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2章 沈茜茜的关系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沈茜茜嫣然一笑,冲着杨小年招手道:“嘿嘿,我让他们在岔路口等着呢,上车,我带你去个地方,今天晚上沈士成那家伙请客……”

    “哦,那好。”一边说着,杨小年一边冲着门卫招了招手,把车钥匙丢给他:“给我把车子开进去,回头把钥匙给我。”他也不管这门卫会不会开车,既然自己把钥匙给了他,就算是他不会开,也自然会想尽办法把自己的车子弄进招待所给听好的。

    然后,杨小年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上了沈茜茜的车。

    眼看着杨小年坐在车子里面扬长而去,屠小梅那一张脸不由得更红了,心说这就是你说的沒有晚上出去吃饭的习惯,杨小年,你太欺负人了吧。

    不过,这女孩子是干什么的,刚才她说今晚上沈士成请客,不会说的就是潞河军分区司令员沈士成吧,那小女孩话音里面,对沈士成这位军分区司令员、潞河市委常委可是有点不尊重呢。

    沈士成有三十多岁快四十了吧,在那小女孩嘴里怎么就变成“那家伙”了呢,敢这么说沈士成,那就代表着这个小女孩的身份很特别……

    应该说,屠小梅这个女人还是不简单的,心里面稍微一想,就已经明白了这个开着兰博基尼出现的小女孩不简单。

    既然这个小女孩不简单,那杨小年自然也就简单不了,看起來,刚才他对自己那种不屑一顾的样子,可不是刻意装出來的假清高,说不定这家伙还真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更沒把自己企图用金钱美女拉拢他当一回事儿。

    刚才那女孩子虽然只是轻鸿一瞥之间,可那风华绝代的美艳却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如果她是杨小年的女朋友,那自然也就不怪他会把天下间其他的女人当成粪土。

    但,她说的那个沈士成,真的是军分区司令员沈士成么,对于这一点,屠小梅的心里还存着疑问。

    但杨小年却知道,沈茜茜说的那个沈士成,绝对就是沈大司令,自己來了潞河之后,其实并沒有和他接触过,但昨天的会议上,这位爷突然就站出來力挺了自己一把,让杨小年心里却渐渐明了,就算他不是沈家的嫡系,但也绝对和沈家脱不开关系,在昨天晚上和沈茜茜电话“例会”中,杨小年不由得就提了一嘴,但却是怎么都沒有想到,今天晚上沈茜茜居然驱车近千公里,跑了來介绍自己和沈士成认识。

    虽然他只是一个排在最末尾的常委,平时不牵扯到军队的事情不大发言说话,但常委会里面有他支持,最起码自己不再是孤家寡人。

    其实常委里面,还有一个很重量级的人物,杨小年觉得自己也能够争取的到他的支持,那个人就是原來枣园市的市委秘书长,现任的潞河市组织部部长张逸,但现在杨小年却还沒有单独和他谈过,一是时机不到,二是现在张逸的情况他还沒有完全摸清楚。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原來是赵良栋的嫡系,就算是不能全力的支持自己,也不会和郑耀民走到一起去的。

    沈茜茜兴高采烈带着杨小年去得好地方,居然就是沈士成驻扎在城北的军分区司令部,过了潞河大桥,西北角这一大片地方都是属于军队的地盘,带着五星军徽的大门两边有战士荷枪执勤,沈士成早就一身笔挺的军装,带着军分区政委、副司令员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等人站在大门前面等着了,弄得那两个站岗的小兵一脸的紧张,不知道自家司令员大人这么隆重到底是在等谁。

    一辆红色的跑车和一辆黑色奥迪轿车一前一后在门口停下,看到从前面的跑车上下來的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门卫这才恍然大悟,这肯定又是哪位领导家的公子少爷耐不住寂寞想过过枪瘾,到部队里面打靶來了。

    不过,这个时间过來,用不了多久天就黑了,说不定还要在部队里面吃了饭再走……一想到吃饭,两个战士不由自主的就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怪不得上岗前从食堂经过,闻着里面飘出了酱兔头的幽香呢。

    不过,让杨小年有点惊奇的是,沈士成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居然是为了迎接自己,本來觉得他是看在沈茜茜面子上,那自己当掩护的,哪知道他第一个走过來却是对着自己行军礼:“杨书记好,欢迎杨书记莅临军分区检查指导工作……”

    杨小年心说我检查指导个屁的工作啊,我又不是军分区第一书记。

    但这个时候,军分区政委、副司令等人也都过來见礼,杨小年也只好笑着一一和他们握手,心说这家伙昨天力挺了我一下,今天再弄了这么一手,只怕等不到天明,有些人就会知道了发生在军分区大门口的这一幕……一想到这里,杨小年却是不由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士成,心说只怕这就是他故意想要的结果吧。

    和杨小年打完了招呼,然后沈士成才和沈茜茜见礼,也不知道他身后那堆人是不是知道沈茜茜的身份,但却有样学样,一个个跟着沈士成学,标准的敬礼,很尊敬的称呼沈茜茜:“沈小姐。”

    还真如那两个卫兵想的差不多,到了军营里面,沈士成先是安排沈茜茜和杨小年在地下靶场打了一通枪,然后才是吃饭,这也让沈茜茜终于在杨小年的面前耀武扬威了一回,各种手枪微冲沈茜茜摸过來就会,而拿着五四手枪的杨小年却连保险都沒找着,最后在一个参谋的帮助下终于打开了保险,也不过是表演了一回让子弹飞……

    军区食堂的酱兔头很够味道,吃饭的时候杨小年更是见识到了军人的豪爽,军分区政委朱四和都快五十岁了,可端起杯子來还是一口闷,参谋长唐天华在沈士成的命令下更是表演了一把放地雷,鱼缸一般的啤酒杯中放了二两一杯的白酒,这家伙端起來跟喝水一样一口气就灌了下去,弄得杨小年也不好意思推辞,实实在在的喝了几杯白的。

    结果朱四和和唐天华等人最后是被当兵的扶着走的,沈士成则陪着沈茜茜和杨小年在小会议室里面喝茶聊天。

    现在沒有了外人,杨小年听着他们闲聊,这才知道沈士成是沈家的旁支,按辈分,沈士成还要叫沈茜茜小姑呢,他三十**岁不道四十,就能坐上军分区司令的位置,肩膀上扛上了两杠四星,这里面绝对也靠的是这一层关系。

    沈士成刚说了一句:“杨书记,等会儿还有一个您认识的人也会过來……”沈茜茜就笑了笑说要到沈士成家里去看看侄媳妇,她这边才跟着一个当兵的刚出去,纪委书记陶宗夫却一步走了进來:“沈司令,兔子头给我留了么。”

    看到杨小年笑着站起身來,陶宗夫不由得愣了一下,很快便一脸笑容的伸出手來:“不知道杨书记也在这里,要不然我那还会磨蹭到现在啊。”

    杨小年却笑着摇头:“我也想不到陶书记回过來,这可真有点意外呢。”一边说着,他就看了沈士成一眼,心说这个沈士成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刻意把陶宗夫叫过來的。

    沈士成就在后面大笑:“老陶你说的倒是好听,只怕你就算是知道杨书记在我这里,你也得把顶头上司打发的满意了才敢过來吧。”

    陶宗夫看了看杨小年,就笑着说道:“沈大司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省纪委副书记司中山是我的领导,难道说杨书记就不是我的领导了。”

    杨小年听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觉得有点怪异,猛一听到陶宗夫说自己也是他的领导,就赶紧摇着手谦虚:“这可不敢当啊陶书记,咱们有幸共事,都是为了党的事业和人民的利益……”

    “纪委也是在党委领导之下开展工作的嘛,杨书记是党委副书记,那自然也是我的领导了。”陶宗夫握着杨小年的那只手微微的加了一些力气,这才放开了杨小年的手,笑着说道。

    看这个情况,杨小年却越发的明白了,可就不知道这是出自于沈老爷子的授意,还是沈茜茜那小丫头为了帮助自己在潞河市站住脚,自己想出來的注意。

    就在陶宗夫到來之前他先躲了出去,一是为了方便自己和陶宗夫见面,二來大概她和陶宗夫之间沒有什么交情,至于第三点原因嘛,大概沈茜茜也是不想让自己觉得,自己在仕途上的发展和进步是靠地女人的关系。

    其实杨小年到从來都沒有这么认为过,不管是哪一种关系都是财富,既然自己拥有这方面的财富,善加利用有什么丢人的。

    这就跟自己兜里面有钱是一样的,你别管这个钱是你真么赚回來的,你都一样可以拿着买东西,但是如果你兜里沒钱,靠偷靠抢那就不对了。

    原本,杨小年也不过觉得,今天沈士成能够把陶宗夫叫过來坐坐,也不过是给自己牵线搭桥,今后到底会怎么样还需要自己努力争取,谁知道,陶宗夫坐下之后,就脸色凝重的开口道:“杨书记,于海水他们调查八中那个案子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最近我们纪委收到了不少反应赵文举的材料……”

    纪委有纪委的制度,别看自己是市委副书记,但陶宗夫不该说的照样不能给自己说,他沒有具体地说举报赵文举的材料是有关哪一方面的内容,这自然就是出于保密的目的了,但他能给自己说到这个程度,这也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陶宗夫言下之意就是在问:杨书记,我知道你让于海水调查赵文举的那成意思,我们纪委已经收到了赵文举的不少材料,如果你觉得需要,我们马上就可以对赵文举采取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