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2章 愈演愈烈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等到了办公室之后,杨小年还在为这个事情不高兴呢,哪知道刚坐下沒多长时间,信访办主任梁宪文就一脸苦笑的走了进來:“杨市长,我……我有个事情想向您汇报……”

    “你说什么。”等他听完了梁宪文的“汇报”之后,也禁不住苦笑起來,心说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原來一大早梁宪文还沒到办公室,就被张锦园的小女儿张珊珊拦住了,张珊珊正儿八经的交给了梁宪文一封信,信中反映了昨天晚上发生在锦园大酒店的事情,对自己被停止、酒店里四名保安被抓的事情提出了申述,信的最后说她希望信访办能够尽快给她一个说法,不然的话她将去省里上访,这可不算是越级。

    “市长,您看看……”梁宪文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封上访信放倒了杨小年的桌子上,然后才小心翼翼的低声道:“张珊珊说,这个事情是郑书记亲自处理的……”

    杨小年抓起了张珊珊写的上访信看了一遍,发现这封上访信居然被张珊珊写的跟公诉材料似得,不仅仅把事情的经过说的很详尽,同时也对某些官员权大于法、随心所欲地入人以罪的行为提出了质疑,最后的要求,则是请求市委市政斧能够释放被抓的那四名保安,取消对她停止职务在家反省的处理决定,对相关责任人依法处置。

    杨小年看着也不由得苦笑,心说张锦园这个女儿不愧是在检察院上班的,摆事实讲道理一板一眼的,就是这个行为有点过激。

    对照着张珊珊在心中述说的事实经过,再结合着今天早上李霞给自己说的信息,杨小年很快就得出了结论,昨天发生在锦园大酒店里面的事儿,还真的不能怪这个张珊珊生气。

    昨天晚上,因为有个案子需要加班,张珊珊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她把车子停在了大酒店的门前,刚走到大酒店的门口,正好就遇到三佳集团的那些人喝得东倒西歪的从酒店里面出來,一个叫陈家胜的香港人看到张珊珊身材苗条,长相漂亮,估计是判断错了形式,还以为张珊珊是那种在香港酒吧常见的夜店女呢,就凑上去说想和张珊珊交个朋友什么的,最后看到张珊珊不搭理他想走,居然还骂骂咧咧的动起了手脚,被张珊珊推开之后,另一个叫黄汉生的人上去帮忙,抱着张珊珊的腰,让陈家胜在张珊珊的脸上打了两巴掌。

    这么一來可算是捅了马蜂窝,门口的保安听到张珊珊的哭叫之后跑出來,对着陈家胜和黄汉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等到在前台签字打白条结账的徐厚山听到情况不对劲跑出來的时候,那两名香港人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躺在了地上。

    张锦园听说宝贝女儿受辱,自然也是怒不可遏,打电话报警,想让警察过來把在他酒店门口耍流氓的这帮人抓走。

    等到张锦园和徐厚山照了面,一开始的时候徐厚山并沒有和张锦园说这是郑书记请來的客人,却拿自己商贸委主任的身份压迫张锦园,这就更加让张锦园心里恼火,來出警的派出所民警平时沒少得了张锦园的好出,可又不愿意开罪徐厚山,也只能在中间和稀泥,让两个人私下里协商解决。

    这么一來,徐厚山又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堂堂的经贸委主任,正处级的干部,在民警眼里居然被当成了和张锦园这个民营老板一样的货色,于是他一个电话敲给了郑耀民,言语自然是藏着掖着,怎么有利于自己这一边怎么给郑耀民说。

    郑耀民亲自赶到了锦园大酒店,原本觉得自己和张锦园的关系还不错,想着让张锦园给香港客人道个歉,然后把打人的几个保安先抓起來做做姿态,先哄着香港客人别闹事儿,能够顺顺利利的和三佳集团签订投资合约就行了,其实也沒想把张锦园怎么着。

    这边张锦园知道了这帮子人是郑书记请來的投资商之后,尽管心里不舒服,可也必须要给郑耀民一个面子,哪知道他那个宝贝闺女张珊珊不乐意了。

    张珊珊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沒错认错,这一來就激怒了郑耀民,当场宣布张珊珊停职检查,并命令派出所的干警抓人,并扬言一定要把打人的保安绳之以法。

    这么一來,派出所出警的警察自然也不敢再和稀泥了,当着张珊珊的面就抓了那四个帮着他打人的保安。

    张珊珊这个小姑娘刚出校门,虽然说不上是愤青,但却还沒有接受过多少社会的磨砺,昨天连夜捣鼓出來了这么一封上访信,一大早就堵在了梁宪文的门口,说她知道法律,要逐级上访,市里解决不了她就去省里,省里不给解决她再去京城,非要和郑耀民打官司不成。

    她也不想想,你在潞河市告市委书记,谁敢接你这个案子,但梁宪文看这小姑娘很认真的样子,还真怕不接她这封信,她会真的去省里上告,所以也只能苦着脸接下來之后赶紧跑过來给杨小年汇报。

    反正杨市长分管信访,想怎么办您看着來就是了,这个烫手的山芋我是扔出去了,杨小年又怎么能够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在暗骂梁宪文滑头的同时,也觉得这个事情不大好处理。

    三佳集团原本就是自己捣鼓过來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从杨小年的心里,倒是觉得应该严格依法办事,不管他是哪里人,只要是违反了法律,就要受到相应的制裁。

    但自己推翻郑耀民的决定,先不说有沒有这个权利,就郑耀民那一关也过不去。

    可这个事情自己要是不管不问,只怕潞河市还真沒有第二个人敢插手的,如果张珊珊真的跑到省里去告状的话,丢面子的可不仅仅只是郑耀民一个人,而是整个潞河市班子集体,再说了,本來自己就已经让李霞联系了张锦园,开发金湖的这个计划里面,也是需要张锦园出一把子力气的。

    现在三佳集团的人这么一闹,还怎么跟张锦园合作。

    可自己本來就在三佳集团來投资这个事情上面图谋甚大,现在就站出來和郑耀民过招,可就全盘打乱了自己的计划,这封信在梁宪文的手里是个烫手的山芋,可落在自己的手里却就变成小火炉了,处理不好的话,可能会把自己给烤焦。

    想了想,杨小年就开口问道:“那个张珊珊现在在哪里呢,是回家去了,还是在你信访办呆着呢。”

    “回……回家了,说等着咱们处理的消息,三天之后要是沒个说法,她就去省城。”梁宪文看了看杨小年的面色,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本來张珊珊是不想走的,可为了先把张珊珊劝走,这个需要三天的时间调查回复的话是梁宪文自己说的。

    杨小年沉吟了一下,把那封信折好重新放回了信封里面,站起身说道:“这样啊,你跟我走,咱们去给郑书记汇报一下……”

    听着杨小年这句话,梁宪文的脸顿时就紫了,心说你去汇报就是了,干什么还要扯上我啊。

    正打算出门呢,杨小年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來,接听之后,杨小年的脸顿时就黑了,电话是于海水打过來的,说昨天被抓的几名保安有一个人跳楼自杀,现在已经被送到医院里去了……

    省纪委调查组莅临潞河市的时候,潞河市委常委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的议題就是公安局粗暴执法,殴打犯罪嫌疑人的事件。

    看着桌上的材料,杨小年不由得蹙紧了眉头,昨天晚上锦园大酒店四名保安被带回公安局之后,赵文举就亲自接手了这个案子。

    眼前这几份材料是赵文举递上來的,上面有几名保安的证供,证实了张珊珊让他们殴打香港人的事情,又有公安局参与审查干警的材料,写明了在审讯过程当中并沒有刑讯逼供等不合法的程序,那名保安队长还牵扯到别的案子,是心怀畏惧才从三楼翻窗户跳下來的,从初步审理的情况來看,锦园大酒店已经可以确定还存在组织、胁迫、容留妇女卖银等等严重问題,现在公安系统正在调查取证中。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可能像李霞或者是张珊珊说的那样,仅仅只是让郑耀民觉得沒了面子吧,要不然的话,赵文举怎么会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张锦园呢。

    从公安局的审讯方向,和那几名保安交代的情况來看,赵文举这是想把张锦园连根拔起。

    不就是因为一点小事情引起的争吵斗殴吗,怎么就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了呢,自己到医院里面看望摔伤的那名保安的时候,于海水和罗向阳给自己说的话却和这几份材料上面说的并不一致。

    杨小年知道,此时此刻的潞河市,不仅仅只是市委会议室里面硝烟弥漫,公安系统内,于海水、罗向阳和赵文举的争斗只怕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但现在,贯彻着赵文举意见的材料送到了常委会上,则无疑说明赵文举依然在市局内占据着上风。

    烂泥扶不上墙啊,。

    看着这一幕,杨小年不由的微微摇头,一个局长一个政委,在自己的支持下,居然这么长时间搞不定一个常务副局长,这种情况还是很罕见的。

    当然,杨小年这么想,也并不是像袒护张锦园,锦园大酒店里面暗藏猫腻,杨小年是亲自见识过的,但这种事情几乎每一个大酒店、娱乐场所都有,查是查不净的,这需要从根源上下功夫。

    但只要一经发现,该查处的那就一定要查处,但像这种为了打压而查处的手段,杨小年却不大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