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6章 薛世义的表现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这女人果然伶俐,说出來的话也很有水准。

    自己临出会议室的时候看得她那一眼,她马上就感觉到了自己的不满,而现在跟出來,虽然只说了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把要说的问題全都说清楚了,杨书记,恁别记恨我,沒给您下通知是古东华的事情,和我沒有一点关系。

    虽然她是市委秘书长,这么解释好像有委过于下的嫌疑,但是,古东华是郑耀民的秘书,又是跟着他从省里面下來的人,绝对只服从郑耀民的安排,就算王珺这个秘书长说的话,在他眼里只怕也是沒什么分量的。

    她这么一说,杨小年马上就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误会王珺了,也明白了今天这个事情,就是郑耀民那老混蛋故意想让自己难堪的,但明白归明白,可杨小年的怒气却依然沒有完全的消失。

    “王秘书长,你是潞河市市委秘书长,不是哪一个人的秘书。”杨小年盯着她又说了一句,你是潞河市市委秘书长,你所做的工作,是对潞河市市委集体负责的,你又不是他郑耀民的秘书,我也是市委副书记,难道还当不起你王秘书长亲自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吗,仅仅就凭你这两句话,就能够把你自己的失误推卸干净吗。

    要说起來,市委秘书长其实就是专对市委书记服务的,如果这个秘书长和市委一把手的关系走得很近,像杨小年这个市委副书记,人家还真就不用怎么放在眼里。

    不过,那是上不了台面的规矩,要抡起市委秘书长的职责,还真就像杨小年说的那样,她是对所有的市委领导服务的,杨小年是市委副书记,不管怎么排,他也得算在“市委”领导这个群体里面,你王珺虽然也是市委常委,但你是秘书长,是市委大管家,凭什么你就不给我服务。

    杨小年这么说话,明显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王珺也知道杨小年这股子邪气來自哪里,这几天他可能都心里不大痛快,这次找着发泄口了,那还能不宣泄出來,沒办法,也算自己倒霉,谁让自己撞枪口上了呢。

    “对不起,是我的工作失误,金钩我一定注意改正……”说别的都沒用,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看你还能怎么样,你不是要面子嘛,今天我还就给你这个面子了。

    她这么一说,杨小年还真沒脾气了,你批评人家做错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一句表姐的话不说,你还整在说什么。

    “好,那就这样吧,王秘书长,沒什么事的话我过市府那边去了,那边还有一大摊子的事情等着我呢。”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往车里钻,王珺心说你忙个……什么啊,谁不知道你现在是最清闲的一个。

    “杨书记……杨书记……呵呵,走这么急干什么啊,我的车子刚才出了点小毛病,驾驶员开出去修理了,我跟你的车一块儿走……”杨小年刚在车子里面坐好,后面薛世义又一脸笑容的走了过來。

    “杨书记,刚才听了您的讲话,让我很受启发啊,如果被点名的是我,在提前沒有准备的情况下仓促发言,只怕会闹出一个大笑话……”坐进车子里面,薛世义就开始拍起了杨小年的马屁。

    不过,听着听着,杨小年心里总算是明白了,原來这位也是今天早上接到的通知,心里头也窝着火呢,大概,刚才自己和王珺说的话,他在一边也听到了吧,只不过,这几天郑耀民正借着钢窗厂的事情找他的麻烦,他可不敢像自己这样逮住王珺训一顿。

    和他先聊了两句之后,杨小年灵机一动,看着薛世义说道:“薛市长,前天我收到酒厂王明堂交上來的一份报告,他们想扩大酒厂的规模,合并下面县区的几个小酒厂,我也到酒厂去看了看,觉得他们这份报告还是很实际可观的,扩大规模、兼并其他几个小酒厂之后,可以增强品牌号召力,提高今后抵御风险的能力……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们市政斧应该支持,薛市长你看呢。”

    原來王明堂提交过好几份这样的报告了,但是政斧一直都沒有批复,杨小年可不认为全都是自己的前任常务副不答应,身边这位薛市长,还有躺在医院里面的那位曹市长,肯定也是不赞成,要不然的话,仅凭一个常务副市长,还挡不住酒厂扩大经营这种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果然,薛世义听了杨小年的话之后就不由得一脸苦笑,他看了看杨小年,好像沉思了一下,这才说道:“杨市长,这个事情我知道,从两年前王明堂就上过这样一份报告,当时他只是想着把下面县区的几家小酒厂兼并过來,并沒有提出把市酒厂规模扩大的事情,看到报告之后,我也曾把王明堂叫到办公室里面主动地询问过,不瞒您说啊杨市长,这个王明堂搞经营绝对有一手,可就是那脾气又丑又硬,两句话沒说呢,他倒是在我办公室里面发了一通脾气……再者说,下面县区那些小酒厂也实在是牵扯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其他的都不要说,就说阳山县的那个酒厂吧,那可是曹市长在阳山当县委书记的时候扶持起來的企业,曹市长拿它当自己的孩子看呢……”

    杨小年一边听着,就不由得暗暗点头,这种话,可算得上是薛世义掏心窝子说的真心话了,这一段掌故,杨小年倒是沒听王明堂说过,这么看起來,刚才自己猜测的沒错,王明堂想扩建酒厂,兼并其他小酒厂的事情,原來市政斧排名前三的三个市长就沒有一个赞成的。

    杨小年笑了笑说道:“薛市长,此一时彼一时啊,现在的情况,和两年前又有很大程度上的不一样了,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各类消费品都在往高端发展,如果咱们还停留在低中端的水平,过不了几年,我们必将会被市场淘汰掉……”

    “杨市长,您说的这些我都懂,要不然,我去医院给曹市长汇报一下,您看怎么样。”薛世义迎着杨小年的眼神,一脸坦然的说道。

    杨小年明白,他这么说的意思,并不是在用曹福元压迫自己,而是打算由他出面,去说通曹福元,帮着自己消除不必要的误会。

    杨小年就伸过手去,在薛世义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薛市长,谢谢你的理解,不过,这个事情我看还是召开市长办公会研究一下,到时候还要麻烦你把市长办公会研究出來的结果向曹市长详细的汇报……”

    杨小年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还想拿市长办公会的决议去压服曹市长么,沒有曹市长的点头,你就知道你能在市长办公会上通过。

    说实在话,那天下午郑耀民想借着钢窗厂的事情找自己的麻烦,幸亏杨小年东拉西扯把话題给搅黄了,薛世义可不认为杨小年这是“无心之过”,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就沒有一个人脑子不转圈儿的,杨小年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

    但不管杨小年的目的是什么,总归是他帮了自己一把,今天薛世义特意上了杨小年的车,为的就是增进一下和杨小年之间的感情,可要说他肯为了与杨小年之间的这点香火情,就会跟着杨小年去天战曹福元的权威,那杨小年还真就有点太天真。

    所以,当听到杨小年说要召开市长办公会研究一下王明堂这份报告,等有了结果之后再请自己去给曹福元汇报的时候,薛世义的心里不由的就开始在打鼓,心说如果市长办公会都已经定下來了,那我还去汇报什么。

    可现在是杨小年“当家”,他说召开市长办公会,自己也不能表示反对,于是,薛世义就只是笑了笑,既沒有便是赞成,也沒有表示反对。

    车子进了市政斧之后,两个人下车之后一块儿上楼,杨小年就看了看手腕子上的手表,笑着说道:“现在是十点四十,还有点时间才下班,我看这个会议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十一点吧,十一点咱们开个碰头会。”

    薛世义倒想不到杨小年是这么的雷厉风行,居然说开会就开会,一点余地都不留,刚才杨小年说的时候自己沒反对,这个时候杨小年把时间都定下來了,自己就更加不能反对了,于是也只好点头道:“那好,我让办公室通知一下。”

    杨小年就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李阳正在和人说着什么,推开门进去,却意外的发现屠小梅正坐在李阳的对面。

    看到杨小年进來,李阳和屠小梅同时站起身來。

    “杨市长……”李阳刚开口,话还沒说完呢,屠小梅就笑眯眯的插话了:“杨市长,我有点事情找您,听说您去市委开会了,就在这里和李秘书闲聊了两句……”

    杨小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我马上还有一个会,只能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那就谢谢杨市长了,我这事儿挺急,不过十分钟足够了。”屠小梅一边说着,一边就跟在杨小年的身后走进了里间杨小年的办公室。

    “啧啧……杨市长可真是清廉啊,您这办公室布置的也实在是太简陋了一点嘛,您看看……这桌椅板凳可都有点陈旧了,还有这个地方,应该放个鱼缸,养几条热带鱼……”屠小梅转着身子很是认真地打量了一番杨小年的办公室,很是热心的为杨小年规划气了办公室的布局。

    “屠总,你还有八分钟的时间……”杨小年坐在椅子上看着她显摆,眼看着她越说兴致越高,杨小年突然就看了看表,笑眯眯的來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