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8章 勇气与责任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市长曹福元在潞河市经营了大半辈子,从乡文书到副乡长再到县长、市长,可以说,在潞河市他的触角无处不在,但为其这样,他的家长制作风严重,家族观念、小团体思想泛滥,不管做什么事情,首先考虑的都是团体的利益,这已经严重的阻碍了潞河市经济、政治的正常发展和运行。

    郑耀民这个人私心太重,为了攫取权力,和曹福元抗衡,简直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杨小年这个人年轻,又闯劲,后台过硬,这是薛世义现在已经看得到的,可是,正因为他太年轻,闯劲太猛,却让薛世义担心他在潞河不会站住脚,就算是他在省里有强硬的后台,只怕也不是老谋深算的曹福元和郑耀民的对手。

    薛世义才刚四十出头,年龄上还有相当大的优势,他心里也自然还想着再进一步,但是,现在就让他把宝压在杨小年的身上,他还有点拿不定主意,在政治立场上,稍微一不注意跌了跟头,那可是会让人一辈子都爬不起來的,事关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他不能不慎重。

    现在,杨小年赶鸭子上架,让他來解释王明堂这份报告,其实就是在变相的给他出了个二选一的考題,要么,你反对,今后咱们各走各的路,要么,你支持我,今后咱们就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了。

    薛世义知道,只要自己站起身,顺着杨小年的意思解读这份报告,就算自己不站到杨小年的战车上,今后曹福元也不会放过自己,这不同于平常曹福元在的时候开会,当着曹福元的面自己有的时候也反对过曹福元的提议,但那时诤谏,是为了给曹福元拾遗补缺,曹福元不仅不会反感,反而会赞赏的感谢自己,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杨小年在曹福元不在位的情况下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议,完全绕过了曹福元在行驶代理市长的权利,不管今天这个会议的结果如何,这都是杨小年尝试着对曹福元的权威正面发起的一次挑战。

    失败了,根本就影响不到杨小年什么,反正现在他也是一无所有,但成功了,则会增大杨小年在市政斧的话语权,对杨小年來说,这是一个无本万利的好生意,可是对自己來说就不一样了,自己今天选择了倒向杨小年,今后就成了曹福元的眼中钉肉中刺,只怕曹福元恨自己还要超过恨杨小年。

    因为,在他的眼里,杨小年本來就不属于他这个阵营,而自己,则是曹福元一派人眼中的叛徒……

    可是,如果自己今天不按照杨小年的意思办,那自己也就得罪了杨小年,就冲他这几天的初始风格來看,只怕这个小年轻也不会饶了自己,就连潞河市第一常委、市委书记郑耀民都被他弄得很尴尬,更何况是自己这位排名在他之后的副市长。

    唉,本來自己就不该玩什么脚踩两只船啊,要不是自己既不想得罪曹福元,又想和杨小年搞好关系,何至于弄到现在这种尴尬的境地。

    薛世义心里面正琢磨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呢,沒想到张岚却抢在他前头笑着开了口:“杨市长、薛市长,我想先说两句……”

    看到杨小年轻轻的点了点头,薛世义不由得就松了一口气,有张岚在前面打头阵,不管她说什么,自己都还有缓冲的余地。

    “刚才听了杨市长的讲话,又看了酒厂递交上來的这份报告,结合现在国内的经济形势,以及我省白酒消费趋势,我觉得现在酒厂扩大生产规模很有必要。”张岚一上來就肯定了这份报告的正面价值,等于是旗帜鲜明的亮明了支持杨小年的态度。

    “咱们济海省市白酒生产大省、消耗大省,但是,济海省内数得上规模的酒厂却沒有几家,这一点我们和川省、桂省沒法子比,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不断发展,路况质量不断地提高,物流运输方面越來越便利,地域之间的距离等于在不断地缩小,川桂等省份生产的优质高档白酒东进北上所需要的时间越來越短,这就给他们冲击我省的白酒市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抓住当前白酒销售的黄金档期,做大做强我们自己的白酒企业,一旦到了那一天,等待我们潞河酒厂的归宿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关门大吉,我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看看咱们的链条厂、保温瓶厂,就知道这个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在张岚一开始发言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心思:“这女人被压制的沉不住气了,这是打算投向杨小年了……”

    但是,随着她侃侃而谈的讲话,大家的思绪也不由得顺着张岚的思路沉了下去,细细的品味她说的话,就连杨茂祯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

    “……我们改、开的目的是什么,绝对不是为了打击我们自己的民族企业,我们为企业改制的目标是什么,是增强凝聚力、向心力、顺应时代的潮流,让企业充满蓬勃向上的活力、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拥有永不败退的核心竞争力,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振兴经济,造福职工,回报社会,……在企业谋求发展的时候,我们应该扶上马送一程,而不是给它戴上紧箍咒……大公无私,勇于决断,敢于承担,这是我们这些政斧官员应该做的事情,而不应该考虑这样或者是那样私底下的蝇头小利……”

    张岚的话说完之后,所有的人都在沉思,都在想一个问題:“这些年,我是不是只从个人利益考虑问題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丁伯善张口说道:“张市长,我知道你以前做过县委书记,理论水平很高,但是,我想知道,你就知道酒厂扩大之后销路一定沒有问題吗,如果我们同意酒厂生产规模扩大一倍,产量翻番,一旦生产出來的产品卖不出去,把现在好好地一个企业压垮掉,这个责任谁來负,敢于承担是好事,可咱们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张岚伸手理了一下额前的秀发,笑着看了看他说道:“丁市长,你手里的报告你看完了吗,这里面王明堂给出的对比数字和市场行情分析你沒有看到吗。”

    “我当然看到了,但你刚才也说了,这是分析,不是现实,我说的是,万一到时候现实和分析不一致,出现了产品积压怎么办。”丁伯善也伸手抚了抚鼻子上面的眼镜,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听着他的话,杨小年不由得就笑了:“丁市长,你主要分管什么工作啊。”

    “我,根据市长分工,我主要负责商务、旅游、食品药品监督等方面的工作,杨市长,这个咱们现在讨论的话題沒有什么关系吧。”丁伯善的眼神看向杨小年,那目光里面展露着讥讽和不屑。

    我分管的是商务、旅游、食品药品监督,你要是打算拿我的工作來说事儿,只怕这个岔子可不大好找吧。

    杨小年好像根本就看不懂他眼神里面的表情似得,依然面带笑容的问道:“我市食品生产、加工领域,10人以下的小企业、小作坊有数百家之多;在食品流通领域,集贸市场有近千个,个体户的数量则有万家之多,行业规模化程度低、生产加工企业小而多的现状,直接导致我市食品安全风险和控制成本大大增加,另一方面,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主体的多元化、价值观的变化、对经济利益的追逐,以及市场的恶姓竞争,促使部分企业拼命压低成本,甚至不惜以牺牲质量安全为代价,在这种情况下,你是怎么确保食品监督到位,保障食品安全的呢。”

    我不管你分管的旅游啊、商务啊那些其他行业,咱们就单说说食品安全这件事情好了,且不管大街上露天摆放的早点摊子,现在整个潞河市这么多的小手工业作坊制造面包、糕点、熟食出售,你不是分管着食品药品安全监督吗,你是怎么保证这些食品都是安全的呢。

    “这……”官样文章好做,但现在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丁伯善还真就不敢说自己分管的部门监督完全到位了,可现在,他还真沒有办法承认在监管方面存在的漏洞。

    如果自己承认有漏洞,那杨小年接着就会问了:“既然你明知道监管不到位,还存在着安全隐患,那这些食品为什么还能摆摊出售,你怎么不考虑到可能出事情,把这些食品全都予以沒收。”

    再说了,就算是那些在你这里领了执照的厂家,他们生产的食品就一定沒有任何问題吗,这个包票你敢不敢打。

    既然不敢,你凭什么说人家张岚说的不对,还阴阳怪气的说人家敢于承担是好的,问題是出了事儿之后谁能承担得了这个责任,你负责的食品要是万一发生了事故,你能承担的了吗,既然你自己都说承担不了,那按照你的逻辑,承担不了责任的事情就不要做,你怎么不把大街小巷生产食品的厂子全都查封了,你怎么不把商店里面的食品全都沒收了,大家干脆都扎脖子不吃饭算了。

    想到杨小年可能追问的问題,丁伯善不由得张口结舌,很是尴尬的低下了头。

    看到他低头,杨小年却摇了摇头,然后眼神扫视了一周,接着说道:“我们做什么事情,靠的是科学的论证,细致的研判和精准的分析,只要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成功率,这个事情就可以拿出决定,在这个世界上,不管做什么都存在着风险,百分之百沒有风险的事情不要说沒有,就算是有也不一定轮得到咱们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