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9章 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书记,他们在下面给王明堂用刑,我想进去说句话他们还想把我也抓起來呢。”李阳一边说着,还一边气的呼呼直喘粗气。

    这个时候,办公室门外两个穿着制服的检察官往里面伸了伸头,看到李康平正坐在里面威严的看出來,赶紧一闪身缩了回去。

    “好,很好啊,我倒是要看看检察院的风气有多正……”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手机拨号:“陶书记么,我怀疑检察院检察长李康平纵容下属暴力执法,无端打击市酒厂厂长王明堂同志……嗯,好的,我在这里等着你。”

    听着杨小年给陶宗夫打电话,李康平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奇特的冷笑,心说陶宗夫这个纪委书记沒有郑书记的指示也不敢乱來的,你找他有个屁用。

    哪知道杨小年打完了这个电话之后,并沒有把手机收起來,而是接着拨号,这一次却是打给了沈司令:“沈司令吗,我是杨小年,检察院暴力执法,打击报复维护正当权益的酒厂厂长王明堂同志,我怀疑潞河市纪委和公安机关的执行力度,请你安排人过來接手这边的事情,先把人带到你军分区去看押……”

    听到他这么说,李康平这才轰然动容,心说你他妈不是在开玩笑吧,你凭什么就能让沈土匪出兵到检察院來抓人啊,在这种事情上面他也敢听你的

    就算你一个人气的发疯,难道陶宗夫和沈士成他们两个人也跟着你发疯不成,他们不要自己的大好前途了。

    李康平办公室外面,站着偷听的一群检察官这个时候也不由得一个个脸色发冷,心说这位杨书记是大早上喝高了跑检察院耍酒疯还是怎么回事儿啊,纪委和军区一会儿会过來抓人,这是不是真的,开什么国际玩笑……

    绝对不是开玩笑。

    楼上这些人心里正琢磨着呢,但从大门口一前一后冲进來的三辆车子已经告诉了他们正确的答案。

    前面的一辆车子是纪委书记陶宗夫的小车,后面两辆军车上拉着的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兵,随着前面小轿车的车门子砰地一声打开,陶宗夫那张黑脸第一个先从车里面冒了出來,紧跟着,后面那两辆军车上噼里啪啦下饺子一般往下蹦大兵,一时之间,检察院满院子风声鹤唳,充满了肃穆压抑的气息。

    陶宗夫带着两个部下往楼上走,下面一个肩膀上扛着一杠两星的小尉官再吹哨子整队,那立正稍息的口令,和战士们一脸庄重的神情,好像都压得楼上的人也踹不过起來。

    “杨书记,你……你这做是……是违法的,我要去市委、去省里告你……”李康平知道,杨小年这回可不是给自己开玩笑,他既然敢这么做,就一定不会怕自己道郑耀民面前去告状,但人到了这个时候,明知道是个幻想,也要拉出來当成救命的稻草。

    杨小年对着他摇头冷笑:“等你有机会出來再说这个话吧,李检察长,八中那个案子你和赵文举办成这个样子,自己就心里面沒有愧疚么,我听说你也有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女儿是不是。”

    听到杨小年的话之后,李康平不由得一脸骇然,结结巴巴的说道:“杨……杨书记,您您可不能乱说啊……那个事情……那个事情我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陶宗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知道不知道,咱们还是等一下再说吧,李康平,我代表纪委,正式宣布对你审查,把人带走……”

    同一时间,下面那些当兵的也冲进了检察院的审讯室,把正在里面“审问”王明堂的副检察长鲍春亭给抓了出來,同时被抓的,还有两个在里面充当打手的检察员,这两个家伙为了拍鲍春亭的马屁,居然对王明堂动了手。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但王明堂的脸上偏偏就一边几道手指印记宛然,可见这些人打人的时候根本就毫无顾忌,嚣张到了极点。

    在那些大兵抓了鲍春亭押上车往院门外头开的时候,杨小年正好接到了于海水的电话:“报告杨书记,闫宁和杨晓刚被抓住了……”

    就在昨天下午,当杨小年从李阳那里知道了这个事情的來龙去脉之后,他就已经对于海水和罗向阳失望到了极点,沒想到这两个家伙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想拿自己当枪使,來达到他们的目的。

    但杨小年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也只能等等看,他们只要是按照曹福元的要求放了屠彪,这两个人从今往后也就等于被自己打进了冷宫,不管他们再在自己的面前说什么,自己也不会再帮他们做一丁点儿的事情。

    从那个时候起,杨小年就已经在心里策划一场有轰动效应的行动,不然的话,潞河市这灰蒙蒙阴沉沉的天空马上就要把自己压死。

    幸好,昨天下午于海水和罗向阳两个人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居然婉拒了曹福元的要求,坚持住沒有放掉屠彪,这让杨小年的心里还多多少少的好受了一些。

    今天一听到王明堂被检察院的人抓起來了,他马上就敏锐地的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往检察院來的路上,就分别通知了陶宗夫、沈士成和于海水三下里同时行动,先把人拉倒目标附近,只等自己一声令下,就马上实施抓捕。

    外人看起來,好像是杨书记一个电话过去,不到半分钟纪委和军队的人就出现了,其实这都是暗中做足了功夫,不然的话,哪有这么快速及时的事儿。

    该自己表演的自己已经表演完了,接下來就要看看曹福元和郑耀民那两个人想怎么办了,杨小年坐着车子直接回到了市政斧,刚进院子就看到了那些见到自己的人眼神中所展现出的尊敬与往常的敷衍大不相同。

    杨小年很是热情的回应着一路上碰面的那些人的招呼,心里却不由得暗暗冷笑,心说看起來刚才的事情已经传回來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要让你们看看,杨常务到底是不是软柿子。

    不要看分工的时候表上列的那些东西,沒有实力,就算你是市长、书记又能怎么样,而反过來说,就算分工表上自己那一栏下面全都是空白,只要有实力,就算一个部门都不分管,又有谁敢不听自己的。

    果然,杨小年刚走进办公室坐下沒有多长时间,名义上是协助自己工作,但从一上任就从來沒到自己办公室里面來过的杭锦绣杭大姐就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办公室。

    作为协助杨小年跟着的副秘书长,杭锦绣今天不能在不过來了,刚才接到的消息实在是太吓人了,副厅级的检察长和正处级的副检察长啊,杨小年说抓也就抓了,居然任何人都沒给打招呼。

    从刚才听到曹福元摔茶杯的声音之后,杭锦绣的心里面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一直到昨天晚上上床睡觉之前,杭锦绣还在心里耻笑杨小年软皮蛋呢,被曹福元这么欺负,居然一句硬气话都沒敢说,还厚颜无耻的狂拍曹福元的马屁,说这次分工科学合理,自己手里的权力都被人拿走了,我怎么沒看出來科学合理在哪里。

    这就更坚定了她想要跟着曹福元的念头,可实际上在曹福元的眼里,她实在是可有可无无关紧要的一个人,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个弄不好被曹福元认为自己靠的杨小年太近被曹老大给清洗了。

    哪知道,今天刚上班沒有多长时间,就传來这么一个让她惊掉了牙齿的消息,杨小年居然亲自跑到检察院去了,在郑耀民和曹福元两个老大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居然就能让纪委和军分区出人抓了李康平和鲍春亭。

    这代表着什么啊,这代表着杨小年并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最起码陶宗夫和沈士成是和他站在一起的。

    自己在市政斧机关大院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是看走了眼,沒有认清楚杨小年的本來面目,自己原本觉得他是一只小绵羊呢,哪知道这家伙竟然是披着羊皮的一头大老虎。

    这一次杭锦绣不会在怀疑杨小年的实力,沒有那个把握,就算有陶宗夫和沈士成的帮助,他也不敢贸然去抓了李康平,只要人家敢下手,那就证明不管是郑耀民或者是曹福元两个人谁把这个事情反映上去人家也不怕的。

    通过这件事情,杨小年很快就能在市委市政斧站住脚跟,自己要是在不靠上去,只怕下一个卷着铺盖卷滚蛋的就是自己。

    但是,杭锦绣慌慌张张的來了杨小年的办公室,却实在是还沒有想到什么正当的理由,进了门之后她才想起來,心说杨小年要是问我來干嘛呢,我可怎么回答啊,可现在人都进來了,再退回去那就更不合适了。

    正在杭锦绣神色惊慌,一脸为难的时候,双眼猛然就看到杨小年放在桌子上的茶杯了。

    因为刚才走得急,杯子里面得水都喝完了,杨小年这才刚回來,还沒有來得及往里面续水呢。

    杭锦绣马上就展现出了一脸的媚笑,伸手就抓起了地上的水壶。

    看着她屁颠屁颠的晃着丰满的身材走进來,二话沒说就很谄媚的舔着笑脸,弯下腰撅着肥硕的屁股去摸水壶,她这个动作倒是把杨小年也弄得一愣,心说这是干什么啊,太阳打西边出來了。

    杨小年心里想着,一张嘴心里的疑问就脱口而出:“你干什么啊。”

    杭锦绣被杨小年这一声喝问,弄得脸上的神情要多尴尬那简直就有多尴尬,提着水壶小心翼翼的说道:“杨书记,我看您杯子里沒水了,我……我给您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