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5章 王珺的解释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郑耀民亲自宣讲桌子上的第一份文件,这不是照本宣科,而是按照他的解读任意的发挥,这家伙极富煽动姓的声音,把党管干部的重要姓解读的淋漓尽致,自然,这里面就夹杂了很多中央文件精神并沒有包含进去的那一层意思,但下面的干部们听着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对于他这么讲话的用意不管是赞成还是不赞成,也沒有人在这样的场合站出來给他指正。

    杨小年稳坐钓鱼台,不管在心里怎么鄙夷,脸上也不会带出來,只是他不时扫向台下的眼神有点阴冷。

    玛丽隔壁的,想來想去,王珺那女人还真有点不好摆弄。

    但是,偏偏在杨小年心情低落,最不想讲话的时候,郑耀民讲完了第一份文件,往他这边看了一眼,笑呵呵的说道:“同志们,大家也知道,杨市长在枣园市开发区的时候,就搞过农业开发,并且搞得还不错,我看这第二份文件,就请杨市长给大家传达吧,你们大多是县市区的书记、县长,杨市长有一些什么心得,你们要好好的记住了……”

    现在曹福元住院,杨小年代理市长主持市政斧的工作,按理说他让杨小年传达第二份文件也不错,但杨小年怎么瞧,都看着这家伙好像故意使坏似得。

    其实杨小年还真就想对了,郑耀民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让杨小年出丑的,这么隆重的一个会议,台上台下坐了这么多的人,他昨天让王珺下通知开会的时候,故意给王珺说下面县市的通知让办公室來下,市值机关和各位常委那里,让他的秘书來下就可以了,为的就是到今天开会之前才临时通知杨小年,让他沒有一点心理准备,好在大会上出丑。

    王珺当时也不明白郑耀民是什么意思,还以为郑书记是怕单位多、时间紧,自己下不过來呢,所以也沒有多想,可不知道就这么着白白的被杨小年记恨上了。

    哼,就算是你在开发区当过一把手那又怎么了,想來一个二十多岁毛还沒扎齐的小年轻,到了这样的场合吓都被吓晕了,你还能讲什么话啊,能把文件照本宣科的念通顺了就不错了,有了刚才自己那种高水平的发挥,在对比一下杨小年的表现,谁是英雄谁是笨蛋,下面的人还不一下子就明白了么。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倒是要看看在这样的场合下面谁还能帮你,想到得意之处,郑耀民更是一脸的笑容:“呵呵,下面请杨市长传达文件精神,大家欢迎……”

    在这个场合下面坐着的人,就沒有一个不是人精,这几天新來的常务副市长所遭受的待遇,他们别看在下面的县市区,可也打听的一清二楚,郑书记这个话很明显是在挤兑人呢,又哪里是真的想听到热烈的掌声了。

    所以,尽管郑耀民第一个率先鼓掌,但下面的掌声依然还是稀稀拉拉的,拍了几下都清晰可闻。

    玛丽隔壁的,欺人太甚,。

    杨小年伸手拿起了第二份文件,神情严肃,语音清晰的念了起來,果然是照本宣科,一句文件之外的话都沒说。

    在他念文件的时候,郑耀民一直面带着笑容,好像听得很认真,但其实他心里早就已经想法笑了,纵使杨小年念得很流畅,沒有出现自己最期待的磕磕巴巴的那一幕,但他就这么念下來,可也已经让所有的人看透了他的真实水平。

    呵呵,我让你今后还敢在我面前牛皮哄哄,马不知脸长,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盘子菜呢。

    张逸坐在台上听着,脸色不由得就微微动容,心说杨小年这又是想搞什么啊,虽然自己不知道他的真实水平有多高,但自己在枣园市的时候也听他给赵良栋汇报过工作,那成串的数据可是不用看小本子,就能说得一套一套的,他不应该就这个水平啊,难道是怯场啦,可从那平稳的声音听着,可又不像是怯场的样子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不要说是他,就连陶宗夫和沈士成两个人也关心的往杨小年这边看了好几眼,心说难道杨小年就这个样子,那可真是……

    王珺做的位置在主席台的最边上,就算是扭着脖子也看不到杨小年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过她也在心里暗暗的揣摩,心说杨书记要只有这点水平,那可还真的是一个短板,就算你事情做得再漂亮,如果需要说话的时候说不出來,那也不能称之为一个优秀的干部。

    就在他们这几个人正在心里面暗暗猜测的时候,杨小年已经念完了文件。

    “同志们,刚才我领着大家学习的,就是当前中央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如何加强农业发展,确保主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确保农民收入稳定增加,确保农村社会稳定的重要指导方针……”说着,他把手里的文件合上,往桌面上一放,居然再也不看文件一眼。

    “中央的文件中明确指出,决不放松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这是党的农村经济工作的一个长期的基本方针,从这几句话里面,我们能够明确一点,那就是,粮食生产事关全国人民的温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但单单只是解决温饱问題,还不是我们这些在坐的干部的最终目标,要发展多种经营,要实现农民收入的稳定增长,让农民过上富足繁荣的好曰子,这才是我们当前应该重点考虑的问題,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国家的工业增长势头强劲,如果农业增长幅度跟不上,那就等于一个人的两条腿瘸了一条,城乡收入差距会继续拉开,这就必然会带來一些列的新的问題……”

    杨小年从工农业对比,全国的经济发展形式和潞河市的经济发展形势对比,讲到潞河市当前存在的优缺点,讲到潞河市和兄弟市之间的工农业长处和差距,讲到今后潞河市发展的目标和方向,中间参杂着自己在枣园市开发区大搞农林渔副业的心得,正如郑耀民说的那样,下面坐的大部分人都是各县区的领导干部,面对的就是基层如何发展、做大做强的问題,杨小年心口说來,有的时候一句话,一个例子,听在那些人脑子里面,就成了一个触动灵感的黄金点子。

    这个时候,再也沒有一个人敢看不起台上侃侃而谈的这个年轻人,就连郑耀民都低了头也不知道拿着笔在本子上面划拉着什么。

    “同志们,说句实在话吧,在开这个会之前,我并不知道今天开会的内容,但既然郑书记让我说几句,我也就只好大着胆子班门弄斧了,希望我的话还不至于把大家误入歧途,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各位能耐着姓子听完。”等到杨小年说完了结束语之后,台下好长时间依然是一片肃静。

    就在郑耀民刚想开口说几句的时候,下面突然就爆发出了一阵接着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听着这一阵阵暴雨般的掌声,杨小年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这几天天天学文件、查资料,功夫总算是沒有白费。

    现在,该轮到郑耀民心里不舒服了,等到李汝康啰里啰嗦的讲完了市委对这次会议的学习安排之后,郑耀民阴沉着脸宣布散会。

    等杨小年走出去的时候,眼神刀子一般在王珺的脸上扫过,王珺心里猛然一顿,随即就明白了事情的症结出现在哪里。

    杨小年根本就沒有进市委自己那间办公室停留的意思,出了会议室的门之后直接下楼,李阳从车里下來接过了包,又慌着给杨小年打开了车门子。

    “杨书记……杨书记……”就在杨小年往车里钻的时候,王珺从后面跟了上來,杨小年略一转头,就看到了一脸焦急的女秘书长,踩着高跟鞋,几乎是跑着正从楼门口走出來。

    这女人三十五岁就正坐在这个位置上,说明她本人以及她身后的背景都不会简单,再加上王珺素有市委第一美女的称呼,想不吸引别人的眼球都难。

    虽然她这个市委第一美女的名头说的并不一定是容貌,但论容貌和气质相加的综合分,在市委大院里面还真找不到哪个女人可以超过她。

    这女人三十多岁,正是美少妇成熟的浓郁的季节,盘的精致的秀发,黑色的西装套装,上衣沒扣纽扣,随着她细腰扭动的频率,那被灰色的薄毛衣高高撑起的两个圆球不住的上下抖动,这一刻,王珺毫无疑问成了整个市委办公大楼门前广场上的焦点。

    但是,杨小年的眼神还是那么的平淡,口气里面却隐含着一股肃杀之气,看着她问道:“哦,王秘书长有事儿。”

    这个小男人,严肃起來那脸色还真够人看半拉月的,可你就算是怨恨我,也得把事情搞清楚吧,这个事情是郑耀民故意阴你,可和我沒有半毛钱的关系。

    王珺一边想着,一边说道:“杨书记,我有点事情想给您汇报一下,您看,咱们是不是上您车里面……”

    王珺的意思是这里人这么多,大家从楼里面出來可都看着呢,但杨小年却直接认为,这女人是怕她和自己接触的这一幕被郑耀民看到之后给她小鞋穿,越是这样,杨小年反倒是随手又关上了车门子,站在车子跟前,脸上不苟言笑的说道:“王秘书长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

    看看杨小年那副神情,王珺心里苦笑了一下,也只好无奈的开了口:“杨书记,我想给您解释一下,市值机关和常委以上的干部,是古秘书负责下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