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1章 大爱无私(一)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小年,你不用为了这个自责,既然我们选择了你,就不会后悔。”李霞笑了笑,看着杨小年说道,“自从有了杨正,我便拥有了最大的满足,你爱和谁举行那个仪式都行,但你不要想不要我们娘儿俩,谁也不能把我们从你身边赶走……”

    夏淸涵也点头说道:“是啊,当初跟着你,我就沒想过要那个名分,我只要一辈子都跟在你身边就好了,那个虚名,谁爱要谁拿去……”

    “可是…可是…这样对你们不公平…我现在……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所以才把你们全都叫过來大家一起商量……我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你们,你们有了决定之后再告诉我好了,现在,我去抱抱我儿子,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给我点面子……”

    杨小年说完了站起身就走,阮凤玲再次提醒道:“还差两个人呢。”

    李霞却咯咯的笑着说道:“刚才你说的话很让我感动,人家几乎都要掉眼泪了呢,谁知道,你居然把这个问題甩给我们这些女人,用你自己的话來说,你可真够无耻的。”

    “我知道你们说的是李媛媛和程明秀她们两个人,不过……她们俩人一个玩失踪,一个弃权,就算我想和她们结婚人家都不答应,嘿嘿,无耻就无耻好了,咱们之间谁和谁啊,比这再无耻的事情我又不是沒有干过……”奶奶的,无耻就无耻吧,这么头疼的事情让我怎么决定,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商量不下來打一架也成……嗯嗯,做人要讲文明,君子动口不动手,还是不要打架的好,把谁的小脸蛋儿打伤了我都心疼。

    杨小年一步跨进卧室,就看到吴玉娇把儿子放在床上睡觉,她自己则坐在床沿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有一搭沒一搭的胡乱翻着,看到杨小年进來,吴玉娇的脸色腾地一下子就红了起來,刚才杨小年和李霞等人在外面说的话她都听见了,吴玉娇这才明白,今天來的这么多漂亮女人,居然都和杨小年这个男人有关系。

    吃惊的同时,她也忍不住的想入非非,要是那一次在锦园大酒店自己和他……那是不是参加今天这场家庭大讨论的人里面也会有自己一个,正想着呢,沒想到杨小年推门就进來了,吴玉娇慌得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红着小脸蛋儿站起來,呢喃着也不知道自己和杨小年说了一句什么,杨小年就笑着摆摆手说道:“沒关系,反正这小子沒睡着也不让我抱,他睡着了正好……”一边说着,杨小年就弓着身子附在床前,低头看着熟睡中的儿子,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这就是我的儿子,我的种,我身体和生命的延续……说起來,人生真的是奇妙的很,这么一个小小的生命,居然就能牵动着自己的心,让自己想到他,就充满了一股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柔情,。

    …………

    客厅里面,看着杨小年漏网之鱼一般的走掉,几个女人不由自主的都笑了起來,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鸵鸟战术了,这不典型的钻进头去不顾腚么。

    可是,笑着笑着,几个女人就不约而同的全都沉静下來,心里默默地想着几个人之间的局势,好像杨小年除了采取这种办法之外,还真沒有别的好法子。

    你让他自己决定和谁结婚,其他的人嘴里虽然不说,心里难道真就沒有怨言了么,那一张纸,代表的被国家和世人承认的一种身份、一种地位,绝对不像杨小年想的那样,是什么毫无意义、可有可无的形式。

    眼看着大家突然之间都不说话了,阮凤玲张了张嘴,有点艰难的说道:“各位姐妹,我……我的情况你们大家都知道的,我结过婚,不管从哪一方面來说,我都不可能和他……所以,我來只是证明我的存在,并不是有什么想法,至于其他的,你们大家看着办就是了……”

    李霞就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阮姐,话不是这么说,谁让你结过婚,可是你在杨小年的心里,并不比我们这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低一等,你沒听他说么,咱们大家在他心目的那个中的地位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高到什么地方去,刚才我就已经说过了,我有了杨正,已经心满意足,再加上,我是个生意人,手底下这些生意虽然说大多数都合法,但也有不少部分是在打擦边球,他的婚姻,所关系到的绝对不仅仅只是他和与他结婚的这两个人的事儿,还关系到咱们大家的安定和幸福,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他的道路还很远、很长,也并不一定会永远这样的一帆风顺,所以,他的婚姻不能有一丁点儿的瑕疵,我的意思是,谁坐在这个位置上,能够带给他最大的帮助,谁就和他举行这个仪式。”

    一边说着,李霞的眼神从孟秋丽和夏淸涵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两个人不由自主的就低下了头。

    今天在座的一共是六个人,李霞、孟秋丽、夏淸涵、阮凤玲、陈冰婧、沈茜茜,要说起來,这个房间里面适合和杨小年结婚的人,除了自己之外,也就只有陈冰婧和沈茜茜两个人了,自己说有了杨正心满意足,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其实,在李霞的心目当中,她又哪里会不想和杨小年结婚呢。

    女人,不管你拥有在无穷的智慧,还是拥有几辈子花不完的财富,如果身边沒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男人,那就等于是一叶浮萍一般,心里面永远沒底。

    男人那坚强的臂膀,才是女人温馨的港湾。

    为了杨小年,为了他这个大家庭的安定和谐,李霞甘愿付出,拿生意场上的事情说话,说什么怕将來连累杨小年,其实不过都是她找的借口,她知道,自己是李老爷子的干女儿,身份地位显赫,现在自己已经有了杨小年的孩子,如果自己不主动不站出來这么说的话,下面那些小姐妹一定会有样学样,包括沈茜茜在内,都会挣得脸红脖子粗,一旦出现了那样的结果,大家今后在一起就有了隔阂,杨小年的曰子就永远也不可能再平平静静、和和美美。

    “谁坐在这个位置上,能够带给他最大的帮助,谁就和他举行这个仪式。”想着李霞的话,阮凤玲、陈冰婧等人也在不住的思索着,她们心里都在想,如果我是杨小年的妻子,我会给他带來怎么样的帮助。

    “出了刚才我说的那个原因之外,我不能站到前台的理由还有一个,那就是,我是李家的干女儿……”就在大家都在思索的时候,李霞又幽幽地开了口:“李家树大根深,同样,也有着很多看不到、摸不着,隐藏在暗处的对手,如果小年成了李家的女婿,在仕途上短期内对他是有很大的帮助,可是,当他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后,那些人就会把他当成是李家的代言人,他们会把对李家的嫉恨和怨念都加诸在杨小年的身上,这样,反而不利于杨小年走的更远、更高……”

    李霞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沈茜茜笑了笑:“其实,这一次程明秀不來参加这次的聚会,我想,也是因为她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一点吧……”

    李霞言外之意沈茜茜自然明白,我不合适,你就更不合适了,你可是沈老爷子的亲孙女,人无千曰好,花无百曰红,越是大家族越容易受到外力的侵蚀,谁敢担保自己的家族会永远长盛不衰。

    沈茜茜不服气的撇了撇嘴:“那……真像你说的这样,那咱们也就不要想这么多了,任何事物都有盛极而衰的那一天,如果按照你的想法,咱们干什么还要想着让他走到什么什么高度,费那个劲儿干嘛啊,还不如现在就偷闲悠游,潇洒快乐的过此一生好呢。”

    “不是这样子的。”李霞看着她,正色说道:“虽然大家都知道盛极而衰这个规律,可人们还是想要追求理想,达到一个自己认为再也不可超越的高度才肯停下來,就是因为从盛而衰总需要一个过程,如果沒有内因起作用,单单凭借外力,越是鼎盛,衰落的也就越慢,怕就怕在内部出现问題,所谓千里长堤溃在蚁穴,不是说江水冲垮了堤岸,而是内部被群蚁掏空,但杨小年不是李家人,也不是沈家人,就算他成了李家或者是沈家的女婿,他也不过是附着在李家或者沈家这道千里长堤上的一棵树,一株草、一片叶而已,不管这道长堤是不是坚固,但江水首先冲刷的就是附着在这道长堤上的枝枝叶叶,所以,我才说他如果和你我结婚的话,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就算李家或者沈家照旧枝繁叶茂,首先受到伤害的就是他这个附着物……”

    “那……你是说,他要是和咱们其中的一个结婚的话,他就会成为被人攻击的目标,他承受的风险更大是吗,可有咱们家族力量的帮助,总比沒有任何的帮助要强的多吧。”沈茜茜依然不死心的辩解道。

    李霞淡淡的一笑:“是的,你说的沒错,有了我们家族力量的帮助,是比沒有什么帮助要走的平稳一些,这也是他从踏足仕途一來能够走到现在的重要因素,在这个过程当中,陈冰婧、你、我、以及李媛媛、程明秀都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这种帮助毕竟是外力,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有一定的实力,这家伙好像天生就是当官的材料,如果被当成李家或者是沈家的附庸,未免是我们这些人害了他,这也不是他想要的方式,我们如果真的爱他,就要多为他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