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4章 撕开一道口子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杨小年走进了小会议室之后,这才发现该到的人早就都到齐了,就连本应该最后一个到的曹福元都已经等在会议室里了,这可是有点让人意外。

    看到杨小年进來,曹福元就转头问了一声:“十字路口那件事情处理完了。”

    这个话让杨小年愣了愣,随即就知道曹福元还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让环卫局冲刷街道的事情,杨小年就点了点头说道:“于海水调的消防车,也就是两车水的事儿。”言下之意,自然是说环卫局做事情不得力,只不过是辆车水的小事儿,环卫局都办不好,但既然曹福元已经知道了这个时候,杨小年也就不想再具体的点孔尚元的名字,自己也实在沒想着拿环卫局开刀,曹福元想怎么做都不关自己的事儿。

    “哼,我看这个孔尚元敢工作越來越不像话了,这么一点小事儿居然还要让常务副市长出面才能办的下來,他这个能力是很应该进党校五加强学习。”曹福元一边说着,就一边对石俊毅说道:“石市长,环卫局那边是你抓的,这个事情你要好好的和孔尚元谈谈。”

    这么说,也就是要敲打一下孔尚元了,但进党校学习或者撤职的事情自然是不会真的发生的,看起來,这个孔尚元还是很得曹福元信任的嘛。

    说完了最后,曹福元就摩挲了一下有点稀疏的头发,脸上带着一丝兴奋的说道:“同志们,今天冲忙之间召开这个会议,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在省委省政斧地关怀和大力支持和协调下,经过不懈的努力,潞河至枣园市开发区的这一段一级路,省里终于批下來了,这是一条我们期盼已久地路,是潞河雄踞三省忠心,对外辐射的重要一环,也是咱们潞河市经济腾飞不可或缺地一个必要因素……”

    曹福元的话很振奋人心,好像有了这么一条路之后,潞河市存在的问題就都会迎刃而解似得。

    “这个事情志远同志功不可沒,我在这里先口头嘉奖一次……呵呵,为了这条路能早曰上马,田志远同志可真沒少费劲,多次去省城向省领导汇报这条路对于潞河市的重要姓,并数次与有关部门沟通和协调,最后中关于达成一致意见,由潞河市和枣园市分别出资一部分,省政斧拨款一部分,三方出资共同修建,该路段在我市境内全长41公里,计划总投资为22亿元,省里财政拨款15亿,我们市自己要承担7亿元,同志们,这是好事情,可咱们的担子也不轻啊…………”

    田志远居然这么快就把事情跑下來了,他这是搭上了谁的路子。

    这个事情虽然有点意外,但就像曹福元说的一样,这毕竟是一件好事儿,想想自己打算在金湖区推动的那个大计划,杨小年也不由得有点高兴,这条路正好从金湖区穿过,倒是两下里相得益彰,修路的时间能提前订下來,倒是为金湖区改造省了不少的麻烦,最起码在整体规划上,就不必担心路面到底要预留多少宽度的事情。

    曹福元今天召开这个会议,就是落实修路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考虑,却是建议成立了修路建设指挥部,由他亲自担任总指挥,杨小年、田志远两个人担任副总指挥。

    当杨小年听到曹福元的建议之后,心里倒是微微的一愣,想不到在市长分工的时候他才刚刚架空自己,怎么转手又把这么一份容易出政绩的事情挂上了自己的名字。

    按理说,这个事情是田志远跑成的,就算他直接把这项工作交给田志远,别人也沒有话说,从市委副记的分工來看,自己统战、对台、侨联、科协、工会、工商联、市委农办、招商引资、城市经济发展等,负责联系市计改委、经贸委,财政局、工商局,建设局、审计局、物价局、外贸局、商业局、国土局、城建局、国税局、地税局、地质局、地震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省石油潞河分公司、省航空潞河分公司、省烟草潞河分公司、中行潞河支行、农行潞河支行、工商行潞河支行、建行潞河支行、潞河高新技术开发区等工作。

    按照常务副市长的分工,自己分管计委、经贸委、安全生产、质量技术监督、统计、物价、信访、老干局、老龄委、政斧研究、政斧法制和城乡统筹等方面的工作,协助市长分管审计工作,联系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

    去掉中间重叠的部门,自己分管的单位也不算少,但却都和修路沾不上半点关系。

    曹福元说是提议,其实他说的话基本上就等于定下了调子,市长办公会上是不会有人反对的,如果非要说现在有人敢掠曹福元的虎威,那也自然非杨小年莫属,但这样的事情,杨小年自己又怎么可能反对。

    散了会之后,杨小年正要走呢,曹福元却又把他叫住了:“杨市长,请你留一下……”杨小年就点了点头,接着重新坐回去,还以为是他想和自己讨论一下修路的细节呢,哪知道,曹福元却单刀直入的问起了闫宁和杨晓刚那个案子的事情:“杨市长,我听说于海水那边抓了闫宁和杨晓刚,这个事情你知不知道。”

    想起杨茂祯刚才亲自跑到自己办公室,小心翼翼请自己过來开会的那一幕,杨小年心里渐渐的有些明了,也就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于海水过來找我汇报,我让他们重新复查了八中的那个案子,这两个人竟然多次将一名十六岁多点的小女学生当着同学和老师的面拖走,带到家里去施暴,最后致使女学生怀孕,才被家里的人知道,人家女学生的家长带着小女生去公安局告状,出了公安局的大门,居然被他们架上了车,拉到青山水库那边毒打了一顿,然后又把人家父女两个扔到了水库里,他们如此嚣张、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固然是因为该女生是乡下孩子,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属于典型的弱势群体,但也不能不说正是他们的亲戚或者父辈身居高位,才使得他们行事肆无忌惮……”

    “你说什么,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不是说是小孩子不懂事,谈恋爱才……杨茂祯你这头蠢驴……”听了杨小年的话之后,曹福元的脸上先是惊诧,紧跟着就是无比的愤怒,抿着嘴,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脏话,站起身走了出去。

    想來,是杨茂祯求了他,而且沒说真话。

    看着曹福元走出去的背影,杨小年不由得就摇了摇头,心说杨茂祯搞什么搞啊,居然连曹福元都敢欺骗,这也实在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吧。

    既然杨茂祯已经知道于海水抓了他的儿子,那估计李汝康这个时候也已经知道闫宁被抓的消息了吧,闫宁是李汝康老婆的娘家侄子,可不知道他会玩出什么花样。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李汝康正在家里接受老婆的蹂躏呢,可沒有什么心思玩花样。

    “李汝康,你算是什么狗屁的副书记,闫宁那孩子可是我亲侄子,我哥可就这一根独苗啊,你要是不把他接出來,我就死给你看……”李汝康的老婆闫敏芝在教委工作,也不过是挂了个名分不用上班的那一种,有的是时间和老公撒泼。

    “你干什么啊你,松开我……”老婆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漂亮,就算是现在都年过四十了,也还是风韵犹存,在整个市委大院里面可以挂头牌的,她老爹原來在市里当过某局的副局长,李汝康能够踏足仕途,冲到市委副书记的位置,在一开始的时候很是依赖岳父家的臂助多多,对这个老婆自然也就有点畏惧,这个习惯养成多年,虽然说到现在他早就已经超越了当年岳父的地位,可这个惧内的毛病却落下了病根,只怕这辈子都不好改了。

    “不松……你要是想不出法子來,这辈子就别出这个门儿……”闫敏芝坐在地上,哭的双眼跟核桃似得,一只手揽着李汝康的左腿,一只手还在地上拍打着,那样子实在是跟街头泼妇差不多。

    “我说放人就放人啊,公安局那一摊子事情你又不是不清楚,再说我刚才不是都给你说清楚了么,你觉得于海水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抓小宁,这个事情八成是杨小年让他干的,我说了话有什么用。”李汝康想发火沒有那个胆子,抽了两下沒有拔腿从老婆的怀里抽出來,不由气恼的说道。

    “那你就看着小宁在里面受罪不管啦,你也是副书记,那个杨小年也是副书记,他排名还在你后面呢,难道他就一定都不给你面子。”闫敏芝抹着眼泪说道。

    “嘿嘿……你说你这个婆娘怎么什么都不懂呢,排名算个屁啊,说话要靠实力的,他不仅仅是副书记,他还是常务副市长呢,就算郑书记和曹福元两个人都打压他,人家手里的权柄也比我重得多,除了郑书记和曹市长之外,在潞河市说了算的是人家,不是你男人你懂不懂。”李汝康冷笑了两声,一边说着,一边想拉她起來。

    闫敏芝毕竟不是乡下村妇,知道丈夫说的有道理,可事关娘家侄子的命运,她实在是心急得很,虽然明知道男人说的有道理,可还是带着一丝哀求道:“那……那怎么办啊,难道你就眼看着不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