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7章 杨小年的算盘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这两天,徐厚山心里正上火呢,实则是他也有点举棋不定,拿不准是不是要把这个事情给郑书记汇报,现在听到杨小年说香港投资人马上就到,徐厚山这下子算是把决心下定了,明知道这个事情自己反映给郑耀民之后,肯定就会得罪丁伯善,但为了政绩,这个时候也不能在讲究这么多。

    得罪就得罪好了,反正自己的分管领导是杨小年,自从原來的老领导调走之后,自己又该换门厅,投入了郑书记的麾下,有着两个人给自己在身后撑腰,就算是丁伯善想给自己小鞋穿,只怕他也沒那个本事。

    所以,放下了杨小年的电话之后,徐厚山就跑到市委去了,在郑耀民的面前把事情一说,当时郑耀民也跟看傻瓜一样的看着徐厚山,好半天都沒有说话。

    一百个亿啊,可不是一百块钱,徐厚山你知道一百个亿是什么概念吗,按照现在潞河市各大银行所用运钞车的款式,最多一辆车也就能装五千万元人民币,一百个亿那就是二百辆运钞车,从市委大院门前头能排出二里地去。

    这种眼神,徐厚山在丁伯善的眼里面曾经看到过,一看到郑耀民也露出了这种眼神,徐厚山马上就知道郑书记这是也不相信自己。

    “郑书记,这个事情千真万确,我都已经和对方联系好了,香港的投资商这两天就会到咱们市來考察,在这种事情上免我怎么敢马虎。”徐厚山一脸庄重,差一点就对天发誓了。

    郑耀民这才点了点头,忍耐不住一脸喜色的问道:“你敢肯定这件事情能成。”

    徐厚山赶紧点了点头:“郑书记,现在我生曰不敢打包票,但也有个**成,但如果人家知道金湖西面那块地已经划出去了,那可就……”

    “嗯,你找了朱金昌,他怎么说的。”郑耀民接着又问道。

    徐厚山说道:“朱局长说,那块地市政斧已经话给金湖集团了,上面有曹市长的签字,不过,金湖集团现在还沒有办手续……”

    郑耀民就点了点头,身手抓起了电话:“金昌吗,我是郑耀民,嗯,金湖那块地等两天在动,先放一放,曹市长如果问起來,你就说是我说的。”

    听着他这么安排,徐厚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里就是一喜,这么大一份功劳马上就到手了,到时候可得好好的谢谢杨市长……

    这个时候,杨小年正在潞河市工业园区主任徐成哲的陪同下,在潞河工业园区视察呢,潞河工业园区在潞河市的东侧城郊,紧邻着潞(潞河)山(山城)公路,距离城区不到三公里,现在园区的面积不小,但里面入驻的企业也不过只有十六七家,真正形成规模的也不过五六家,其余的厂子不是规模小,就是建成之后就处于停产或者是半停产状态,大片的土地依然慌着。

    潞河工业园区成立于1985年,当时算是省内成立比较早的一家工业园区,选址安放在市东侧,紧邻着潞山公路这个位置,实在是为了面子工程,从省城过來的领导就算是不进入工业园区,只要从这条路上经过,就可以看到园区紧靠着大路这一边一拉溜儿排开的厂房,不深入园区,实在不知道南边大部分的土地还是一片空地。

    看着塑料厂的大烟囱正冒着一股一股的黑烟,杨小年就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徐主任,工业园区里面引进的多是高污染企业,这个样子可不成啊,咱们可不能光顾着眼前的蝇头小利,为了一丁点儿税收,毒害了潞河市秀丽的山川,贻害了后代子孙,等到这一片地方都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时候,咱们再回过头來治理,到那个时候花费的人力物力,可就不是现在收的这么一点钱所能够的了,就算是花再多的钱,健康也沒地方买去,你说是不是。”

    园区主任徐成哲对于这位新來的副书记在市委、市政斧里面所处的位置自然十分清楚,虽然郑耀民让他分管工业园区,但徐成哲又怎么会真的把杨小年放在眼里。

    听着他好像很是那么回事儿一般在工业园区指指点点,徐成哲貌似很恭敬的说道:“是是,杨书记您说得对,只不过,现在一些化工企业多是污染企业,这也是沒有法子的事情,如果咱们不引进的话,其他城市也都在抢着要的……”

    从他这些话里面就能够听得出來,对于杨小年说的这一套,其实他很是不以为然,就这样的企业也不是谁想引进就能引进的,这也是我们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从别人嘴里面硬抢过來的。

    看了看他,杨小年就笑了笑,接着说道:“潞河市的城市定位,本來就是要以环保、绿色、安全、宜居为核心,我们的发展目标应该是:经济名城,运河之都;能源基地,省际中心;绿色城市,生态宜居,只有不断提高我市在三省经济带中的纽带地位和作用,充分发挥我市在三省交接地区经济管理、科技创新、信息、交通、旅游等方面的优势,发展城市经济,增强城市的综合辐射带动能力,积极协调城市发展,打造我省新的区域经济增长极,增强省际边界地区城市的竞争力,才能使我市经济腾飞,形成一个新的、质的飞跃,如果根治不了环境污染,那对于我们这个城市的影响力和可持续发展,都将会是毁灭姓的打击,成哲同志,我希望园区从现在开始,就把控制污染作为头等大事來抓,像咱们刚才看的那个造纸厂、眼前这个塑料厂,必须停产整顿,如果控制不住废水废气的排放,那咱明了不要这样的企业……”

    徐成哲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杨小年问:“不……不要这样的企业,杨书记,这些企业可都是咱们费了不少的力气从外面挖來的,当时咱们就已经答应了厂方,咱们市会给与人家很大的优惠政策,现在要让人家关停整顿……这、这…这恐怕不大合适吧。”

    杨小年这个时候就把面孔板了起來:“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们答应给予他们相应的优惠政策不是都给了吗,三免两减半,土地几乎是白拿,这些咱们可都说到做到了,但给予优惠政策,并不是等同于咱们就不能监管了,他们的排放标准肯定不符合国家要求嘛,让环保局的人过來给他们统一规划一下,这也是为了厂子的长远发展着想吗,他们不会想不通的……”

    杨小年说的的却是这么回事,但徐成哲“杨书记,现在塑料厂和造纸厂可都是咱们市的纳税大户……”

    徐成哲在工业园区大权在握,实在不大苟同杨小年的话,可通过今天下午这几句尖端的对答,却也让杨小年动了换掉他的想法,正因为在他为潞河市规划的城市发展蓝图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所以杨小年自然也就不会容忍园区继续掌握在一个自己掌控不了的人的手里。

    说实话,杨小年对于工业园区的状态是很不满意的,除了一个这两个污染最严重的企业,园区里面就沒有别的像样的企业了,这典型的就是在那环境换钞票,这种模式是不可能坚持下去的,园区主任徐成哲这个人,也可以看出來能力比较一般,他在郑耀民上任之前,就已经在园区干了六年的时间,从85年园区成立到现在十年的时间了,徐成哲担任主任的时间超过了一半,但自从他接手之后,园区就基本上沒有怎么发展。

    也可能是郑耀民和自己想的一样,也许是因为徐成哲靠的是曹福元,郑耀民也对他不满意,可偏偏又动不了他,所以才把工业园区交给了自己分管。

    不过,这位徐主任虽然搞发展不怎么在行,但他肯定是一位善于掌权的政客,这一点,从市委副秘书长、园区党工委书记林羡农常年都不在园区上班就可见一斑。

    市委副秘书长林羡农在园区兼任党工委书记,算是园区的一把手,却被徐成哲这位二把手排挤在外,在园区里面一点话语权都沒有,由此可见,林羡农肯定也不是郑耀民的人,最起码,现在他还沒有靠到郑耀民那个圈子里面去,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窝囊。

    想明白这一节,杨小年觉得园区的问題不难解决,找机会弄走这个徐成哲,实在是弄不走的话,就给园区换一个比较强势的党工委书记,实在不行就都换掉,就不信园区的班子理顺不了。

    只有班子内部的关系理顺好了,园区的事情才能搞好。

    但不管是想动林羡农,还是想动这个徐成哲,势必都要经过郑耀民和曹福元这两道关,看起來,自己还要再忍几天,等霍倩柔和李霞到了潞河市之后,自己的一些手段才好施展出來。

    自己不惜动用了背后的关系,让李霞、沈茜茜、夏淸涵、霍倩柔等人合力拿出百十亿,可不仅仅只是建设金湖商业区那么简单的。

    自己要是不把这个事情利用好了,那可真亏了自己花费心思布下这么大一个局。

    想到这里,杨小年就笑了笑说道:“是啊,他们都是纳税大户,应该照顾到的还是要给于适当的照顾,但环保这个问題咱们也不能不要,你和林羡农同志研究一下,怎么样才能既解决问題,又能利益兼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