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3章 如此爱好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韩主任,不是我说你们,你看看你们这个事情搞得……”杨小年是什么样的人,这段时间杭锦绣不能说琢磨得很透彻,但也知道刚才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放置不问,说不定,这就是在演戏给韩东來以及他身后的那一帮子人看呢,自己可要配合领导把这出戏演好了,于是,她一边站起身,一边对韩东來抱怨道。

    韩东來听着杨小年刚才临出门时候会所的那几句沒头沒脑的话,心里转了几转,随即叹气道:“是啊,杨书记批评的对,我们给领导添麻烦了,还请杭秘书长在领导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杭锦绣瞥了李晴晴一眼,低声道:“你沒听到杨书记说啊,最近潞河市事儿挺多的,你们就不能让领导省点心,稳定,稳定你们懂不懂。”

    这就是在暗示韩东來,在这个时候不要在找麻烦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等领导离开羊山再说嘛,这都不明白,这个办公室主任你也别干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也就是说,杨书记根本就沒打算真的插手过问李晴晴反应的这个事情。

    想到这里,韩东來心里一阵轻松,赶紧陪着笑脸说道:“杭秘书长,您指示的是,我明白应该怎么做的……”

    杭锦绣就道:“一些涉及安定团结的案子,一定要认真细致的处理,不能让老百姓戳我们的脊梁骨,被戳得多了,我们自己也站不稳啊。”

    “是,是,这一点我也明白,我们李县长屡次在会议上强调,最近几件敏感的案子都是李县长一手抓,我们绝对会做到让领导放心。”

    “嗯,不是光让领导满意就行了,关键的是要让老百姓满意,咱们先走吧,这个案子杨书记可能会安排人调查的……”一边往外走这,杭锦绣又提示了一句,对于杭锦绣这句话,韩东來更是心领神会,所谓让老百姓满意那不过是一句口号,关键还是看领导高兴不高兴,既然杭秘书长提示杨书记可能要安排人查案子,那就等于在给自己通风报信了,到时候只要是把事情抹平了,也就是俗话说的瞒上不瞒下,只要沒有什么闲话传到领导耳朵里,那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不过,杨书记是不是真的打算走过场,大概也要看李县长的表现吧,趁空儿还是赶紧把这个事情给李县长详细的汇报上去是正经。

    刚才李晴晴闯进会议室的时候,刚推开门就被韩东來带着人架了出去,李伟强当时正在台上讲话呢,扩音喇叭的声音很响亮,他也沒有听到李晴晴喊的是什么,更沒有看清楚进來的是什么人。

    但是,凭感觉他就知道出事了,不然的话韩东來不会一直到现在沒有回來,再加上杨书记这泡尿撒的有点时间过长,杭秘书长中间离席好像也有点脚步匆匆的样子,该不会是有人撞见來闹事儿,刚好被杨书记看到了吧。

    心里越想,李伟强居然越有点儿慌乱,匆匆的结束了自己大发言,把话语权转给了县委书记高祥成,想出去亲自看看,又怕正好碰到杨书记在外面,不出去看看吧,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來,一直等他看到杨小年一脸平静的走进來在身边坐下,李伟强这才算是放了点心。

    高祥成的讲话,无非是这次市酒厂兼并县酒厂,是市委领导一次英明的战略部署,企业做大做强才能更好地抵御风险,羊山县委县政斧坚决支持市委领导的决定,完全支持市酒厂兼并县酒厂,并对在这一过程中遇到的问題给予大力的支持和帮助等等……

    结束了会议之后,高祥成和李伟强陪着杨小年走出了会议室,接下來就是安排饭局,招待市委领导一行的大事情了。

    李伟强琢磨了一下,还是躲在人群后面偷偷的给韩东來打了一个电话,当听到韩东來在电话里面叙述的事情之后,不由得一阵阵担心受怕,看着走在最前面,一脸风轻云淡的杨小年,就不由得开始琢磨杨小年这个时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想着想着,他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说我自己光是这么琢磨也不是个办法,还是要想个法子探探杨书记的真实想法才行,一个二十來岁的毛孩子,就算是有些冲劲,那也不过是靠了上面有人支持才坐上这个位置的,若论起心机來,又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

    于是,李伟强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儿之后,又拿出电话拨打了几个号码,然后才快步跟上了杨小年。

    原本正一脸笑容的杨小年看到李伟强,脸上的笑容却突然之间消失不见:“李县长,我听人说你在县里有好几套住房,这是不是真的啊。”

    随着杨小年这句话,羊山县从县委书记高祥成一下,凡是陪在杨小年身边的人不由的同时一愣,一个个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的神情,心说早就听说杨书记是个炮筒子,难道说他到羊山來,不仅仅是因为酒厂兼并的事情,其真实目的是查李伟强的案子。

    别看杨小年这句话问的很严厉,但李伟强却在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心说果然是个愣头青,光有冲劲沒有智慧,你这么直接的问出來,哪里像是个会查案子的人。

    但是,这一刻李伟强脸上的神色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惶恐,结结巴巴的说道:“杨书记,这话您是从那里听说的,就我个人而言,我只有县委家属院的一套住房,还是按照政策分配给我的,除此之外,我哪里还有什么房子啊,这肯定是别人信口开河,别有目的……”

    杨小年看着他,冷冷的问道:“真的沒有吗,那财政局和老家属院那边的房子是怎么回事儿。”

    李伟强颤声道:“杨书记,财政局那边,不过是局里分给我家属阴天下雨不能回家临时休息的一间宿舍,我老婆是财政局的干部,这一点大家都可以作证,至于老家属院那边的一套房子,是分给我老岳父的,我岳父是县委老干部,按照政策也是应该分房子的,这中间我沒有做任何的手脚……”

    “哦,是吗。”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高祥成等人,高祥成转了转脸,沒有敢和杨小年的眼神对视,常务副县长林平却先看了看李伟强的眼色,这才讪笑着说道:“是啊,是啊,李县长就现在住的一套房子,这些事情我们都清楚……”

    有人开头,其他人也赶紧跟着为李伟强当证明,都说李伟强说的是真的,只有县委副书记贾谊民嘴角里面噙着冷笑,看了杨小年一眼之后把脸扭到了别处。

    “呵呵,原來是这么一回事儿啊,那我就放心了,咱们都是党的干部,可不能多吃多占,不该伸手的地方乱伸手……酒色财气这些东西,平常我是一点都不沾的,作为领导干部,我们就是要注意影响,咱们做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看了之后戳脊梁骨……”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问李伟强:“李县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伟强心说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酒色财气平时不沾,平时不沾,“不平常”的时候你沾不沾,做事情要注意影响,被别人看到戳脊梁骨,那不被人看到不就沒事了么,杨书记这么暗示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要什么或者是想干什么呢。

    玛丽隔壁的,这些当大官的就是喜欢考验下面人的智慧,你想干什么直接说出來不就行了么,还得我费神劳力的猜上半天……

    不过,看看现在这个场合,好像杨书记实在也不方便明说什么,于是李伟强就笑着说道:“杨书记,先上车吧,咱们先去招待所吃饭,等吃完了饭您好好的休息休息……”

    杨小年就点了点头:“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是该吃饭了,不过……李县长啊,你们招待所的饭菜怎么样啊,平时在市里,我就喜欢吃锦园大酒店的菜,都说谪仙楼是咱们潞河市的门面,可我觉得还是锦园大酒店吃得舒心,关键是人家那里的格调和气氛好…嗯,不说了,提起來就生气……”

    这……这个话,不仅仅李伟强听着感觉的匪夷所思,就连高祥成听着双眼之间也突然冒出了一股奇异的光彩。

    谁都知道,这段时间锦园大酒店因为涉黄被查封整顿呢,可现在这位杨书记偏偏就夸赞锦园大酒店吃得舒心,这肯定是意有所指,提起來就生气,生气什么,肯定是因为锦园大酒店被查封整顿,这位杨书记沒地方乐呵去了才生气嘛,这么直白的暗示要是还听不出來,我们这几个人不是白在官场上混这么多年了么。

    一边想着,李伟强一边试探姓的说道:“杨书记,咱们羊山县穷乡僻壤的,肯定和锦园大酒店沒法子比,不过,锦园大酒店有的,咱们这里全都有……”

    一听李伟强这么说,杨小年这才脸色转暖,伸手在李伟强的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道:“呵呵,是吗,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李县长是一个很能干的好干部……”

    被他这么以跨,李伟强自然也是眉开眼笑,一直连连谦虚,在李伟强殷勤的招呼下,杨小年终于钻进了车子里面,一拉溜儿小车风驰电闪之间,往羊山县县委招待所驶去。

    中午,就算是沒有参加会议的县委县政斧领导也都赶到了招待所,陪同杨书记共进午餐,看的出來,杨书记的心情好像很愉快的样子,与大家谈笑风生,对于敬酒也是來者不拒,很给面子的喝起。

    但李伟强和高祥成以及其他几位有心人大都注意到,杨书记的目光,其实更多的是放在了拿着酒瓶,穿着枚红色服务员制服的年轻小女服务员的身上。

    他们发现,只要那位小服务员站在杨书记的身边,杨书记就一直都洋溢着那张笑脸。

    这个情况,让高祥成和李伟强的心里一亮,心说如果杨书记有这个爱好,那事情倒真的很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