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3章 女人的武器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沈茜茜的四个保镖很能干,杨小年根本就沒说自己住在什么地方,这几个家伙居然直接开车就把自己和沈茜茜送到市委大院自己分了之后只住过一天的“家”里來了。

    幸好,当初王珺给安排的挺到位,家里铺的、盖的、用的东西倒是什么都不缺,只是,杨小年心里倒是有点奇怪,平常沈茜茜不是都住酒店的么。

    但是,人都已经到了门口了,杨小年自然也不能再把沈茜茜送回去,再说了,这丫头也不知道身上是抹了什么牌子的香水,弄的人心里痒痒的,两个人刚一进门,杨小年咣当一脚将房门关上,就从后面抱住了沈茜茜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还沒等沈茜茜反应过來呢,杨小年就已经抱着她走进了卧室,忽地一下把沈茜茜扔到了宽大的床上。

    接着,杨小年快速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跳到床上。

    沈茜茜刚刚转过身子,就看到了那人站在自己的正上方,从高处俯视着自己,那怒挺的东西在空中摇晃着,好像在对自己点头致意,沈茜茜惊慌地转过头,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丑陋的东西,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让开…我,我去洗个澡……”说罢,她就伸出手想推开杨小年起身,喝了一点酒,这个时候正血脉膨胀的杨小年哪能让她如愿,立刻跪在她的小腹上,抓住她的双臂把她拉的坐起來,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丽面容,不由的低头就吻了上去。

    被杨小年压在身下无赖般地侵犯着,沈茜茜红着脸也不吱声,看着身下清雅而又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小丫头,在自己的挑逗下露出平时难得一见的羞涩和无奈,杨小年的小腹更加的难受,就觉得热血上涌,不自觉地用力顶了沈茜茜一下。

    “嗯。”沈茜茜清淡的哼了一声,接着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嘶。”杨小年猛吸了口冷气,那嫩滑无比的小腹一下子就贴到了他的要害,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料,可是那令人**蚀骨的绝妙触感依然让他难以自持。

    看着他急色鬼一半的样子,沈茜茜娇羞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你这人,怎么倒像是一辈子沒见过女人似得,乖啊,我洗个澡再回來陪你……”

    杨小年嘿嘿一笑,却伸手往她高耸的胸前摸去,沈茜茜愣了一下,脸色更红,低声道:“你干什么啊,人家…我,我还沒脱衣服……”

    “嘿嘿,不要紧,你老公我最是善解人衣……”杨小年一边说着,手指已经轻轻的解开了沈茜茜胸口那可浅紫色的纽扣,沈茜茜却是羞得一下子转过身去,杨小年知道她实在是羞得不得了,也就沒有强迫她面对自己,就那么从背后搂住她柔若无骨的细腰,一只手摸索着往下移动,很快就把她外衣的纽扣全都解开。

    “怎么样,我这可不是吹的吧。”说着,杨小年将她那件浅紫色的风衣整个的褪了下來。

    沈茜茜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上施为,身上的武装很快就已经被杨小年解除,沈茜茜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沒有吭声,男人的手抚摸在身上,给她带來触电般麻痒的感觉,揉动的部位越來越集中,越來越用劲,五根指头开始在柔软的饱满上來回揉捏,捏的沈茜茜身子软软地摊在杨小年的怀中,说出來的话都几乎轻不可闻:“人家來可不是让你欺负的,你…你就是一个恶魔……”

    杨小年感到沈茜茜的背臀紧靠在自己的怀中,那清清柔柔的肌肤是如此的诱人,自己坚挺的炽热陷进两团软绵绵的包裹中,不由的前后晃动着身体,向沈茜茜发起了冲刺。

    “嗯。”沈茜茜呓语一声,整个身子绵软无力,双手背到身后,反手抓着杨小年健壮的腰肌。

    沈茜茜的肌肤冰凉滑腻似是水做一般,杨小年那双手贪婪地游走于她全身不再放过每一寸肌肤,每一个角落,那双手似乎有种奇异的魔力,所到之处,是透入骨髓的酥软、酸麻,和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求你……不要这样……你的手,不要……”她如梦呓一样的哀求着,杨小年双手过处,沈茜茜只觉得又酸又麻,说不出的难受,好似胸中有一股火焰在熊熊的燃起。

    “啊……你……还是这样……啊啊啊……别……唔……”沈茜茜的双手早就抓不住杨小年的肌肤,只能垂在身子的两边,竭力的支撑着自己的上身,而她的下半身则随着杨小年的冲顶波浪一般的起伏着,朱红的小嘴里面微微发颤地发出娇喘。

    这样反坐在杨小年身上的姿势,她还从來都沒有经历过,真想不到男女之间还能用这样羞人的姿态亲密结合,她想站起身來,可杨小年的手紧紧的搂着她的细腰,她想合拢双腿,可她的双腿已经被杨小年的双脚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她越是想逃跑,那纤细的腰肢就风摆柳一样來回扭动的厉害,沈茜茜很快就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她无论怎么样也逃避不开身下这个男人强有力的把持。

    “啊……”地一声,从她的口中发出一声悲鸣,在杨小年不断的撞击下,沈茜茜的背向

    前高高仰去,身子忍不住哆哆嗦嗦地持续痉挛颤抖着,持续的快乐不断地冲击着沈茜茜的脑神经,让她忍不住神魂颠倒,迷失了神智。

    几番风雨过后,沈茜茜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力气,她紧咬着下唇,红着连扬起了小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躺在身边那个男人的胸口:“混蛋,你就会欺负我……”

    “嘻嘻,你这叫谋杀亲夫知不知道啊,……我哪里舍得欺负你呢,我谢谢你还來不及呢,喂,你说那个沈士成是不是今后应该叫我姑父。”

    “叫…叫你个大头鬼啊。”说着,沈茜茜却翻身坐了起來,看着杨小年那张欠揍的脸,笑的像只刚偷吃了鸡的小狐狸:“你真想让他叫你姑父啊,那我明天给他说去,只怕他真的敢叫,你却不敢真的答应。”

    随着她娇嗔的话声,那白玉一样的绵软和高挺的红润在杨小年的眼前波纹荡漾,煞是撩人。

    但,杨小年却好像沒有看到一半,嗷地一声翻身爬起,穿上拖鞋跑向卫生间。

    沈茜茜雪白长腿一偏,狠狠的踹在他屁股蛋子上:“你干什么啊,这可是我爷爷说的……”

    哼,这什么人啊,他下面那玩意很明显还翘的老高,刚从自己身上爬起來沒多长时间呢,就死不认账……这该死的家伙,可不知道人家这个年是怎么过的,人家为了他,都快被老妈骂死了……

    “对不起啊,人有三急……”杨小年一边说着,一边汲汲皇皇的跑了出去,失策啊,现在自己算是明白沈茜茜为什么一声不哈就住到自己家里面來了,可是,自己真的还沒有考虑透彻这个事情呢,可不知道应该怎么答复沈茜茜提出的这个让人为难的问題。

    都怪自己,闲着沒事干什么要沾沈士成的便宜啊,估计沈茜茜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这个事情,却偏偏被自己在说话当中给了她提起这个话題的把柄。

    靠,猪脑子,。

    他却不知道,沈茜茜这个时候盯着他的背影,那眼神都几乎能杀人了。

    杨小年自找倒霉,可这个时候在城南郊的一栋房子里面,另一个哥们儿比他还倒霉呢。

    晚上和一帮子哥们有应酬,赵文举喝的醉醺醺的刚打开门,一条抱枕就飞了过來,幸亏当年上警校的时候也算是训练有素,赵文举一把接住了抱枕,嬉皮笑脸的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屠小梅讨好的笑着说道:“干嘛啊宝贝,这是谁得罪你了,明天我让人抓起來扔监狱里去……”

    “赵文举,我说你就吹吧,还全潞河市就沒有你摆不平的事儿,你倒是把那个杨小年抓起來,把我弟弟给放出來啊,有胆子你现在就去。”

    赵文举就知道她是因为这个事情不痛快,可这也是沒法子的事儿,不管是抓杨小年还是放了屠彪,这两件事情他现在一样也做不到。

    所以,她也只好看着屠小梅,涎着脸嘿嘿笑道:“我不是跟你解释的很清楚了么,这个事情还需要慢慢的想办法……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去找他,这个杨小年连门都沒让进。”

    “哼,当然了,你以为……把你的脏手拿开……你以为我还会骗你啊,那可是为了我弟弟的事儿,你觉得我会不上心吗,你看看、你看看……”屠小梅一边说着,一边扭着腰,从沙发的另一头把自己的包抓了过來……

    这女人别看都已经年过三十了,可依然还腚是腚腰是腰,穿着单薄睡衣的身姿曲线玲珑的诱人眼球,赵文举顺势坐在她身边,就把手从她盼着的双腿间伸了进去。

    “把手拿开。”屠小梅声音清冷,恼怒地转头,紧盯着赵文举说道。

    “不……嘿嘿,好老婆,你就算是心里有气,也不能冲着我啊,你说是不。”看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通红,凶巴巴地看着自己,赵文举就是一阵挠头。

    “你看看,我可是准备了十万块钱的,沒想到这个杨小年连门都不让进,我说请他吃饭,他居然给我说沒有晚上出去吃饭的习惯……可后來來了一个开着兰博基尼的小姑娘,这混蛋毫不犹豫就上了人家的车……”她一边说着,一边扭了扭身子,很是不满的说道:“我不管,这个事情我是沒什么办法了,不管怎么办,你都要把我弟弟救出來,不然的话,你就永远不要再上我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