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3章 开会的理由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孔尚元,我看你是只知道自己肉山酒海,不知道老百姓尚在‘粪坑’里受苦吧,你这个环卫局长就是这么当的。”一见他走过來,杨小年沒等着孔尚元说话,就把脸一沉开始训上了。

    自己让他五分钟赶过來,现在都已经过了八分钟了他才到,还是满脸的酒气,而自己在车里坐着还被臭气熏得喘不过气來,就更不要说街上的行人和那颗法桐树后面几家做生意的了,他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不光要忍受臭气的摧残,还耽误了人家的生意,这笔账又应该怎么算。

    这怎么能不让杨小年生气。

    于海水听到杨小年在训斥孔尚元,脚底下一顿,居然站在那里不敢走过來了,刚才在酒店里面凑着点酒劲儿,他还打算给老孔说两句好话呢,现在看到杨小年发脾气,居然不由得一阵腿肚子转筋,再加上被臭气一熏,他的酒也全都醒了,心里就不由得后悔,心说我不躲回办公室眯一会儿,这是犯的什么晕啊,干什么要陪着孔尚元來找这个不自在。

    但是,这一次于海水却想错了,他并不仅仅只是不自在这么简单,训完了孔尚元,看看他吭吭哧哧的涨红着脸不敢说话,杨小年又把矛头对准了于海水:“于海水你给我过來……上午你來了沒有,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状况,叫两辆消防车冲洗一下街道就这么难吗,还是你们根本就沒有这个想法,反正被熏的也不是你们,老百姓是死是活和你们无关是不是。”

    “杨市长……”

    “市长和老百姓一样,同样也得吃喝拉撒,同样也闻不得这种刺鼻子的气味,我就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就能熟视无睹的,在这些生活中的小事上,才能看到你们为老百姓服务的真心和诚心,才能体现出來一个干部的真是素质,坐在会议室里面说得再好,不如把那些好听的话落实到实处……”一边说着,杨小年抬起手看了看手腕子:“现在是一点四十分,我就在这里等着,我看看这个工作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完成…如果今天晚上都干不完的话,那我就在这马路上过夜……”

    杨小年的话声刚落,四周就响起了山一般的掌声,杨小年这才发现,就在自己训斥于海水和孔尚元的时候,自己的周边已经听了不少的车子,多了不少的行人。

    杨小年的话说得很质朴,很贴心,早就在一边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老百姓又怎么会不感动。

    孔尚元一听杨小年这个话,脸马上就苦了起來,杨小年这是不大目的誓不罢休啊,他在这臭气熏天的大街上站着,自己的活儿干不完他不走人,这虽说有监督自己的意思,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虽然说他不是自己的分管领导,但他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真要是插手环卫局的事情,就算是自己的分管领导也不能说他不该管的。

    于海水比他见机的还快,就在孔尚元摸出电话调洒水车过來的时候,于海水已经给消防队通过了电话,让消防队的人派两辆车來冲地。

    就在这边乱呼呼的时候,一辆奥迪车在人群外面缓缓的起步,穿过十字路口,往市政斧的方向开去,车子里面,曹福元静静的闭目养神,前排座为上面坐着的秘书沈军回过头來低声说了一句:“市长,他这么说话,很明显是在收买人心啊……”

    曹福元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沈军问道:“伪善也是善,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可这总是一件好事,刚才你们开车沒有路过这里,为什么沒有想起來过问,在评论别人的时候,先从心里面问问自己,我平时是怎么给你说的,眼看着我就要退下去了,难道你还能在秘书这个位置上干一辈子,他比你还要年轻十几岁吧,可他身上,有许多值得你学习的……”

    “是,我知道了市长……”沈军默默的转回头去,思索着曹福元的话,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屑。

    最先來到现场的还是消防官兵,两台车摆开阵势水花飞溅,沒多长时间就把路面冲刷的干干净净,等人家收工的时候,两辆洒水车才姗姗來迟,看着急的一脑门子汗的孔尚元,杨小年只是摇了摇头,拉开车门子上车就走。

    看着吉普车消失的方向,孔尚元多少有点抱怨的说道:“于局长,你这……你这行动也太快了吧,你说我这可怎么办啊。”

    你一个公安局长抢着在杨市长的面前表现,这么快就调來了消防队抢了我的生意,你让我这个管环卫的人怎么活。

    “孔局长,我怎么说你好呢你说。”于海水瞥了一眼孔尚元,故作高深的说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咱们这位常务副,这个活儿早就被他算在咱们两个人的头上了,我敢说咱们要是真的等你调來的那两台车干活,今天咱俩谁也跑不了丢官罢职的下场。”

    “啊,为什么啊。”孔尚元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你沒看最后杨市长一句话不说就走了么,不管这个活儿是谁干的,杨市长看的都是实效,能在最短的时间完成任务才是他喜欢的,等你那两辆洒水车过來,再冲完路到什么时候了,你觉得杨市长站在这里看着心里不生气,他一生气还有咱们的好果子吃。”

    孔尚元想想,觉得于海水这个说法好像还有点道理,可还是不无担心的问道:“那……现在怎么样,杨市长会不会……”

    于海水晃了晃脑袋:“你放心好了老孔,杨市长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有什么说什么,要对你不满意能把你叫过來批死你,刚才他什么都沒说,那就是沒事儿了,你还担心个什么劲儿啊,不过这段时间你也注意一点啊,别再有什么错误被他发现了,到那个时候二罪归一……嘿嘿,那你可就自求多福吧,别说哥们我沒提醒你。”

    “唉,但愿如此吧。”孔尚元叹了一口气:“于局长咱们不是外人,有些话我也就只能当你的面说说,你说咱们这都是一样的局长,我这个环卫局和你们公安局怎么比,你们是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可我呢,就那么几台破车还都是十几年前的了,环卫局本來就不受重视,设备陈旧,车辆紧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哎,于局长你说今天这个事情,我是不是给分管的石市长汇报一下啊,要不然我这心里总是沒底。”

    孔尚元说的这个话,于海水还是深有感触的,谁不知道环卫局是穷单位啊,只会花钱不会挣钱,花一分钱都得向财政上申请,好像孔局长的座车就不怎么样,还是一辆老式的桑塔纳,刚才坐着他的车过來都颠地自己腰疼。

    可你再穷也是实实在在的一把手啊,我那个公安局倒是看着八面威风,可他妈手底下有个彪呼呼二啦吧唧的副局长在哪里横着,让人想起來就生气。

    等到最后听到孔尚元要把这个事情给石俊毅汇报,自然是想在杨小年发火的时候石市长可以替他挡一下的意思,于海水心说你脑子沒病吧,除非你这个环卫局长不想干了,杨小年抓住你的小辫子,你让石俊毅参与什么啊,他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儿你都看不出來,石俊毅那可是曹福元的人,杨市长今天中午折腾这么大的动静给谁看呢,那还不是针对的曹福元。

    市长分工刚调整完他就來了这么一手,可见杨市长对这份分工是不满意到极点了,你去求石俊毅护着你,那不是火上浇油是什么。

    可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笑着说道:“嗯,给石市长汇报那是一定的了,石市长说句话,还是比你跑断腿都强的。”

    “那……那好,于局长,咱们也赶紧的走吧,我先把你送回去,然后就去市政斧找石市长汇报去,今天中午的酒场不算,晚上我再接着请你,小秦的事情就拜托了……”孔尚元一边说着,一边往车子跟前走去,于海水跟在后面,心里不由得笑的开了花,心说你去吧去吧,等倒了霉你就知道了,你说就你这智商,是怎么懂得背着老婆在外面折腾女下属的。

    到了办公室刚坐下,秘书长杨茂祯就急急忙忙地來通知杨小年开会。

    平时这种通知,杨茂祯都是打给李阳,再由李阳负责转述,而今天杨小年在检察院玩了这么一手,让杨茂祯对杨小年的实力也不由得不重视了起來,所以,李大秘书长边亲自过來通知杨小年了。

    “什么会,怎么原先沒见通知。”杨小年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杨茂祯的神情顿时就紧张了起來,眼神飞快的扫了扫杨小年的脸,压低了声音说道:“曹市长上班之后临时通知的,说您什么时候到了什么时候开会,我一直都在窗户跟前看着呢,看到您的车子进來,这才过來的……”

    “哦,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杨小年嘴里答应着,却坐在椅子上沒动窝儿,心说曹福元这又是想干什么,从刚才杨茂祯这几句话里面,可以知道曹福元知道自己沒有正点來上班。

    他怎么知道今天中午我上班会來晚的,难道说开这个会就是要批斗我不遵守上下班纪律,在这个大院子里面上班的人,只怕上下班的时间观念是最淡薄的吧,这并不是说政斧机关的人就不遵守时间,而是到了一定的级别和层次,上下班的时间也就不容易分得清了,就算是下班之后的时间,只要是遇到事情,还不是一个电话半夜了也得爬起來么。

    他想用这个借口批评自己,不管怎么想都有点不大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