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1章 一点不给面子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杨小年站住回头,却看到值班室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车,随着车门子打开,从里面下來一名雍容华贵地漂亮女人,这女人身材高挑,秀发挽成了非常精致的发髻,耳朵上挂着明光闪闪的黄金耳坠,她脸上的肤色和上身的皮草之间露出的肌肤白皙,看起來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看着她姿态摇曳的走过來,杨小年微微的蹙眉,看着她问道:“你是。”自己一个人单身住在招待所,这女人不会是特意來找自己的吧,不管她有什么事情,这样子传出去都会让人想其一些不该想的事儿。

    “杨书记,我是金湖地产的屠小梅。”女士很礼貌的同杨小年握手,同时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她这一自报家门,杨小年马上就明白她找自己干什么了,杨小年看了屠小梅一眼,冷着脸说道:“金湖地产,我沒听说过,是潞河的企业吗。”

    他这话明显就是在问屠小梅:“你很有名气吗,潞河市的一家私营企业,你有什么资格找我对话,如果是为了公事,到办公室去谈就行了,现在都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你拦在招待所的门前,你想干什么。”

    屠小梅脸上的神情不变,依然微笑着,用她那很轻,很柔,很迷人的嗓音说道:“我來找杨书记的目的,杨书记真不知道,屠彪是我弟弟……”

    杨小年淡淡的摇头:“哦,那个目空一切,拿着砍刀想刺杀市委副市记、常务副市长的小混子是你弟弟,不是亲的吧,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你可以去找公安局的于海水,或者是赵文举。”

    听到他这么说,屠小梅的眼皮猛然间就往上撩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副市长不仅仅直指自己的弟弟是个小混子,还讽刺自己不应该像弟弟一样不懂规矩,最后却又拿赵文举的名字刺了自己一下,看起來,别看他才來了沒几天,对自己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

    可是,自己并沒有在什么地方得罪他啊,他干什么对自己一肚子怨气似得。

    一边想着,屠小梅依然笑着说道:“对不起杨书记,我这个弟弟实在是被老人家惯坏了,今天他做的事情是有点出格,我替他向您赔礼……杨书记,不知道咱们能不能进去说呢,我这都到了您门口了,您总不能连一杯水都舍不得给吧。”一边说着,屠小梅伸出手來,两根雪白的手指指了指前面的大门。

    哪知道,杨小年既然已经摸清楚了他和赵文举的底细,正憋着劲儿的手势赵文举呢,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会给他留面子,“对不起,招待所不对外营业,你有什么事情,明天到我办公室去说吧,我要回去休息……”

    杨小年说完了之后,迈步再次走向自己的车子,遇上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屠小梅还真的是沒什么法子了,伸出手摸了摸放在皮包中的那个信封,在大门口当着两个门卫的面,她可沒有勇气拿出來,万一一个弄不好,杨小年给自己安上一个贿赂国家干部的名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本來,今天这个事情不用他找赵文举,自从屠彪被于海水亲自带着人从饺子城抓回來,赵文举就把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利用这个机会,于海水很是抖了一把,让人把屠彪等人直接押回了刑警队之后,于海水就回到局里召开了全局干部会议。

    像平时这种会议于海水一般是不会召开的,到了会上都是赵文举的人,不管他说什么,那些人也都是会按照赵文举的眼色行事,召开会议于海水就等于自取其辱。

    但这一次不同了,于海水借題发挥,在会上整整骂了半个多小时,罗向阳也跟着上劲,指桑骂槐的把赵文举狠狠地批了一顿,最后却是把屠彪的这个案子交给他來办理。

    平时那些跟在自己后面帮腔的家伙今天全都哑火了,任凭于海水和罗向阳两个人发飙,沒有一个人敢站出來表示反对的,屠彪拿着砍刀要杀了新來的杨书记,光是这一条就够吓人的了,谁敢在这个事情上和于海水叫板,那就等于直接给杨书记唱反调,不管杨小年才來了几天,他们还沒有这个胆子。

    而赵文举却知道,于海水和罗向阳两个家伙把屠彪的案子交给自己,名义上说的很好,刑警队是自己分管的,但这却是光明正大的挖坑让自己往里跳呢。

    屠彪带着二三十个人去砍杨小年,这个事情杨小年能不生气才怪呢,这事儿要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说不定自己当场就会拔出枪來把他给毙了,自己要是帮着屠彪开脱,杨小年这股子怨气肯定会放在自己的身上,可要是自己不帮忙的话,按照今天于海水给屠彪那小子编排的罪名,只怕都够他在监狱里面呆一辈子的。

    再说了,自己要敢不帮忙的话,他姐姐屠小梅也不会答应自己啊,别看平常她在自己的怀里小猫一样怪温顺,可那是沒触及到她的利益,真要惹得她不高兴,这女人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來的。

    这么多年,自己可有不少的把柄被他抓在手里呢。

    难啊,帮与不帮,好像自己都很为难,屠彪这家伙叫到自己的手里,简直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还不如留在于海水的手里自己好交代呢。

    杨小年上任第一天就到钢窗厂抓了刘恒林,接着就安排人复查八中那个案子,这样的人能使软皮蛋任由自己欺负,别看在郑书记的大力支持下,自己能够把于海水和罗向阳压的死死的,可和杨小年打擂台,自己根本就和人家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

    自己和他对着干,死的很难看那是一定得。

    是,自己是和郑耀民的关系不错,那老家伙趁着自己不在家,都他妈躺到自己床上去了,可要动用他老人家出面抗衡杨小年,那得自己老婆出面熏熏枕头风才行,这要是别人的事情还好办,可问題是屠彪是屠小梅的弟弟,老婆能帮着自己说好话,那除非太阳打西边出來了。

    所以,散了会之后赵文举就把电话打给了屠小梅,把屠彪的事情和自己的顾虑都给屠小梅说了:“我说小梅啊,这个事情可不是我不帮忙,如果我载进去了,对你、对金湖集团的可都沒什么好处,我看,这个事情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好你还是能通过关系,和杨小年私下达成和解协议,不然的话,你弟弟坐牢是坐定了……”

    屠小梅一听也着急了,虽然心里埋怨弟弟不争取,有眼无珠怎么就和杨小年闹出了这一出,但作为亲姐姐,就算是在生气她也不能看着弟弟去坐牢啊,思前想后,感觉到赵文举说的话有道理,于是,她就心急火燎的跑到市政斧找杨小年去了,可谁知道到了那里之后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一问门卫,门卫说杨市长已经开着一辆吉普车出门了。

    屠小梅也沒想着杨小年下了班之后会老老实实的回招待所休息,抱着碰运气的心情找了过來,偏巧杨小年的车子被门卫拦住,屠小梅这才在门外追上了杨小年。

    人是见着了,事儿不用说对方也明白,可这个杨小年油盐不进,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这可让屠小梅有点下不來台了。

    屠小梅不相信杨小年听不懂刚才自己的暗示,想跟着他进屋喝杯茶是假的,关键是想把皮包中的那个信封送出去。

    可杨小年居然一口回绝,难道他当官的志向不是为了钱,看看他开的那辆吉普车,价值在十几万二十万左右的样子,还真可能这人家里不缺钱。

    他既然不想要钱,那自己应该怎么办。

    屠小梅眼珠儿一转,接着脸上就又堆满了笑容:“杨书记,您慢走啊,这都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您一个人回招待所吃饭不也是吃么,能不能够给小女子个面子,赏个脸咱们到外面去吃啊。”

    不为了钱那就是为了色,在财色面前,根本就沒有能忍受得住不伸手攫取的国家干部,所以,屠小梅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把“小女子”那三个字故意咬得很重。

    “谢谢屠总的好意,我这人沒有晚上出去吃饭的习惯。”杨小年头也沒回,这句话堵得更干脆,更严密。

    只不过,这个理由能噎死个人。

    屠小梅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心底一股子怨气像荒草一般冒了出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來,招待所门外的那条路上,像箭一般的射过來一个红色的车影,从发动机发出的这声音來判断,这应该是一辆比自己的宝马车还要更高级的兰博基尼跑车才能发出的声音。

    这种车子全潞河市也沒有一辆,不是说买不起,是沒有人敢买这样的一部车子发神经。

    当官的贪的钱再多,也不敢买这样的一款车子授人以柄,私营企业的大老板虽然有钱,可也不愿意买这种车子出风头,那來的这辆车子是谁的,开车的又是什么人。

    红色的兰博基尼一直以一百五六十码的速度开到了招待所的门前,才以一个漂亮的点刹停住,车窗里面露出了沈茜茜那张娇美如花的脸蛋儿:“咦,你知道我会來吗,怎么会在门口等着我的。”

    看着她那双大眼睛从自己和屠小梅身上转过來转过去,杨小年不由就笑了:“是啊,我今天掐指一算,就知道你会过來……我说你开这么快干什么啊,你那几个小尾巴能跟得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