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1章 伸冤告状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李霞也打來了电话抱怨杨小年,说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霍家三小姐是铁了心了,你最好还是给人家一个交代才是。

    杨小年有点气恼的说道:“我交代什么啊我交代,那个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在香港医院里面我还生病不能下床呢,是她招惹的我好不好。”

    “哼,你就嘴硬吧,反正这个事情你不给人家说清楚是不算完的,咱们不说她的事情了,你结婚让我帮着超办婚礼的事情,你不來谢谢我算是什么意思,把我当傻丫头对待呢,你等着啊,这笔账咱们有的算的……”

    儿子都有了,丈夫马上就要结婚,可新娘却不是自己,就算是李霞再看得开,尽管杨小年和陈冰婧的婚事是她一手促成的,可心里要说沒有一点疙瘩那也是自欺欺人,自己來了潞河,那和家伙居然躲着不见自己,李霞心里这股子邪火发不出來,也恨不得用牙撕了那个混蛋。

    可她见不到杨小年的人,就算是想咬他两口也沒有机会,于是,在立下的幕后指使下,站在台前和郑耀民等人谈判的郑耀民就受了大罪了,第一趟霍总和王总还都笑眯眯的很客气啊,怎么这一次两个人就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两张精致的小脸蛋儿面沉似水,把潞河市前期准备的工作褒贬的一无是处,这里也不合适那里也不行,倒好像是人家故意找茬子不想投资似得,眼看着这谈判就进行不下去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省里马运成副省长突然就带着人來了潞河市,潞河市和三佳集团正在谈判这么大的项目,省里表示关心也是正常的。

    一开始的时候杨小年说去羊山县视察,郑耀民还很高兴呢,这个时候也不能不给杨小年打电话,让他赶紧的回來,三佳集团本來就是他介绍给徐厚山的,可能他回來之后,能够影响到两位美女老总的态度也说不定。

    想想马副省长带來的关注,以及程子清书记委托马副省长转述的殷殷叮嘱,郑耀民就觉得现在自己已经骑到了老虎背上,就算想打退堂鼓都不可能了

    其实,郑耀民也不是沒有想过别的办法,甚至于也私地下联系了一些和他有关系的公司,实在是不行的话,那就让别的人來搞这个大项目,无非是市里面在政策上多给予倾斜就是了。

    可联系的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人家一听说他是想搞这种项目,不是委婉的说现阶段沒空,就是表示沒有兴趣,只有和他很要好的一个关系户说了实话:“老郑,你太看得起我了,你知道像这样大手笔的投入,需要有多少资产的人才能玩得起吗,能够随随便便抽出一百个亿做这种长效投资的人,本身沒有近千亿的身家,那是根本连想都不要想的,不要说十年规划了,就说五年、最短按三年计算地话,这样长期低回报率慢慢收回成本的投资,就足以令我这样的小公司破产一百回……”

    说这话的人是京城一家很有神通的贸易公司的大老板,据说手里头这几年倒腾的资产绝对不会低于两三百个亿,平时说话从來都沒谦虚过,这次居然自谦自己的公司是一家“小公司”,看起來,这个事情还真的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现在,郑耀民都有点怀疑,这个三佳集团,根本就是杨小年故意弄出來糊弄自己的,为的就是想要让自己支持他进行企业改制。

    企业改制应不应该做,从郑耀民心里也知道这个事情很应该做,但他却知道,自己就算是想做也力不从心,郑耀民不想做的原因有三点:第一个是因为自己是市委书记,而不是市长,这项工作应该是市政斧來承担的,第二个原因是做这种事情需要承担很多风险,搞不好是要被那些工人骂娘的,第三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企业改革,按照现行的办法无非就是承包给个人,让一批承包人消化不了的工人下岗,可这一部分人的生活费、遣散费是要政斧认账的,一直到了现在,财政局还仅仅的攥在曹福元的手里,自己掌控不了财政局,也就沒有办法落实这一根本问題。

    所以,郑耀民尽管对曹福元恨得牙根痒痒,也是毫无办法可想,不过,从这一点上,自己和杨小年倒是有着共同的目标和利益,现在郑耀民觉得自己对曹福元和杨小年都瞧不上眼,可又奈何不了这两个人,他也知道自己要是在中间横插一手,拉一个打一个的话,可能就会把市政斧这块铁板搞成碎玻璃。

    但是,自从上一次杨小年在常委会上不经意的秀了一下肌肉,倒是让郑耀民心生警惕,别到时候自己辛辛苦苦,给杨小年做了嫁衣吧,扳倒了曹福元,如果这个家伙冲上來的话,还不如曹福元在这个位置上让人省心呢。

    从心里來说,他是最不希望看到杨小年出风头的,但现在再马副省长的压力下,他也不能不打电话,先把杨小年叫回來再说。

    酒厂兼并,自然也是企改的一部分,他倒并不完全是为了躲开霍倩柔,实际上杨小年是把潞河市酒厂兼并羊山县酒厂的事情,当成了自己催动潞河市企业改革的战斗号角,这一次下县,出了秘书李阳之外,他把杭锦绣、王维岩这两个配合他工作的副秘书长全都带了去,郑耀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坐在县酒厂的会议室里面参加会议呢。

    台上,羊山县县长李伟强正在讲话,听到电话响起,杨小年起身走出了会议室去接电话,猛然就听外面楼梯处传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是好几个人同时往楼上跑的样子。

    接着,杨小年就看到从楼梯口冲上來一名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五个穿着便服、警服的男人,他们一边往前追,一边还压低了声音喊叫着:“站住……”

    跑在前面的那个女孩子长得很文秀,穿着一身绿色的邮递员的制服,手里拿着一顶大沿帽,脚上穿着一双平底的布鞋,白皙的脸上已经跑得一脸的汗水。

    这一幕,看得让人感觉很诡异,看着这个场景,杨小年不由得就是一呆,小姑娘见前面也有人,吓的“啊”的惊呼一声,随即惶急的说道:“我求求你,不要拦我,让我进去找杨书记……”

    听着他的话,杨小年心里更愣,心说这女孩子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进去找杨书记。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一个警察已经快步冲了过來,低声喊道:“拦住她,她是进去找杨书记告状的……”

    杨小年想了想,却侧开了身子。

    小姑娘气踹嘘嘘的从杨小年身边跑过去,一头撞开会议室的门跑了进去。

    这边,杨小年继续和郑耀民通着电话,刚跑到他跟前的民警却急的连连顿足道:“坏了……坏了……他跑进去啦……张所,咱们还追吗。”

    他身后面那个瘦高个的警察气呼呼的说道:“人都进去了,还追个屁啊,咱们现在外面等着吧,这顿骂是少不了了……妈的,不被撤职就算是好的。”一边说着,他就瞪起眼,冲杨小年喝道:“你干什么吃的,不给你说让你拦住吗,你为什么把人放进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我给你说这个事情上面要是追查下來就是你的责任……”

    杨小年微微蹙眉,却依然还是给郑耀民说了两句之后才收起了电话,随口问道:“什么就是我的责任,你们是干嘛的。”

    “不是你的责任还是谁的责任,看你这个打扮,肯定是厂办公室的是不是,今天市里面领导在你们厂开会你知道吧,那女的是进去找市里领导告状的,你不拦着他这还不是你的责任。”

    “告状。”杨小年微愕,看了看那警察问道:“她告谁。”

    “你说她告谁啊,告李县长呗,……我说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啊,还不进去看看里头怎么样了。”那人随口回答了一句,可能马上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脸上的神情就讪讪的很不好意思。

    “哦,那我进去看看。”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回走。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着会议室里面一阵大乱,男人的喊叫声,女人的哭喊声响成了一片,杨小年还沒有走到门口呢,刚才冲进去的那个小姑娘已经被两个人扯着胳膊拥了出來,在他们这些人的身后,还跟着羊山县政斧办的一帮子男女,政斧办公室主任韩东來那张胖脸上满是汗水,“你们怎么搞的,都不想干了是不是,王局长,你们的人不是楼上楼下都有么,怎么把人放进來的。”

    “韩主任,我马上让人把人带下去,马上查明白情况之后向您汇报……幸好杨书记上厕所了,要不然……”羊山县公安局局长王怀青穿着便衣也在会议室里面呢,这个时候铁青着脸一个劲儿的给韩东來说好话。

    但他正说着的时候,一闪眼,猛然就看到杨小年正站在门口左边的走道上,冷着脸正看着他们呢。

    “不要……别赶我走……各位领导,我们家实在是冤枉啊……你们行行好,就让我给实力來的大干部说说吧……”被人抓着两只胳膊往外拖,那小姑娘却依然在拼命的挣扎着,脚上的鞋子已经掉了一只,可她穿着白袜的小脚依然用脚尖紧紧的勾抓着地面,尽最大的努力,希望能够抵得住被人往外拖拉的力道。

    但她一个弱女子,又哪里能够扛得住两个大男人往外拖的力气,尽管她使劲的下坠着身子,却依然被人从门里面拖到了走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