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7章 小肚鸡肠杨书记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李阳拿來了热毛巾,杨小年焐在脸上在沙发上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起來之后找了个小镜子看看,果然已经好了很多。

    扔下小镜子,杨小年招呼了一声,让李阳通知王晨备车,然后两个人下楼,到了车上之后,李阳才知道杨小年这是打算去建行拜见建行的行长。

    虽然说潞河市建行行长属于正处级,杨小年的行政级别是副厅,就算银行系统垂直管理,但一般在地方上还是不可避免的会受到政斧部门领导的制约,杨小年找他们有事请,只要一个电话,不管哪个行的行长,也得乖乖的主动上门接受“业务质询”。

    但为了确保能够替酒厂解决资金问題,同时也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杨小年却决定亲自登门。

    到了建行的办公楼下,杨小年却沒有直接下车,而是让李阳打电话通知银行方面自己來了,该有的态度拿出來了,但该有的矜持自己也不能不要,不然的话,未免会让人看轻。

    “廖主任吗,我是市委杨书记的秘书李阳……你好你好廖主任,杨书记來拜访余行长,现在已经到了楼下了……”

    一直等到李阳收起了电话,杨小年这才打开车门子下车,带着李阳走进了建行的大厅,还沒等杨小年走上楼梯呢,一瘦一胖两个人已经从楼上跑了下來,跑在前面的胖子有点气喘,一边跑着一边上下打量了一眼杨小年,就笑呵呵的伸出了手來:“是杨书记吧,您好您好,我是余乃发……”

    杨小年也笑着伸出手去,握着他胖乎乎的那只手,笑着说道:“余行长好。”

    “杨书记您好,听说您來了潞河,知道您这几天忙,正打算过两天去拜访您呢,沒想到您倒是先來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很啊……”余乃发一边客气着,一边礼让杨小年上楼,杨小年却主动地和跟在他身后的那个瘦子握了握手,笑着说道:“这位是廖主任吧。”

    廖主任很恭敬的伸出了两只手和杨小年握了握,赔笑说道:“不敢不敢,杨书记好,我是廖嘉成……杨书记请……”

    余乃发的办公室在三楼,进了行长办公室之后,廖嘉成亲自倒好了茶水,看看李阳一直在门口站着,这才出去招呼李阳去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当房间里面只剩下了余乃发和杨小年两个人的时候,余乃发才笑着说道:“杨书记,有什么事情您让人打个电话过來就行了,怎么还敢劳动您亲自跑过來呢。”人家一个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沒事儿能有时间跑自己这边闲喝茶么,既然人家给面子,亲自过來了,那也就不要等着人家说话了,漂亮话还是自己先说出來的好,官场上的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从自己听來的消息來看,全市金融系统里面,杨小年可还沒有去拜访过谁呢,自己这里是他的第一站,只要是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该给的面子自己可不能不给。

    但愿,杨小年的事情不要让自己很为难才好。

    闻弦歌而知雅意,对于余乃发的会做人,杨小年心里也很满意,有了他这句话做铺垫,这倒是省了自己兜圈子了。

    于是,杨小年就笑了笑说道:“余行长,今天來呢,一是和你见个面,大家认识认识,这第二嘛,还真的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一下余行长……”

    紧跟着,杨小年就把酒厂扩建的事情给余乃发说了一遍,然后才笑着说道:“我这也是來替王明堂当说客來了,还请余行长多多帮助才是啊。”

    听到杨小年的话之后,余乃发的心这才算是放了下來,杨小年张嘴想贷一个亿,这个数目说小不小,说大倒也算不上大,现在酒厂的生意做得挺红火,贷点款子给它,也不怕酒厂还不起,再说了,就凭杨小年这张脸,贷给它一个亿也不算什么难事儿。

    更何况,这个事情也在自己的权限之内,钱可以给,但该说的话却也不能不说,于是,余乃发就笑了笑说道:“杨书记,我是去年从枣园市建行调到潞河市來的,您在开发区做的事情我都知道,对于您的魄力我也很佩服的,当初开发区搞建设的时候,也从我手里批了一部分款子的,就凭您一句话,这个事情我也该办……呵呵,我说句題外的话啊,您就不好奇么,像潞河酒厂这种企业,为什么从银行贷这么点款子,还需要您亲自出面呢。”

    杨小年愣了一下,这才觉得好像当初自己光顾着想帮着王明堂办成这个事情了,居然沒往这方面想,银行本來就是做生意的,不放款子他们吃什么啊,潞河酒厂效益不错,如果一厂房或者是其他任何一项资产作抵押,绝对不会贷不出钱來,可王明堂为什么要自己想办法给他解决这么一笔款子呢。

    其中的原因,自己还真的沒想过。

    笑了笑,杨小年看着余乃发说道:“原來余行长是从枣园市调过來的啊,那咱们也算是他乡遇老乡了,你说的这个情况我还真的沒想过,我倒是愿闻其详。”

    “呵呵,其实也沒有什么大事儿,就是王明堂那老头儿有点死脑筋,这几年潞河酒厂的效益不错,他的现金流水却只走农村信用会社,其他的行想做他那一块的生意他不答应也就算了,居然还扬言就算是跪着求他贷款他也不会贷的,还说银行是……呵呵,这些话我就不说了,只不过,从那之后,潞河市几家银行内部也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行规,那就是谁也不能贷款给潞河酒厂……”余乃发一边说着,就一边好笑的摇了摇头。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看看余乃发脸上那一抹笑容,杨小年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來:“真是对不起了余行长,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能坏了你们之间的这个规矩,实在是不行的话,那我再想想办法……”

    余乃发就赶紧笑着说道:“杨书记,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我不就已经说过了吗,就凭您一句话,这个钱我肯定会贷给他的,坏了规矩怎么啦,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是您杨书记当家做主,再说了,帮扶企业发展,本來就是银行的职责和任务,其他行就算是心里有怨气,也不敢说什么的,呵呵,由您的支持,就算是他们说什么我也不怕。”

    杨小年就笑着点头:“呵呵,那就多谢余行长了,等见到其他行的几位行长,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

    余乃发就笑着摇头:“杨书记,您这不是在怪我吧,其实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呢,不过是想让您了解这么一个情况,毕竟这么下去对酒厂,对银行、甚至于说对于潞河市的经济建设,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杨小年就很郑重的点头道:“余行长说得对,我明白了,干工作不是治闲气,意气用事可沒有什么好处……”

    他这边正说着呢,门外就传來了几声清脆的敲门声,杨小年就借机站起身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余行长工作了,回头我让酒厂安排人來办一下……”

    余乃发就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石英表,笑了笑说道:“虽然说这个时间还有点早,可我还是想请您留下來吃了饭再走,咱们也不去外面,我们单位有个小食堂……”

    杨小年笑着摇头道:“这才十点多一点儿嘛,今后还有的是机会,今天我就不在这里了,你这也还有事儿……”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余乃发赶紧抢先一步拉开了房门,笑着把杨小年送出去。

    就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屠小梅却一头撞了进來:“余行长,我那笔款子……”她一眼看到杨小年,脸上的神色一变,马上就又缩回了头去。

    杨小年看到屠小梅过來找余乃发,马上明白她这是在为了开发金湖区那一片地皮筹措资金來了,看到她见了自己往后躲,杨小年就似笑非笑的冲着她说道:“这不是屠总么,不知道你弟弟出來了沒有。”

    一听这个话,屠小梅的脸上马上就冒出了一股怨恨的神情,昨天自己在杨小年的办公室里显摆完之后,一直等到了晚上十点,屠彪也沒有被放回來,后來再次给丁伯善打电话询问,才知道于海水居然连曹福元的面子也沒有给,居然说屠彪还牵连到别的案子里面沒有查清楚,这个时候要是放了他不合适。

    杨小年这么问,肯定是知道弟弟沒有被放回來,这才故意用这个话來羞辱自己的,这还是个大男人、大书记么,这男人也实在是有点小肚鸡肠了吧。

    这婆娘现在是满腔的怒火,想要发作又不敢的样子,偏偏,杨小年还不肯放过她,看到她缩在一边不吭声,又笑着说了一句:“金湖那块地皮你不是拿下來了么,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到处串门子,你不要把我的警告当成耳旁风,11个亿啊,毕竟也不是小数目,如果艹作不当的话,可是会血本无归的……”

    一边说着,杨小年转头对余乃发说道:“余行长留步吧,既然你这里还有事情,那就不要送了……”

    谁让他这么说,可余乃发有哪里肯真的不送下楼,到底还是把杨小年送到了门口,亲自看着杨小年和李阳上了车之后,这才转身往回走。

    但是,听了刚才杨小年的话之后,他虽然不知道屠小梅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杨小年的,但却已经看明白了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过节,心里面已经对屠小梅申请贷款的事情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