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6章 到底谁算计了谁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郑耀民说完了之后,又是李汝康赤膊上陈,开口就提郑书记如何如何,中心思想只有一点,那就是这个领导小组的组长非郑书记不能胜任。

    从李汝康的神态上看,好像一点儿都沒有受到党纪处分的影响,他的脸色还是那么淡然,那么阴沉,但在座的都是人精,却知道这家伙表现的这么积极,正是因为受到了处分之后,他不得不靠的郑耀民更紧。

    他这么一说,别人自然也沒法子反对,你可以在心里不服郑耀民,但你总不能公开表示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吧,人家本身就是一把手,不管他称职不称职,能力有多大,一把手就是一把手。

    组长的人选定下來之后,作为市长的曹福元自然而然就成了常务副组长,然后是杨小年薛世义、王珺等人为副组长,同时,王珺还兼任工作组的秘书长,工作组的副秘书长是市府副秘书长史云,成员有金湖区区长魏长生、临河区区长丁玉荣、工业园区主任徐成哲以及经贸委、国土局等一些部委局办的一把手。

    这些问題都落实清楚之后,郑耀民又笑眯眯的开了口:“当然,这个工作组的架子是拉起來了,但具体工作毕竟还是要有人具体负责嘛,我提议,工作小组下设办公室,由杨书记兼任办公室主任,工作小组联合办公室就设在市委这边,副主任和成员就由杨书记推荐吧,杨书记,全市的干部随你挑,但这个工作你必须做好……呵呵,杨书记,下面你说说。”

    杨小年心说我正琢磨着要掌握这个话语权呢,郑耀民就主动给我送上门來了,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稍微一琢磨,杨小年马上就明白了郑耀民的意思,现在他和三佳集团谈不下去了,所以才弄出了这么一个工作小组,但既然他是这个工作小组的组长,那和三佳集团谈判的事情肯定还是要以他为主,别人也不过是挂个名,喊得响亮并不一定真出力。

    而他在领导小组之下再设立一个办公室主导此事,让自己任办公室主任,也就等于把这个活儿交到了自己的手里,所以才有刚才那句“全市的干部随你挑,但这个工作你必须做好”这句看似玩笑的话。

    但办公室又设在了市委,其实这就等于在明着告诉自己,工作随便你怎么干,但你必须是在市委的领导之下开展工作的,到时候出了成绩我分一杯羹,出了问題我拿你试问。

    “这。”杨小年脸色有点为难的看了看郑耀民,这才说道:“郑书记,这段时间我都在研究咱们市企业改革的事情,只怕是精力有限,不堪重任,是不是您再换个人來做这个办公室主任,招商引资发展经济虽然是我这一块儿的事情,但企业改革这一块也很重要,当前也算是我市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我这可不是推卸责任啊,我主要是怕精力有限,影响了您的工作布局……”

    企业改革很重要,但是不是就非要现在马上就要开始搞,晚一个月有什么问題吗,可能也会有,但绝对沒那么严重,杨小年这么说,明着是说自己忙不过來,不愿意接受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任命,别人不知道内中的原因,郑耀民却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是在跟自己谈价还价呢。

    全市干部任凭你挑选都打动不了你,你还想怎么样呢。

    就在这个时候,王珺笑着开口了:“杨书记,郑书,记说的这个是咱们全市的大事,您说的企业改革也算是当前咱们市亟需解决的问題,反正这两摊子事儿都是您在负责,不管什么时候开始启动,早早晚晚也都是您的事儿,您就是想推也推不出去的,其实,这两件事情说起來相辅相成,是可以放在一起做的,金湖区改造牵扯到了工业园区的搬迁问題,而企业改革也涉及到了一部分位于市内的企业迁入工业园区的事情,这两件事情之间关系密切,有时候是不能分开看的,我看,不如您把这两件大事放在一起來抓,这样说不定还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这个话,明着是在帮着郑耀民说服杨小年接受担任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这一职务,其实暗中则又是在帮着杨小年,把他不好意思明说的话说了出來。

    自从上次的常委会上,这女人就明着按着偏袒自己这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作为市委秘书长,她本來不是应该坚定的站在郑耀民一边的么。

    听着王珺的话,郑耀民的嘴角不自然的就抖动了一下,心说这女人怎么老是在关键时候帮倒忙啊,你这是在劝杨小年接受我的安排啊,还在在帮着杨小年抬高价码,企业改革本來就是政斧那边的事情,这可是很出力不讨好的一件事儿,凭什么要和引进三佳集团的事情掺乎到一起。

    “嗯,王秘书长这个主意好,我看这两件事情是可以放在一起來办。”就在这个时候,薛世义开口声援王珺,其实也是在支持杨小年。

    张逸这个时候也笑呵呵的说道:“我也同意王秘书长的观点。”

    “同意。”陶宗夫笑着说了一句,低头继续抽烟。

    你同意什么啊你就同意,我让你们发表意见了吗。

    看这个架势,只怕马上就会演变成那天下午常委会上的一幕,郑耀民咬了咬牙说道:“我看这么办也很好,就这样吧,这两件事情都交给联合办公室來办,杨书记你就不要再推迟了,你看看你需要什么人手,尽快报上來,让我王秘书长以市委的名义发个文件,这个办公室虽然不是常设机构,只怕也会存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大部分人都是兼职,但一些专职的人员还是需要配备的,有什么需要,请王秘书长安排解决……”

    “那好,既然郑书记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再客气了,不然的话人家会说我沒有一点组织观念呢,其实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服从组织安排本來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奶奶的,这个会是沒法子再开下去了,再开下去的话,只怕会把自己气死,但这时候杨小年已经在开口说话了,自己总也不能站起身就走,无可奈何之下,郑耀民也不能不耐着姓子听着,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是算计了杨小年,还是被这小子算计了。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离开了你这个市委大管家我可是寸步难行,刚才郑书,记不是已经说了么,缺什么都让我找你,我看就只好委屈一下王秘书长,这个副主任的位置你是一定要坐的。”杨小年现提出了薛世义为副组长,接着话风一转,马上就把眼神又盯在了王珺的身上,他说出的理由也很充足,还扛着郑耀民的大旗,容不得王珺不同意。

    然后,杨小年又点了几个办公室成员的名字,无非还是丁玉荣、魏长生、林慕农、徐成哲、徐厚山、朱金昌、于海水、杭锦绣、史云、曹雨秋、岳成等人,只不过多出了杜家庄镇的书记王道明、镇长蔡同云等人,至于下面的科员、文员等等,自然不用杨小年艹心,让杭锦绣和史云过來,就是干这个事情的。

    杨茂祯虽然受了处分,但却依然稳坐在市政斧秘书长的宝座上,有他挡在那里,史云这个副秘书长在市政斧一时半会也捞不到什么实权,现在把她放在工作组里面,上面打着郑耀民的旗号,下面有自己的大力支持,对于她尽快熟悉潞河市的情况,树立自己的威信还是很有帮助的。

    散会之后,郑耀民就把王珺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面去,至于两个人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但从表面上看,好像郑耀民对王珺这个秘书长很重视,而王珺也和郑书记走得比较近。

    今天的会议上,最失落的一个人是曹福元,一直以來,他都是潞河市的主角,就算在常委会上,不管是谁当书记,也都不敢小觑了他。

    但是,自从这次生病出院之后,他就感觉自已这个市长再也找不到那种原來的感觉了,杨小年虽然也沒着意抢他的风头,可他的确已经盖过了自己,这一点毋庸置疑,别说是在政斧这边,就是在常委会上,这个小年轻也已经变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要说他來了也沒有多长时间,也沒有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不管是原來支持自己的,还是支持郑耀民的人,现在居然开始转而大力的支持杨小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一时之间还想不明白。

    难道就因为杨小年來了潞河之后就耍愣头青,第一天拿下了刘恒林,再然后又抓了李康平,这有什么啊,等到他碰的头破血流他就知道厉害了,还有啊,企改这一块的问題较多,一个不留神,那可是牵扯到千千万万职工切身利益的大事情,自己懒得插手,乐得让杨小年去瞎折腾,别以为钢窗厂的事情他给解决的不错,可钢窗厂本來就不是真亏损,搞起來自然容易得多,这个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

    可其他的厂子就不同了,国棉、电厂、化肥厂等等,这些都是大中型的国有老企业,那个厂子沒有三五千人,这些厂子现在全指望着贷款过曰子,离开了贷款马上就揭不开锅,工人虽然已经采用“停薪留职”、“两不找”等方式挂起來了一批,可安置起來要比钢窗厂费事的多,也很难达到钢窗厂那种效果,我都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把企改这个事情推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