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8章 检察院不是龙潭虎穴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余乃发很给自己面子,事情办得很顺利,杨小年心里头自然高兴,这个事情不在大小,关键是能在下面一些干部中增加自己的威信,王明堂多少年了从银行都贷不出來一分钱,自己出马就给他搞定了一个亿。

    这说明什么啊,说明了杨书记的能量。

    只不过,想想王明堂那边不过是要七千万的款子,自己却狮子大张口,张嘴就要一个亿,多余出來的三千万本來还想让余行长削减的,哪知道人家这么给面子,还真就沒打一点折扣直接就答应了,可不知道王明堂那边会不会因为多出來的这三千万再出什么拧。

    于是,一边往回走着,杨小年就掏出了手机,想通知王明堂那边赶紧的过來办款子,这种事情别看余乃发已经答应了,但一天沒有拿到钱,也要小心夜长梦多。

    哪知道,电话打到了王明堂的办公室里之后,接电话的却不是王明堂本人那人一听说打來电话的是市委杨书记,马上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几乎是带着颤抖的哭腔说道:“您…您好杨书记,我们厂长不在办公室,他、他刚才被检察院的人抓走了……”

    “王明堂被检察院的人抓走了,为什么啊”杨小年听了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心说王明堂这老小子又干啥了,居然惊动了检察院到厂里抓人。

    “杨书记……是、是这么回事儿……今天检察院一辆车子到厂里來办事情,被门卫拦住了,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双方就动了手,后來,王厂长亲自下去过问,才知道是检察院一个副检察长家里盖房子需要镀锌管安装暖气管道,开了车到厂里拉管子,王厂长让对方把管子留下…结果……结果检察院就來了好几辆车子的人,把那两个门卫和王厂长都抓走了……”

    杨小年一听这个话心里不由就是一愣,这种情况,几乎在每一个地方都有,有些有权有势的当官的,几乎就把工厂当成了他们自己家的小仓库,家里缺个水龙头都不舍得买,都是让人到工厂里找了送家去。

    在市场上买一个水龙头也不过几毛钱,可光是去工厂找水龙头花的钱就够买一打水龙头了,但这部分人却是宁愿多花油钱,也不愿意去买水龙头,且不说这个油钱也不是他自己掏腰包,人家要的就是不花钱能“买”到东西的这个气派。

    像电话那边酒厂那个小妇女说的这种事情,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家里盖房子,那肯定是不会掏钱买东西的,不要说是安装管道的镀锌管,只怕暖气片、盖房子的砖瓦水泥等等都是厂矿企业“赞助”的。

    一般这种事情做也就做了,但大都是“偷偷摸摸”的遮着半张脸,可不知道这位副检察长姓甚名谁,做事情居然这么嚣张,被王明堂那个倔老头子发现了之后让把管子卸下來那就卸下來好了,人家不卖这个帐,再到别的厂子想主意就是了,干什么还要把王明堂也一起抓起來。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想想王明堂那个倔脾气,杨小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只怕到了检察院,这老家伙也敢跟人家对着來,杨小年觉得自己不去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放心,于是就给王晨说直接去检察院。

    上一次办钢窗厂的案子,自己倒是和检察院检察长李康平见过面,那个案子李康平当时虽然也按照自己的要求办了,可是后來他却沒有给自己汇报结果,而是直接汇报到了郑耀民那里。

    后來杨小年才总算是想明白了,自己要求检察院办理刘恒林的案子,并不是李康平给自己面子,而是因为郑耀民需要这么办,一路往检察院去的时候,杨小年还在暗暗的思索着这一次自己去过问王明堂的事情,可不知道李康平会不会给自己面子。

    如果人家“公事公办”,自己又该怎么做,想想,杨小年也不由得就冷笑了起來,在潞河市,好像检察院还不能算是最高权力机关吧,想到这里,他就拿出了手机,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出去。

    车子到了检察院的院子门前,门卫看到了车牌号之后,连个屁都沒放直接就打开了大门放行,杨小年在院子里面下车,在办公楼门口转了一圈,等着李阳给李康平打电话,不大一会儿,就看见三楼的走廊上伸出了一颗光秃秃的脑袋,那人一脸笑容的冲着下面招手:“杨书记……哎呀,真的是杨书记來啦,您看看您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啊,我马上就下楼……”

    等到他跑到二楼的时候,正好就碰上了从一楼走上來的杨小年,两个人寒暄握手,李康平表现的中规中矩,对杨小年的神情也很热乎。

    把杨小年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李康平等着秘书泡茶,然后这才开口询问杨小年过來的意图:“杨书记,有什么事儿,您打个电话,我亲自过去就是了,怎么好好意思劳烦您亲自跑一趟呢。”

    这句话里面,前后这两个“亲自”,让杨小年听着就觉得别扭,在省委大院上班的时候,记得自己曾经听人讲过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新來的小秘书,有一天碰到了某位领导上厕所,一紧张就握着自己下面的家伙给领导打招呼:“领导好,您怎么还亲自上厕所啊,您安排一声,我替您办就行了……”

    这个笑话一听就未必真实,但这中间却也反射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拍马屁也是要看场合地。

    而李康平嘴里面连用了两个“亲自”,则是把他自己等同于和杨小年一个高度了,这一点,倒不是杨小年小肚鸡肠,而是说明了杨小年刚才在來的路上的担心不无道理,这家伙对自己根本就不像他脸上表现出來的那么尊重。

    杨小年开门见山,只说了自己的來意:“我听说检察院抓了王明堂,我过來问问你到底是什么原因。”一边说着,杨小年一边注意观察者李康平的神情,从他的脸上,杨小年就能够看出來这个事情李康平是早就已经知道了的。

    “杨书记,这个事情我还沒來得及给郑书记和您汇报呢,市酒厂涉嫌违规集资,我们把王明堂请來核实一下材料,现在鲍春亭副检察长正在下面和他谈话……”李康平笑眯眯的回答道。

    这家伙上來就拿郑耀民说事儿,说打算给郑耀民汇报倒是真的,但心里是不是打算给自己汇报那就是两码事儿了,紧跟着他就指出了酒厂涉嫌违规集资的事情,这就是在暗示自己不要乱插手检察院的事儿了。

    王明堂有事儿,不然我们也不会找他,我们现在正在按照程序和他谈话,如果杨书记沒什么要紧的事情,这个事儿您还是不要过问了。

    杨小年的眼睛微微的眯成了一条细缝,不紧不慢的说道:“鲍春亭,是哪个到酒厂拉钢管子的副检察长吧,我现在不知道王明堂同志到底是不是有问題,但好像检察院让鲍春亭审查王明堂的事情,好像就不大合理吧,不管涉及到谁的案子,亲仇者回避这条原则还是要的吧。”

    “杨书记,您这句话是从何说起啊。”李康平的脸色阴晴不定,被杨小年当面这么指责,他脸上肯定有点下不來台,但要说当场和杨小年翻脸,他有沒有这个胆子,总之,现在李康平对杨小年是即不舒心又不服气。

    “我这句话从何而起,我不信刚才鲍春亭带着人去酒厂做的事情你不知道,我不信你让鲍春亭去审查王明堂沒有别的意思,李康平同志,你这样做是要犯错误的……”

    “杨……杨书记,你这么说我就不能理解了,检察院受党委的领导,人大的监督,如果我哪里做错了,我会对党委和人大解释,但你现在就说我这是在犯错误,我不能接受。”咱们都是副厅级,凭什么老子要听你的,你不过就是空挂了一个副书记的头衔,你也不分管政法战线,你还不是市委书记或者是人大主任,等你成了正厅级再说吧。

    被杨小年指着鼻子指责,李康平心里那口气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说完了之后,感觉到意犹未足,抬手抹了一把嘴巴,接着说道:“至于杨书记这么说另有甚么用意,那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但我们检察院坚守制度,坚持原则,办案子的时候不会受到任何外力的干扰,我看,这个案子还是等到我们审查清楚了之后,我在专门去市委给主要领导汇报吧。”

    不就是因为上次钢窗厂的事情最后我沒有给你回报嘛,你也不看看你是干什么的,就算是这个事情,我也只有给市委主要领导汇报的义务,至于您么,那还是免了吧。

    你是市委领导不假,可你不是市委主要领导,我就是要刺激你一下,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这家伙说出來的话很委婉,尽管一腔怒火,但说出來的话全都是钉子却不带一个脏字,那神态,那口气,分明就是我沒把你放在眼里,你能怎么样的那个意思。

    杨小年的双眼越眯越小,到最后都几乎看不到一点黑眼珠了,他的神情里面也充满着冷笑和不屑,心说我不拿出点厉害让你瞧瞧,你还真就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呢。

    他刚拿出了手机,就听着李阳在外面喊叫的声音,杨小年蹙着眉头看着一脸通红跑进來的李阳问道:“你干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检察院又不是龙潭虎穴,用的着这么紧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