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8章 误会啊误会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还愣着干什么,快叫杨叔叔……”张逸和杨小年、陈冰婧握手问好,然后又给老婆介绍杨小年、陈冰婧他们认识,看到儿子傻愣着站在一边不知道招呼人,一转脸带着一丝威严喝道。

    “杨…叔叔……”张翰沒见过杨小年,但却知道杨小年的身份,见到这位年轻的一塌糊涂的小伙子,居然就是这些天被人热议的杨书记,他心里正在惊讶呢,被老子一眼瞪过來,赶紧张嘴叫了一声,却感觉万分的别扭。

    这人不见得比自己大吧,怎么就成了自己的叔叔了呢,“叔叔”这两个字,好像很难叫出口啊。

    “哦,这位是……”听到旁边那个小伙子叫自己叔叔,杨小年也觉得挺别扭的,赶紧笑着问了一声。

    张逸就叹了口气:“嗨……这是我儿子张翰,长这么大了就知道混吃混喝一事无成,我看见他就烦,这小子自己在外面做生意,一般也不回家,今天凑巧了回來看看,他妈非要把他给带过來……”

    “呵呵,张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孩子自己想干点什么,你这当家长的应该支持才对啊,再说了,干咱们这一行的又不时兴接班……”杨小年笑着说了两句,几个人一碰头,寒暄了两句就一起上楼,张逸早就订好了包间,和杨小年并排往楼上走,陈冰婧和徐熙颜、张翰三个人在后面跟着。

    一边走着,张逸心里还在想呢,曾经好几次自己见过杨小年和程书记的闺女在一起,原來还以为他们两个人有戏呢,谁知道居然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一次陈冰婧从省里下來,档案最先就是到的组织部,当时看到她档案里面填的是山城人,这才想起了她是陈爱忠的女儿,在见到杨小年的时候自己就顺口问了一嘴,哪知道杨小年居然说陈冰婧是他未婚妻,一來自己和陈爱忠也算是老相识了,二來就算是看杨小年的面子,也应该给陈冰婧接接风,结果,才有了今天晚上的这个饭局。

    谪仙楼的二楼有十几个单间,因为觉得人少,张逸当时只不过是让人给安排了一个小包间,几个人往里走的时候,就听着隔壁大包间里面大呼小叫的,好像里面的人已经开场了。

    进了包间之后,张逸要了两瓶白的一瓶红酒,安排服务员上菜,张翰从最初的尴尬之中早就已经醒过神來,这家伙不愧是做生意的人,别看年轻,倒是久经考验,端着杯子不时地给杨小年和陈冰婧敬酒,张一个徐熙颜自然也陪着喝了几杯,几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气氛倒是很热烈。

    中途,徐熙颜起身上厕所,陈冰婧看她好像不胜酒力的样子,怕她出什么事儿也陪着一起出去。

    比较巧的是,在他们隔壁的包厢里面吃饭的那帮子人,是市局的副局长牛新田和政治部主任付玉琴等一帮子干警,徐熙颜和陈冰婧从洗手间里面回來的时候,大包间的房门正好被人拉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肩膀正好撞到了徐熙颜的身上,把徐熙颜撞得往后退了好几部,差一点就摔在了地上。

    本來这些都是小事,在饭店里面吃饭,有的时候人多拥挤,撞一下或者踩到脚的事情常有,道个歉也就是了,沒有人会认真计较这些事情,可这位仁兄当警察别的沒学会,倒是练就了一身臭毛病,撞了人之后不仅不道歉,反而一张嘴就是带骂的:“哟……干他妈什么啊,你怎么走路的,眼睛长腚沟子里面去啦。”

    他这么一说,徐熙颜自然也不愿意了,好歹人家也是市委常委的老婆,平时出门那也是很受人尊重的,“你怎么说话呢,明明是你撞了我,你怎么反倒骂人呢。”

    男人一身的酒气,醉眼迷离,也不知道是沒看清楚人,还是根本就不认识徐熙颜和陈冰婧两个人,一听到对方还敢责备他,不由的横眉立目道:“骂你……骂你怎么啦,要不是看你是女的,老子还想踹你呢,滚他妈一边去,老子急着去放水,沒工夫搭理你……”

    说着,他伸手一推徐熙颜,接着就想往前走,徐熙颜被他推得一个趔趄,要不是陈冰婧在一边扶着这回肯定得摔在地上。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撞了人你还有理啊。”他这种态度,把陈冰婧也惹火了,再说了,自己陪着徐熙颜出來,要是任凭她被人欺负,事后说起來也不是个事儿啊,所以,陈冰婧一边扶着徐熙颜,一边也责备了那人一句。

    “我……他妈的,今天怎么是人不是人就敢和老子过不去啊。”这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脑袋,好像认出了陈冰婧似得,抬手指着陈冰婧说道:“咦……你是哪个……那个新來的陈什么是不是,我说那娘们儿怎么这么大胆呢,居然敢挡着我的路,原來是你再给她撑腰啊,你是常务副局长怎么啦,以为他妈我会怕你啊,要不是你那张脸蛋子长得漂亮,你凭什么当得这个副局长,一个黄毛丫头,你除了会陪人睡觉,你知道怎么办案子,你知道……”

    这家伙满嘴喷粪,越说越不像话,陈冰婧那张精致的面孔马上就黑了起來,这人虽然喝醉了,但说出來的话都带这刺呢,很明显是不服气自己坐上了常务副局长的位置,陈冰婧就沉声问道:“你认识我,你也市公安局的。”

    “是又怎么啦,我给你说,既然我敢说,我就不怕你……”那人哼了一声,伸手想把陈冰婧推开,陈冰婧右手挡开他的手,下面一脚就飞了过去,陈冰婧脚上穿的尖头的高跟鞋,狠狠地正好就踢上了他小腿的迎面骨。

    对于这种个人,实在是沒有什么好说的。

    “啊……你他妈敢踢我,我揍死你个卖*货……”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又冲了上來,陈冰婧冷哼道:“既然这样,那可就不要怪我了……”最里面说着,陈冰婧的手脚可沒有闲着,伸手抓住了他打过來的手掌使劲一拧,然后一转身子把他背起來一个背摔,那家伙一百多斤的身子就飞了出去。

    沒等他爬起來,陈冰婧就走了过去,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

    刚才这家伙叫的那一声声音很响亮,他包厢的门沒关,里面和他一起吃饭的那些人听得很清楚,陈冰婧在他肚子上踹到第三脚的时候,大包厢里面已经摇摇晃晃的出來了好几个人,这几个人一边往陈冰婧的身前走,一边还大骂道:“住手……这他妈谁家的母驴沒拴住啊,居然跑外面撒野來了……小张小王,你们去给我把他铐起來,居然敢袭警……”

    陈冰婧愤然一转脸,那人看到陈冰婧那张满是黑线的连顿时就是一愣:“呃……原來是陈局长啊,怎么,你也來吃饭啊,呵、呵呵……巧了,实在是巧了啊,那个谁……你不认识啊,他是咱们局经保处的小方、方靖江,你们怎么打起來了。”

    “牛局长。”看到牛新田,陈冰婧也不由愣了一下,然后再往后完了看那几个穿着警服的小伙子问道:“你们都是一起的,你们谁带着铐子沒有,把地上这个人先铐起來带局里去……”

    “陈局长,这……这就不必了吧,我们都看到是你打的人,带到局里去只怕也不好说吧,肯定是误会,是误会是不是,呵呵,呵……”听到陈冰婧要让人把方靖江铐起來,牛新田眉头皱了一下,话里含着话的说了一句。

    “是啊陈局,你刚來还不了解,他们这帮子小子就这个样,喝点酒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都是自己人,我看……”这个时候,政治部主任付玉琴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來,喝的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面堆满了笑容,伸手拉着陈冰婧的手往后走了两步,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陈局,不是我多嘴啊,你刚來有些情况不掌握,等小方就醒了我让他给你赔个礼道个歉,我看还是算了吧……”

    付玉琴这个女人是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级别和陈冰婧一样,都是副处级,自认为自己说话了,陈冰婧怎么都要给自己一个面子。

    哪知道陈冰婧甩脱了她的手,冷着脸问道:“付主任,我有什么情况不了解的,你知道方靖江都干了什么吗,这中间有什么问題你最好说清楚……”

    “嘿嘿……他就那张嘴臭,陈局,咱们不和他一般见识……”这个时候,牛新田也走了过來,笑着说了一句,付玉琴就转头瞪了他一眼,但她这个动作,却更让陈冰婧觉得厌恶,“刚才方靖江骂我的那些话你们都听到了是吧,是不是你们和他一样,也是在心里这么想的。”

    “陈局,你这是什么话啊,难道你作为局长就能随便打人,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一出门就看到你踹人呢……”牛新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话里的意思却很恶毒。

    徐熙颜邹了邹眉说道:“你这个同志怎么说话的,根本连是什么事儿都不问清楚就说别人打人。”

    也该着他倒霉,居然连组织部部长的老婆都不认识,一听徐熙颜说话,牛新田就不乐意了,一转头,恶声恶气的说道:“去去去,一边去,我说你算是干什么的,这个事情都是因为你才引起來的,我还沒找你呢,你到自己送上來了,再多说话,信不信我先让人铐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