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0章 美女云集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两个人相拥着,闭目躺在沙发上,谁也沒有说话,空旷的房间里面,只有赵文举和屠小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突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了这片宁静,屠小梅很不情愿的动了动手臂,染着朱红色指甲油的手指从茶几上抓起了自己的手机,接听之后,她嫣红的小嘴里就传出了一声愤怒的呼叫:“你说什么,杨小年……怎么又是杨小年,他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

    赵文举沒有听到手机里面那个人说了些什么,但屠小梅对着电话嗯嗯呀呀的声音,让他的心又开始活跃起來,翻身又压在了屠小梅的身上。

    屠小梅脸上居然露出厌恶的神情,她支起上身,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推开他,赵文举却伸出双手推倒她,再一次的压在她的身上,屠小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双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赵文举只进入了一半就遇到了阻力,再也不能前进半寸。

    赵文举的脸上现出痛苦的样子,伸出了双手握捏住她胸前的那两座山丘,渐渐地,屠小梅说话的声音也有点打颤起來,她的双腿分开,默许了赵文举的悍然闯入,随着他在她的身上往复叠加冲顶,屠小梅扔下手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赵文举的后背,随着他的节奏气喘着、抽搐着,让赵文举越发的意气风发,充满了征服者的快感和自豪。

    终于,赵文举再次爆发,喘息着死狗一般倒在了屠小梅的身上,屠小梅却伸手推开他,一边坐起身,一边冷声道:“刚才是丁伯善打过來的电话,杨小年搁置了小东湖那块地皮,如果你再想不出办法对付他,那就只有我自己想办法了……还有,刚才你那算是…强迫我的……”

    她脸上这种神情,赵文举还从來不曾看到过,看着她扭动着腰肢走向洗浴间的背影,赵文举不由很很的咬了咬牙,伸手从茶几上扯过两张抽纸擦了擦,气呼呼的穿上了衣裳,大步走了出去。

    这女人现在翅膀硬了,居然也敢在自己的面前摆脸子了,以前自己当派出所长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学教师,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是想什么时候要她就什么时候要她,现在你是有钱了,可你也不想想你那些钱是怎么來的,沒有我赵文举,能有你的今天么,我给了你那么多,不就因为这一次你弟弟的事情我帮不上么,你就敢这么对待我。

    由屠小梅的变脸,再想想自己的老婆杨秀萍,那女人原來是多么贤惠,多么端庄的一个人啊,可是,一旦上了郑耀民的床,就马上从乌鸦变成了高傲的天鹅,不仅仅不让自己碰一下身子,现在更是连家门都不让自己进了。

    他沒有想到这一切都是权利闹得,反而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玛丽隔壁的,女人都是**,上下两张嘴全都吃人不吐骨头……”

    出门上车,还沒有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呢,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來,接听之后,带着一肚子的怒气喂了一声,电话里面却传出來刑侦处处长张成那略带兴奋的谄媚声音:“赵局,那辆红色的跑车出现了……”

    “出现了,你们在哪里找到的。”赵文举觉得张成这个词语用的很奇怪,心里愣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张成顿了一下,还是邀功似得说道:“赵局,我们……不是我们找到的……是它自己突然冒出來的,开车的是一个二十來岁的男人,坐在车上的是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女的,年龄大约在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很像你说的那个陈什么冰婧的女警……”

    “是吗,拍下照片了沒有,你的人跟上了吗,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一听到车上坐的人穿着警察制服,还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女的,赵文举好像沒有留意到张成因为沒有主动找到车子而愧疚的语气,而是有些兴奋的问道。

    听到赵文举并沒有埋怨自己是饭桶的意思,张成马上就來了精神:“报告赵局,那辆车子在市区开不快,我已经让人跟上去了,不过,看他们走的路线,那辆车子应该是去市委家属院的……”

    “好,让你的人机灵一点儿,好好地给我多拍一些照片,一定要能够看得清楚脸面,这些可都是有用的证据……”赵文举收了电话之后,回身看看那扇紧闭的房门,有心进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屠小梅,可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继续拿着钥匙打火起车,很是得意的按了一下喇叭,那车子开了出去。

    哼,你个小妖精敢给我脸子看,连饭都不管我,我倒是要让你看看哥哥我的手段。

    今天,凡是中午回家吃饭的常委们都看到了一幕很让人惊诧的迹象,一直门前冷落的7号楼门前面,也不知道突然间就从那里冒出來了一辆接着一辆的豪车,而每一辆车上下來的,都是摇曳多姿的大美女。

    这些女孩子年龄都不大,可一个个看着却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倾国倾城,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从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上下來的优雅少妇,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随着她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很年轻的小保姆。

    任广平和王珺两个人住六号楼,两个人在自己家的后窗户里面,就能够看得到杨小年的家门口,看着他这边就好像美女赶集似得一个接着一个的从车上下來走进去,任广平和王珺两个人这一刻心里却不约而同的都在自问:“杨小年这是干什么,豪车大展览,还是美女集中营。”

    两个人正想着呢,就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又开到了杨小年的家门前,这一次,居然从车上下來一个一身警服笔挺的女警察,看上去这女警的身材很窈窕,面上的神情有些冷,在临进门的时候,那女警停下來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双手抬起來正了正头上戴着的大盖帽,这才迈动修长的大腿走了进去。

    妈的,这么多漂亮的女人,会不会都是杨小年那家伙的……咳咳,简直沒天理,。

    刚想到这里,身后一身很威严的大喝响起:“广平,你看什么呢,吃饭了知不知道。”任广平咳嗽了好几声,伸手推开窗户,扔掉了手里的烟头,赶紧转身走回了餐厅。

    杨家的客厅里面,沈茜茜、阮凤玲、孟秋丽、夏淸涵四个正坐在沙发上听杨小年说话,看到李霞抱着孩子和吴玉娇一起进來,几个女人忽的一声全都站了起來,老鹰扑食一般围上了李霞手中的孩子,杨正小朋友刚吃饱了奶睡了一小觉,看到这么多漂亮的阿姨围着自己,不仅仅沒有害怕,反而瞪着乌漆漆的小眼睛看过來看过去。

    杨小年也凑过去,脸上笑得跟狗尾巴花似得,涎着脸说道:“呵呵,乖儿子,让爸爸抱抱……”哪知道,杨正小朋友居然不给一点儿面子,看到他之后,马上小嘴一咧,咿咿呀呀的哭了起來。

    “去去去,你不要吓坏了他……來,让阿姨抱抱……”等到这小子被夏淸涵接过去之后,他居然马上就止住了哭声,小脸上居然还露出了笑容。

    看起來,还是美女有面子,这小子的心姓脾味,倒是甚的其父之神韵。

    陈冰婧踩着高跟鞋走进來,看到这一幕,冷艳的脸上不自禁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哦,可是真热闹啊。”

    杨小年就看着她尴尬的笑了笑:“婧婧來了啊,现在总算是人到齐了,玉娇你抱着杨正到卧室里去,我和她们这几个姐妹有话说……”

    李霞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能说人到齐了呢,好像,还差一个人吧。”阮凤玲也在后面低声道:“最少还差两个……”

    “大家都坐吧。”杨小年沒有搭理她们两个人这个话茬儿,而是自己先坐到了沙发上,看着眼前这一堆莺莺燕燕,先感慨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口说道:“虽然事实胜于雄辩,可我依然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个从來都不会醒的美梦,杨小年一个农家穷小子出身,认识你们也不知道是我几辈子修來的福气,有的时候,我自己也在想,是不是我上一辈子、上上一辈子,或者说几辈子之前,我都是个和尚,敲破了不知道多少个木鱼,才修來了这一世的风光……”

    一边说着,杨小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可是,上天待我不公平啊,他不该在这个时代,把几辈子的欠账一下子都还了回來,让我欣喜、让我彷徨、让我心悸、让我忧伤……这个社会,是有法律法规制约着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同时面对你们,我爱你们每一个人的心不偏不倚,不多不少,都是一样的,我这么说,可能会有人觉得我很无耻,可这实实在在就是我心里面所想的,我为自己有这样的行为感到耻辱,我为自己能够得到你们大家的爱感到自豪和光荣,曾经多少次,我都在自己心里暗暗的想着,男人能有这么一辈子,活得值了,什么也不要多想,什么也不要做,就这么安安静静、和和睦睦的活下去,接受你们给与我的爱,付出我所有的爱给你们,我们这个大家庭不分彼此……”

    一边说着,杨小年的眼神瞟了一下红着脸低着头的沈茜茜,这才接着说道:“按照国家的法律,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法律上的妻子,我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就算是响应国家的晚婚政策,也已经到了应该结婚的年龄,更何况,像我这个……如果再不结婚的话,也会影响到今后的组织考察,可说句实在话,我不想让你们中的每一个人不开心,我自己也实在是想不到应该和谁举行这么一场毫无意义的仪式,所以,我才把你们都叫过來商量,看看这个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