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4章 继续被藐视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可不让上床可不行。

    其实在來的路上,赵文举就知道,到了屠小梅这里之后,会有这么一场哭闹,但是他还不能不來。

    美人儿生气了,自己要是不來安慰,那今后可就真的别想在上她的床了。

    当然,这是赵文举给自己找的一条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还有一条真实的理由赵文举自己也说不出口,不上这里來,他也沒地方可去,自从郑耀民來到潞河,自己的家就已经被他给霸占了,要不然,凭什么自己一个副局长就能压得过局长和政委去,灌了二两猫尿自己要是这个时候晃荡着回家,那简直就是自己找死,今后可真的沒有半点安稳曰子过了。

    就是局里面那些当面见了自己一脸笑容的混蛋,也有人在私底下嘀咕自己头上的乌纱帽是绿色的,可别管这顶帽子是什么颜色,只要戴着它,就能够给自己带來莫大的权力。

    说这些话的人纯粹是她妈嫉妒。

    可你们这帮家伙嫉妒也沒用,谁让你们当初沒娶个漂亮的好媳妇呢。

    “梅梅,刚才你说那个杨小年上了一个女孩子的车,她说沈士成请客。”沒有看屠小梅从信封里面翻出的那个存折,赵文举一手在屠小梅的大腿上抚摸着,一手摩挲着自己下巴上的胡茬儿,心有所思的问道。

    这一次,屠小梅沒有让他把爪子拿开,而是把丰满的胸脯更贴近了他一些:“是啊,……不过,这有什么啊,你们不是说那个杨小年还沒有结婚么,她和什么样的女人一起出去,那是人家的自由,从这事儿上你还能做出什么花样。”

    赵文举哼了一声,好像很得意似得说道:“你懂什么啊,我早就已经打听过了,这个杨小年虽然沒结婚,可他在开发区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女朋友,对方是原來山城区区委书记陈爱忠的闺女,叫陈冰婧,现在调到省城公安厅工作,你说的那个人要是她,她能开得起兰博基尼。”

    一边说着,赵文举就从口袋里面摸出电话:“小宋,让你们的人今晚上加加班,给我查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看看这辆车停在什么地方了……嗯,主要是市区内各大酒店、宾馆……查到了不要轻举妄动,随时给我汇报。”

    “你想怎么办。”看到赵文举收起了电话,屠小梅看着他问道。

    “嘿嘿,如果那个开兰博基尼的女的是陈冰婧,那就说明这个杨小年并非像你说的那样油盐不进,就凭他那个当过两年区长,又干了一年书记的老爸,可给他买不了这么好的车。”赵文举得寸进尺,这次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伸进了屠小梅的睡袍里面。

    扭了扭身子,也不知道是为了让自己更舒服一些,还是为了更方便赵文举那只手的侵入:“你干什么啊,……可是,那跟杨小年有什么关系啊,我听说他也就是在开发区干过一年多的实职,后來就去了省里……”

    赵文举哼了一声,沉声说道:“开发区一年多的实职,你知道他在开发区这一年多的时间花了多少钱么,十几个亿,过手的钱财跟淌水似得,想弄个三五百万、千八百万,还不给玩儿似得。”

    “哦。”听着赵文举说的数字,就算是屠小梅身为公司老总,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说你还能让人去开发区查他的帐不成。”

    “嘿嘿,虽然我不能去开发区查他的账,可既然知道了他手脚不干净,我就能找到对付他的法子。”赵文举很自信的笑了笑,又接着说道:“要是那女孩子不是陈冰婧,那就更好办了,既然他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卫校里面这样的货色多得是……哎哟,你干什么扯我耳朵啊,我这不是为了咱弟弟再想法子吗,平常我可沒动过这样的脑子……嘿嘿,你说我有了你哪还敢在偷吃腥啊,好梅梅,我说的口都渴了,现在可以让我上你的床了不。”

    “混蛋,你口渴了和上床有什么关系啊,做好了,我给你倒茶去……”屠小梅在赵文举的面前做智做张,也不过是使使小姓子,让赵文举上心救自己的弟弟罢了,有哪里真的不想让他上床了,眼看着效果也已经达到了,这个时候他也知道打完一巴掌之后还要给赵文举一个甜枣,所以就想推开他去给他倒茶。

    “嘿嘿,你说这口干舌燥和上床有沒有关系。”赵文举一边说着,一边把屠小梅抱了起來:“这口干舌燥说明有点上火,这男人要是上火的话,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和女人上床……”

    第二天早上起來,屠小梅心里的怨气尽去,被男人滋润的一张脸容光焕发的起來给赵文举煎了荷包蛋,冲了枣花蜜加冰糖的葱油茶,把赵文举侍候的心满意足去上班。

    可杨小年这边却是自己早上起來去买回了油条豆浆,沈茜茜还卷缩着身子窝在床上沒起呢,昨天晚上借着尿遁躲在厕所里,脑筋飞快地转动着想主意,从厕所里出來之后什么都沒说,压在沈茜茜身上直奔主題,梅开二度之后两个人累的躺在床上直踹气,沈茜茜好像也忘记了刚才说的那茬子事儿,但杨小年却知道,这丫头既然已经把话说出來了,自己沒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是不可能算完的。

    所以,看着沈茜茜睡的正香,他也沒敢硬把她叫起來吃饭,自己三口两口吃了点之后,把剩下的豆浆放在保温桶里面,给沈茜茜在床前的桌子上留了张条子,自己匆匆忙忙的走出去上班。

    到了办公室之后,杨小年什么都沒干,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起來点电话给自己所有的女人挨个儿的打了过去,要求她们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务必于今天下午赶到潞河市來。

    沈茜茜回京城过年,杀回來之后居然提出了和自己结婚的事儿,并且先入为主,使用阴谋诡计住到了市委分给自己的“家”里去,她要是赖着不走,自己可沒胆子赶她出去,再说了,就算是能把她赶出去又能怎么样呢,既然她敢住进去,那就是打算在人前露一小脸的,想以这种既得的事实,逼迫自己承认她才是杨门正宗。

    她的这个做法让杨小年很恼火,可和女人在这种问題上争吵绝对不明智,所以,杨小年先施展了拖字诀,使用自己无上的温情把沈茜茜先稳住,然后再到办公室里面给程明秀、陈冰婧、夏清菡、李霞、孟秋丽、阮凤玲等人打电话,让她们全都过來。

    自己从心里面对这些女人的感情是一样的,杨小年也自觉做到了不偏不倚,既然沈茜茜开了这个头,想把名分定下來,那干脆就大家伙坐在一起商量好了,实在商量不下來的话……那就抓阄。

    杨小年这么想着的时候,倒沒有觉得自己有多荒唐,反而为自己的伟大发明而沾沾自喜,他这边正忙活着呢,李阳敲门进來,通知他到市委参加会议。

    这一次,郑耀民召开的并不是常委会,而是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会议,这样隆重的会议,绝对不是临时起意才召开的,郑耀民都沒有提前给自己打招呼,可见郑耀民对自己已经恨到了极点,反过來说,这也充分表明了郑耀民以及其他一些人对自己的轻视。

    “其他人”,自然首当其冲就包括了市委秘书长王珺,作为市委大管家,这个女人是干什么吃的,难道连最起码的工作程序都不需要了吗。

    一直到坐上了主席台,杨小年的脸色还是阴沉的,嗯,用阴森可怖來形容都一点不为过,但是,反观郑耀民的脸色却很轻松,轻松中透着掩盖不住的喜气,看了看早就已经摆在自己面前的文件,杨小年才好像有点明白了郑耀民喜从何來。

    最上面的一份文件,是省委组织部《关于转发中央印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