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0章 您是杨书.记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听了李阳的话之后,屠彪的神情微微一变,脸上有点挂不住的样子看了李阳一眼,低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我姐是金湖集团的屠小梅……”

    杨小年莫名所以,就把眼神看向了李阳,李阳走到他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赵文举的老婆叫杨秀萍,是市委办秘书一科的副科长,那个屠小梅是金湖地产的董事长,和赵文举据说是有点偏亲……”

    李阳这小子到现在在自己面前还不好意思说实话,赵文举和屠小梅要只是什么偏亲的关系,眼前这个屠彪能自己嚷嚷着赵文举是他姐夫,赵文举有这么一个便宜小舅子,只怕做过的事儿别人不知道都难,他老婆就不管管他,很可能,这里面还有外人不知道的因素。

    看看刚才那小姑娘被她老妈拉着走的冲忙,三碗饺子还冒着热气放在桌子上呢,杨小年不由的笑了笑,招呼王晨和李阳:“來來,饭还沒吃完呢,咱们接着吃……”

    只可惜,三个人坐下筷子还沒摸起來呢,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大队警察就冲了上來,领头的人居然是市公安局局长于海水,这家伙带着大盖帽,一身的警服笔挺,就是脸上那汗珠子让人看着有点滑稽可笑。

    从楼下跑上來,这么短的路程,流这么多的汗,你至于么。

    于海水大口的喘息了两声,这才举手敬礼:“报告…报告杨市长,我们出警的车子在半路上沒油了,我…我带队跑过來的……”

    他这个理由,杨小年听着都新鲜,就算公安局的经费在紧张,可你是市局的局长,不是下面乡镇的派出所所长,其实就算是下面乡镇的派出所所长,不要工资、不要政斧拨付的经费都一样干,也绝对不会出现车子沒油的事儿,更何况你这个大局长。

    但是,杨小年并沒有发作,只是沉着脸对李阳说道:“你给于局长说说情况……”李阳就当着那些警察的面,对于海水述说了事情的经过,当听到这帮家伙拿着砍刀、钢管子群殴杨小年的时候,于海水那张脸上的汗水就更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了。

    不管杨小年现在在市委市政斧那边的地位稳不稳,可杨小年要真在潞河出了什么事情,首先被推出去当挡箭牌的,肯定就是自己这个名义上负责治安的一把手。

    幸好,万幸啊,杨市长这边有高人保护。

    杨小年这边三个人,只有李阳被人打了两下,其余的两个人一点事儿都沒有,反倒是屠彪那帮子冲进來要打人的人,被人打得满地找牙,现在还在那里直叫唤呢,这根本就不用问了,杨市长这边肯定有高人啊。

    “玛丽隔壁的,简直是无法无天……來人啊,全都给我铐起來带回局里去。”于海水一扭头,对着身后那帮子警察大声喝道,再转头之际,他的眼神从王晨的身上飘过,还露出了一抹敬重的神色,嗯,一看这老同志就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高人啊,一般高人都是这个形象。

    屠彪那一帮子小混混被带走了,怎么处理那是于海水他们的事儿,回到了办公室之后,杨小年躺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心里,却对于海水和罗向阳的能力表示了怀疑,这两个人一个是局长,一个是政委,就算赵文举在某人的支持下有点猖狂跋扈,但总也不至于连车子用油这么屁大一点的事儿你们都做不了主吧,如果被人欺压到这个样子,赵文举虽然可恨,但这两个人也实在是无用的很。

    班子里面沒人靠近自己,手下无人可用,自己到了潞河等于被人挂起來了,这还真的是一个很艰难的局面。

    尤其是市府办公室这一块儿,现在曹福元生病,杨茂祯那家伙按理说就应该一天到晚的围着自己转才对,可这都四天了,他到自己办公室里面也就來了三次吧,攘外必先安内,在办公室里面沒有一个听招呼的人可不行。

    但自己也总不能直接冲到办公室去,对那些人大喊:谁愿意跟着我,我升谁的官啊。

    自己一直上升的太快,也沒有在其他的县市带过,出了开发区之外,也沒有培养起正儿八经的班底,现在到了潞河市,从副市长开始干起,大概应该能在潞河呆上几年的时间,沒有自己的班底可不行。

    李芸芸、阮凤玲这两个人要是走了,只怕开发区那边就会把自己付出的心血给毁了,这两个人不能动。

    省委督查室的史云和蒙爱琼那两个女人……怎么走到哪里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都是女人啊,对于这个状况,杨小年也觉得很滑稽,那两个女人要是能够调到潞河來,倒是可以对自己有点帮助,最起码,要是能够把史云放在市政斧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对于尽快收拢办公室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蒙爱琼财务搞得不错,如果能把她放到财政局去那就最好了,不过,别看他们只是科处级的小干部,就凭现在的自己,想把她们调过來也不见得容易。

    这种事情,最好是不显山不漏水的,通过组织部來办理,不过,史云现在已经是副处级了,任命她担任市府副秘书长,那可是需要常委会决定的,这可瞒不住郑耀民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谁知道史云和蒙爱琼是不是想从省城那种大城市到地方來呢,女同志不同于男人,一般女人家庭观念重一些,不像男人那样有野心,虽然自己离开督查室之前,这两个人都曾找到自己,要求跟着自己下去,但谁知道那个时候她们是真心话,还是敷衍自己的。

    想到这里,杨小年翻身起來,抓起桌子上的电话给史云打了过去,听到是杨小年的声音,史云很明显很高兴,隔着电话机,杨小年都能够听得出史云的兴奋:“主任,我还以为您当了市长就把我们这些跟着您战斗过的老同志都忘了呢,能接到您的电话,我真的很高兴。”

    “呵呵,你很老吗,这就自称老同志了。”迎着她的声音,杨小年心中也觉得轻松了不少,笑着和她打趣道。

    “主任,这个老可不是年龄上的老啊,您刚去了潞河,肯定公务繁忙,不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的吧,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可是随时等候党召唤呢,您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就可以了,史云坚决服从……”像杨小年这么有背景的人,自己不抱紧了大腿那才是傻子。

    都说女人沒有野心,但这群沒有野心的群体里面不包括史云。

    要说原來她可能还真的沒有什么想法,但自从跟着杨小年,这才多上时间啊,自己就从正科级升到正处了,关键是自己还很年轻,具有年龄上的优势,要是跟着他下去干上几年,到自己退休,说不定也能迈入正厅副厅这个行列。

    “那你可想好了,潞河市比不得省城,生活条件要艰苦一些……”沒想到史云这女人这么明白自己的心思,还沒用自己开口呢,她那边就主动说出來了,这就更加坚定了杨小年想把她调到潞河來的决心。

    “主任,史云下去,是想扎扎实实的跟着您干工作的,并不是贪图安逸享受……”史云一听杨小年这个话,赶紧继续表白自己的心迹。

    接下來,杨小年就把自己得打算说了一下,同时也把当前自己面临着的困难给她说了说,哪知道,史云沉默了一下之后,有点犹豫的对杨小年说道:“主任,既然这样的话,省委组织部这边您打个招呼,潞河市那边我找郑耀民说去,您看这样行不行。”

    “干什么,是不相信我,还是想给郑耀民……这个事情不要你管了,我來办,你等通知下來就行了。”干什么啊,你找郑耀民说去,想给郑耀民施展美人计啊,既然打定了主意跟着我杨小年混,就不要想搞这种歪门邪道,我杨小年什么时候用女人出头替我挡刀了。

    “嘻嘻,我知道了杨大主任,算我说错了还不行么。”史云听着杨小年发火,不仅沒有生气,反而显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虽然隔着电话线看不到她的样子,但听着她的声音,杨小年也不难想到她这个时候笑的花枝招展的模样儿。

    “就这样吧,我还要给蒙爱琼打个电话,问问她想不想到潞河來工作。”挂了史云的电话之后,杨小年又把电话打给了蒙爱琼。

    今天王晨來的时候,已经把杨小年的那辆吉普车给开了來,好几天沒摸这辆车了,杨小年还真有点想的慌呢,晚上下班,杨小年就自己开着吉普车回的招待所。

    到了招待所自动不锈钢门前面,平常看到自己的车子过來,老早就把门打开的保安这次却沒有开门,还从值班室的窗口伸出头來,看着杨小年的车子喊叫着什么。

    杨小年按了两声喇叭,这才猛然想起來自己这辆车子挂的是省城的牌子,人家保安根本就不认识,招待所并不对外营业,进出的车辆都是要登记的,当然,市委市政斧领导的小车除外,那些车子的号牌门口的保安都认识。

    想清楚了这些,杨小年就打开车门子走了下來,值班室里的门卫见到杨小年从车里出來,忙不迭将按钮按下,不锈钢大门吱呀一声缓缓退了回去。

    执勤的门卫也跑出來,点头哈腰跟杨小年打招呼:“对不起了杨书记,您这一换车,我沒瞧见里面是您……”

    杨小年摆摆手:“沒关系、沒关系,你严格执行制度是应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向车子走去,却听身后传來一个女人悦耳动听的声音:“杨书记,您就是杨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