蛋儿却愈发显得好看。

    她这副模样,看的李伟强也不由得心动神摇,心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平曰我怎么就沒看出來,还的说是领导的眼光亮啊,总是能够善于发现“问題”。

    心里一边想着,李伟强就很是识趣的扫了那女孩子一眼,低声道:“能够为领导服务是你的福气,一定要把领导侍候好了……”说着,他这才转脸,堆满了笑容的讪讪一笑:“杨书记,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杨小年淡淡的说了一声:“不送,李县长走好。”说着便转身往回走,那小姑娘这才闪身走了进去。

    听着身后的房门被重重的关上,李伟强心里头不由得蓦然一抖,暗暗的叹息了一声,心说可惜了的,这么嫩生生的一个小美女,居然白白的便宜了别人。

    抬头,却看到付琼芳站在楼道口冲着自己很风搔的一笑,那笑容里面的意思李伟强自然明白,李伟强对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心说好你个付琼芳啊,我说怎么这段时间在招待所见到的女孩子都他妈歪瓜裂枣的,原來稍微有点姿色的都被你打发到餐厅去了,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付琼芳不知道李伟强已经心里暗暗的生恨,看到他对着自己点头,不由得嫣然一笑,转身扭着身子噔噔噔的下楼,心里盘算着等一会儿一定要在李县长的身上大显神威,用尽功夫和手段,一定要把县政斧办公室副主任这个位置拿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