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0章 因势利导掌握主动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嘶…嘶……”

    听着郑耀民的话,很多人的嘴里就不由的开始抽冷气,任广平和蓝天更是马屁如潮。

    任广平剔着牙花子说道:“了不起啊,郑书记居然为潞河市引进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

    蓝天说得更加露骨:“是啊是啊,这可是功在当今,利在千古的大项目啊,这种项目咱们潞河市要是留不住,人民也不会答应的……”

    就在这个时候,杨小年突然笑了笑,开口说道:“是啊,这个项目是不错,听了刚才郑书记的话之后,我有个想法,为了抓住三佳集团这个大项目,为了潞河市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当前必须要首先解决工业园区那几家污染严重的厂子,要解决这个问題有两个办法,一是按照郑书记说的,先关停,然后再责令他们限期整改,环保局一定要监督好,达不到整改要求的不准开工,第二点,就是咱们的胆子再大一点,把工业园区整体搬迁到潞河以西,同时把现在市内的几家企业也一并迁入工业园区……”

    “嗯,你说你说……”听到杨小年支持自己的想法,郑耀民心里很得意,心里松了被老曹堵得那口气之后,他脸上也有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可当他听到杨小年的第二个办法之后,却不由得有点目瞪口呆,心说这个样导师是个二杆子还是个愣头青啊,你知不知道你那张嘴一张一合的在说什么,工业园区整体搬迁,市里面的厂子也迁出去,那……那得多少钱啊,你给还是市里给。

    蓝天在上任宣传部长之前,曾经担任过市中区市委书记,对于市内一些厂子的状况还是很清楚的,听着杨小年的话他也不由得一阵冷笑:“杨市长,你这些话说的有点太轻松了吧,市内这些厂子,现在大多效益不好,工资都开不出來,你还想让他们搬迁,这笔钱从哪里來。”

    “最近,中央出台了加快房产改革的文件,确定了房改的根本目的是: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新的城镇住房制度,实现住房商品化、社会化;加快住房建设,改善居住条件,满足城镇居民不断增长的住房需求,房改的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三改四建’,‘三改’即改变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福利姓的旧体制,包括:改变住房建设投资由国家、单位统包的体制为国家、单位、个人三者合理负担的体制;改变各单位建房、分房和维修、管理住房的体制为社会化、专业化运行的体制;改变住房实物福利分配的方式为以按劳分配的货币工资分配为主的方式,‘四建’即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新的住房制度,包括:建立以中低收入家庭为对象、具有社会保障姓质的经济适用住房供应体系和以高收人家庭为对象的商品房供应体系;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发展住房金融和住房保险,建立政策姓和商业姓并存的住房信贷体系;建立规范化的房地产交易市场和房屋维修、管理市场……”

    “中央要求,全面推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积极推进租金改革,稳步出售公有住房,加快经济适用住房的开发建设,做好原有政策与中央新的住房改革精神的衔接工作等,标志着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已进入深化和全面实施阶段,可以预见到,在未來几年内,肯定是要取消单位和企业自建住房的福利分配政策,转而以市场化的经济适用房为主……”

    说到这里,蓝天不耐烦地打断了杨小年的话:“杨市长,中央的精神大家都是知道的,现在说的是室内场子搬迁的问題,你扯那么远干什么,这和咱们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杨小年就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蓝部长,中央的精神大家都看了,但看了是看了,可具体到执行上,理解程度可就存在着很大的偏差了,你是主抓宣传工作的,可能是想着怎么宣传中央精神,而沒有考虑过怎么才能更好地落实中央精神,既然房产要市场化,社会化,那么建房的土地从哪里來,原來实行福利分房的时候,各个工厂替代了许多社会职能,自己办学校,建家属区,所需要的土地或者在市内,但大部分还是在自己的厂矿附近划一片地自己建房子,这样职工上下班也近一些,但是,房产社会化之后,市内繁华地段的土地必将是寸土寸金……”

    “寸土寸金,杨市长这话有点夸张了吧,土地价格如果大幅度上升,建出來的房子是不是价格也要贵的无人问津,毕竟现在咱们潞河市的人民还沒到人人都开着私家车的程度,房子卖不出去,谁会要这些土地。”任广平看到杨小年讥讽蓝天不理解中央政策,也出言讥讽杨小年开私家车上下班的事情。

    杨小年就笑了笑说道:“说到开私家车上班这个问題,我倒是觉得这是一种社会发展的趋势,咱们搞改革开放是为了什么,郑书记刚才说想要潞河市经济腾飞最终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还不是想让老百姓生活得好一点么,总设计师也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为什么咱们的老百姓就不能开着汽车上下班呢,当然,想开着自己的汽车上下班,首先你要保证你有这个能力,你的汽车來路要正,要经得住审查才行,如果你沒有那个能力,还想开着自己的汽车上下班,把目光盯到公款上,或者是贪污受贿,那自然有各级组织和纪委找你谈话的,至于我的汽车是怎么來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自然也欢迎组织审查……”

    我既然敢开着车子到处游逛,就不怕你们说闲话。

    郑耀民也觉得任广平这几句话说的很沒有水准,不由的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对杨小年说道:“杨市长,这些话題有点扯远了,你还是接着说说你的打算……”

    杨小年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的打算就是,把工业园区和市内的厂子搬出去,把潞河西岸杜家庄一带划为新的工业园区,以市内老厂子土地出让的价格,在新的工业园区土地政策的支持下,这些厂子在工业园区之内拿下相同的地块还是会有盈余,用这一部分钱來安装设备,改进生产规模大约不成问題,剩下的钱,用來按照新的政策安置职工居住、生活,这样可以一举三得,即进净化了市内空气环境,又达到了三佳集团的要求,还解决了住房商品化的问題,这也是符合中央精神的……”

    李汝康、王珺、卓玉坤等人全都静静的不做声,默默的看着杨小年,不管对他是憎恨还是喜欢,但这些人也不得不承认,杨小年一來潞河就隐隐成了主角,在政斧这边和曹福元周旋,在常委会上还敢和郑书记针锋相对。

    这样一个人,想不受人注目都难。

    只是,这一次看上去好像是在支持郑耀民,但谁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但不管怎么样,他这次说的这些话,最起码沒有引起郑耀民的反感谁知道他是不是和郑耀民达成了什么协议,看曹福元那张脸越來越黑就能够知道,这老头儿铁定会发脾气,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哪知道,杨小年呷了口茶,接着又说道:“其实这个事情,也就是我在上次的常委会上已经提到的,潞河市的企业改革已经到了非该不行的地步,包括在这之前,我和建设银行潞河支行的负责人亲自接触,为酒厂谈的那个贷款的意向,就是从我们潞河市的根本情况出发,准备先解决酒厂扩建的问題,然后再让酒厂兼并下面县市区的几家小酒厂,先对酒厂改制,成立潞河市酒业有限公司……这次,我们为了支持郑书记引进的三佳集团关于金湖区新城建设的计划,把工业园区整体搬迁到离城区十八公里的杜家庄去,一是因为杜家庄一带是脱管的坡地,而是因为杜家庄距离城区的位置够远,三是那里位居城区正西方,咱们这个地区刮正西风的时候很少,就算有点异常的味道,也吹不到市中心來的,这样一來,就只剩下了一个问題,那就是现在化工园区这一片土地要怎么办,它既不在市区,又很难恢复成耕地,我的想法是不是能够把它和金湖区那一片土地打包交给三佳集团,让他们总体开发,合理利用,当然,他们要在这片地上做什么,最后还是要报经市委市、政斧同意的……”

    听着杨小年的话,大家有的点头,有的摇头不语,更多的是面面相觑,脑子里消化着杨小年刚刚说地这些话。

    出乎意料,最先提出问題的却是王珺,她对着杨小年笑了笑说道:“杨市长,我想问一句,金湖区这一片地按照刚才郑书记说的,他们要修建商业城,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咱们知道,商人不管怎么说,也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他们要金湖那一片地,是能够从这一片土地上收回投资,赚取经济效益,但正如你说说,工业园区那一片地既然不能开工厂,那就几乎沒有盈利的可能,三佳集团既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傻子,他们怎么会同意咱们捆绑租售。”

    王珺这个话,虽然明面上是在质疑杨小年,但其实却为了杨小年说出心中的想法,做了一个很好地铺垫。

    也不知道是她有意还是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