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1章 意料之外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杨小年笑着说道:“是的,我同意秘书长的这种说法,现在看來,工业园区那块地好像一文不值,放在咱们手里是个包袱,交到三佳集团手里是个累赘,如果开发的不好,到最终还是我们市政斧的麻烦,这就需要在和三佳集团面谈的时候注重一定的技巧……”

    看到杨小年洋洋洒洒,口若悬河一般,蓝天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杨市长,现在是咱们有求于三佳集团,并不是人家求着咱……”

    “是吗。”一边说着,杨小年就看了一眼郑耀民:“蓝部长,你说郑书记引进三佳集团是求着他们來的,我可不是这么认为。”

    果然,随着杨小年这句话,郑耀民的脸上就闪现出一脸的怒气,心说蓝天你这都他妈说的什么啊,你个王八蛋不会说话就别说,沒人把你当哑巴对待的,就算是我想求着三佳集团到潞河來投资,你也不用说的这么不堪吧。

    今天蓝天这家伙很不上路,倒是杨小年,很出人意料的赞同自己的观点,看样子也是在为了促进三佳集团落户潞河真心实意的出主意,就算他是想借着这个事情,达到他上次在常委会上提出的那个企业改革的事情又怎么样呢,在潞河市,他想做点什么,还不是一样要看自己的脸色。

    看在你这么识时务的份儿上,你想搞那个什么企业改革的事情就去搞吧,如果曹福元和你唱反调的话,我也尽可能的可以支持支持你……呵呵,反正行政上的事情本來就是政斧那边的事儿,你们两个掐起來才好呢。

    想到这里,郑耀民就很不高兴地咳了一声,沉声道:“你别说话,我看杨市长的话还沒有说完嘛,杨市长在枣园市开发区的时候,可就把一片荒地拍出30万一亩地的天价的,以我看,工业园区那片地怎么用,杨市长肯定早就胸有成足,我们何妨再听一听杨市长的高见,到时候和三佳集团谈起來,也可以增加一些胜算……”

    薛世义看了看郑耀民,笑了笑说道:“三佳集团财大气粗,除了开发金湖区那一片地之外,或许还有其他的什么项目也说不定,我记得杨市长在开发区的时候,可不仅仅是把荒地拍出了天价,好像在招商引资方面,杨市长也有过人之处,为了促使三佳集团落户潞河,我看到时候和三佳集团谈判的时候,应该让杨市长参加,凭杨市长的手段,不难让她们再多拿出几资格个亿的资金嘛,呵呵,大家说说是不是这样子。”

    听到他这么说,郑耀民不由得就沉了脸,杨小年就赶紧笑道:“呵……薛市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不知道招商引资这种事情,其实最讲究的还是要看咱们潞河市的硬件和人脉,所谓的硬件,就是看咱们能够给人家三佳集团提供什么样的条件,郑书记是咱们的班长,潞河市的一把手,他亲自和对方商谈才能临机决断对方提出來的一些事情,至于这人脉嘛……人是郑书记引进來的,人家自然也是看着郑书记的面子才肯到潞河來的,如果换了人去谈,效果反而不好,到时候要是我从三佳集团口袋里掏不出钱來,到时候面子上可不好看……呵呵,所以说啊,这么重大的项目,也只有郑书记亲自去谈才合适。”

    他这么说,听上去倒是很有道理,郑耀民听着心里高兴,王珺等人也都跟着轻轻点头,李汝康和任广平不由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相视苦笑,心里在想什么不言自明。

    这家伙幸好原來和郑书记有仇,要不然的话还有咱这些人过得,你看这小马屁拍的,可真是肉麻的很呢。

    “薛市长说的不错,杨市长说的更有道理,这个项目关系到咱们金湖区新城改造,关系到整个潞河市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和潞河市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紧密相联……按照三佳集团的设想,是要对整个金湖区重新规划、重新建设,把原本陈旧的居民区改变成繁华的商业区,那这个地方本身的价值可就完全改变了,不仅仅如此,建成之后的金湖商贸区就成了三省的五金、建材、服装批发中心,以及旅游、美食、休闲娱乐中心,每天进出我市的流动人口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些人在潞河市吃喝住行,又会带动消费,增加市民收入,这个前景想想都让人振奋,其他的的商家看到这种情况,也会着眼于我们潞河地区,工业园那块地皮曰后也势必会大大的升值,我看咱们倒是不必急于把它出手,留着等几年之后潞河市的经济腾飞起來,我看这片地皮绝对会供不应求,咱们现在就应该把潞河市市区、市郊的广大地域纳入统一考虑,不要急功近利,至少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梦想……”

    郑耀民刚才还想听听杨小年对工业园区这片地的打算,但被薛世义插了一杠子,现在倒是不想在听他说话了,别再说着说着,被杨小年这家伙绕进去,自己还是稳扎稳打,先把三佳集团这个事情搞定了再说吧。

    郑耀民的话很鼓舞人心,大家显然都想象到了,把金湖区开发成他描述的那个样子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就连曹福元也忍不住都点了头,第一次沒有和郑耀民作对,郑耀民笑盈盈的点了一颗烟,环视大家一圈,连连微笑道:“大家都表表看法嘛,我个人认为,无论如何都要拿下三佳集团这个项目,咱们大家都要齐心协力,把这个事情当成咱们潞河市第一等的大事來办,现在,咱们要先把咱们能够准备的硬件全都准备好,第一就是要给三佳集团的考察人员留下一个好的印象,绝对不准许出现影响大局的事情……”

    任广平不失时机的打击曹福元,讨好郑耀民:“几个厂子的问題就把我们纠缠了大半年,工人上访、财政吃紧,其实这些问題,部分生产资料价格上扬是一个原因,大部分还是人为,潞河市总体形势还是不错的,只要咱们抓住这次机会,咱们潞河市就会一飞冲天,这些问題也都可以迎刃而解……”

    “是啊,一条一级公路,一个金湖商贸城,这两个事情要是搞好了,最起码潞河市可以往前赶超十年,虽然比不上济海和黄海,但在全省占据前三还是不成问題的。”蓝天也赶紧笑着拍马屁。

    这样的会议,本來就是郑耀民想想大家炫耀一下自己的成绩,同时警告其他人不要坏了自己的好事,有杨小年的大力支持,又两三个马屁精在一边上劲儿的吹捧,郑耀民很高兴,会议开的也很轻松。

    散了会之后郑耀民摆宴,和大家在一起喝了几杯,自然是有个和光同尘的想法在里面,但他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他到家之后沒多长时间,就接到了徐厚山的电话,说三佳考察团的人出事儿了。

    这一下子,郑耀民就跟火烧了屁股一般,马上就蹦了起來:“怎么回事,徐厚山,我不是给你说了,考察团的事情你全权负责吗,你是干什么吃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徐厚山赶紧解释道:“书记,下午我陪着考察团的人去了金湖那边实地考察,晚上安排他们在锦园大酒店吃的饭,考察团的两个人喝高了,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张锦园的三闺女,那两个人就给她开了几句玩笑,结果大酒店的保安围上來就把人给打了,后來张锦园那个倔老头子又叫來了警察,非要把人给抓起來,三佳公司的那帮子人又说咱们潞河市的治安环境不好,吵吵着今天晚上就要离开……书记,那帮子警察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我都说了这些人是來咱们潞河市考察投资的香港客商,可他们居然不给我一点面子……”

    听到徐厚山这么说,郑耀民也不由的就是一愣,张锦园是本市最大的民营企业家,他那个三闺女去年秋天大学毕业之后,还是找了自己才被安排到了检察院去的,据听说他这个女儿很漂亮,但人自己并沒有见过,想必是三佳集团的那两个人说的话也不好听,这才惹火了张锦园酒店里面的保安。

    事儿不难想明白,八成也不怪张锦园,可现在这老家伙心疼闺女,闹了这么一出,显然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三佳集团的这些人今晚上真的离开潞河市,跑到那两个美女老总的跟前胡说一番,把投资的事情给搞黄了,那自己的一腔心思可就白费了。

    “胡闹,你给带队的警察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让他们把打人的那几个保安给我抓起來,我倒是要问问张锦园,谁给他的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让手下的保安随便打人,让他给三佳集团的人赔个礼道个歉,你再好好的安抚安抚他们,一点小误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影响到三佳集团落户潞河的这件大事……”说到这里,郑耀民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样吧,你们在那里等着,我这就过去。”

    这个徐厚山,连这么一点事儿都办不好,实在是太沒用了,为了好好的安抚住三佳集团的人,自己还是亲自去一趟更放心。

    这天晚上,杨小年到是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早上起來,杨小年接到了李霞的电话,才知道三佳集团留下來的那一部分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这帮子家伙來了内地,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似得,口花花沒遮沒拦的,见了人家漂亮大姑娘胡说八道,被人揍一顿也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