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8掌 吃饭风波

作品:《杨小年升官记

    曹雨秋心里的这点想法,哪里能瞒得过杨小年去,现在新年刚过,还沒到正月十五呢,财政局就说沒钱,这个话谁信,尤其是曹雨秋这个态度,自己还沒说需要多少钱,干什么用呢,他就推得干干净净的,这不是明摆着在告诉自己,不要往财政局伸手么。

    其实,杨小年把他找來,就是要看看他对自己是一个什么态度的,酒厂这个钱就算财政局有,他也沒打算从财政里面出,毕竟,现在不管哪个地市财政都紧张这是真的,就算财政局还有点钱,他也还有别的用处,酒厂这是做生意,最好的法子还是从银行贷款。

    当然,现在不打算用财政局的钱,却并不代表对于曹雨秋的态度杨小年不生气,按照惯例,财政局本來就是常务副市长分管的,虽然说这个分管领导,大多时候还不如不分管财政的市委书记或者是市长对财政局的影响力度大,但不管怎么说,也沒有财政局长敢这么应付分管领导的,市委书记、或者是市长安排的事情要当心办,但常务副市长的事情也要当回事儿办理,一个圆滑的财政局长,是不会这么明显得罪常务副市长的,只要是所需的款项不是很大,也总是想法设法给办妥了。

    可这个曹雨秋这么干,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虽然自己刚來沒几天,也沒有明确说分管财政局,但现在曹福元生病住院,自己可是在代理市长主持市政斧全面的工作,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背后仗着郑耀民还是曹福元的支持,居然听都沒听自己需要多少钱,就这么一个软钉子给自己挡回來了,这不能不让杨小年心里生气。

    但现在杨小年就算是生气也沒有法子,谁让他手底下沒有可用之人呢,自己在这办公室里面坐了两天,除了公安局的那两位之外,居然一个主动过來给自己汇报工作的部门一把手都沒有。

    现在自己两眼一抹黑,曹福元多在医院里面不出院,郑耀民那边虎视眈眈的正琢磨着找自己什么岔子,小小的潞河市,局面倒是很微妙,自己现在也不能轻举妄动,就让他再得意两天好了……

    一边想着,一边喝着茶水默默地翻阅着最近一段时间市政斧出台的文件,吱扭一声,李阳一拧门直接走了进來:“书记,王晨师傅來了……”

    当初在市委那边王珺给杨小年安排司机的时候,杨小年要求把自己在省督查室时候用着的司机王晨给调过來,这个事情李阳也是知道的,本來他的心里还很忐忑呢,这段时间下了班之后杨小年不管干什么都沒带过他,一旦杨书记从省里调过來的那位让他用着顺手的司机之后,那就更沒有自己什么事儿了。

    可是,今天见到了王晨之后,李阳第一印象就是觉得很奇怪,这个司机不仅仅是年龄不小了,而且半头的白发还弓着腰,这么一个要外表沒外表,要形象沒形象的半截老头子,杨书记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这样一个人,不管他再得杨书记喜欢,但出门在外却绝对撑不了自己的“生意”,在稍稍放心的同时,李阳也看出了杨书记这个人念旧的心思,对这样一个老大爷他都走哪带那里,自己要真的成为杨书记的贴心人,今后那还不是……

    “杨书记好。”看到了杨小年之后,王晨心里也挺激动地,自己给几任领导开过车,虽然人人都夸自己的驾驶技术好,但那些领导就沒一个用自己超过一个月时间的,还就跟着杨小年开专车的时间最长,半年多的时间,杨小年就沒想过换司机。

    这一次,如果杨小年调走之后不带着自己,那今后自己在省委办的曰子肯定也够艰难地,毕竟给领导开专车的福利待遇和开中巴是不一样的,为了给老连长的闺女董珊珊买车,自己可是借了不少的钱呢。

    原本,这个钱沈茜茜要一起出的,可王晨和董珊珊都是要面子的人,说什么都不愿意沾杨小年这个便宜,出于对王晨的尊重,杨小年也沒有强求,但一两万块钱压在王晨的身上,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沉重如山。

    杨小年这人别看年轻,却很知道怎么尊重,爱护,爱惜自己的下属,跟着他当司机,是王晨从部队转业之后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曰子,现在,能够跟着杨小年來潞河,对王晨來说那可真是求之不得。

    他看到杨小年之后觉得很感动,杨小年见到他之后也感觉的很亲切,王晨这人当过兵、打过仗,当司机不仅仅世界是技术好,而且纪律作风过硬,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心里明镜儿是的,那张嘴还跟上了封贴似得,不该说的话绝对一句不多说,杨小年用他也觉得放心。

    “呵呵,老王來啊,怎么样,一路上累不累,要不要先去好好的休息休息,今天中午李阳定个地方给你王大哥接风……”握着王晨的手,杨小年也是一脸的笑容。

    李阳一听这个话,马上就很干脆的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不容易啊,今天借着王司机的面子,终于可以和领导吃顿饭了,这,是不是应该算是自己正式融进杨书记身边的开始呢。

    李阳安排的地方,是在距离市政斧不远的一家饺子城,说是“城”,也不过是上下两层,有那么七八间房屋大小的样子,这家餐馆的生意不错,下面一层大厅里面摆着十几张方桌,都已经坐满了人,李阳预定了二楼的一个包间,三个人走进去之后,胖胖的老板娘就一脸笑容的跟了进來:“三位,你们想吃点啥,喝不喝酒,你们要不喝酒的话,想吃什么馅儿的饺子,我先给你们下上……”

    杨小年想了想,就笑着说道:“那就來一瓶潞河白干吧,然后再给上四个菜,下一斤半韭菜鸡蛋馅儿的水饺,老王,想吃什么菜自己点,今天你刚來,我陪你喝一杯,从明天开始你正式上班,那可就不能喝酒了……”

    王晨憨厚的笑了笑:“那成,就喝一杯……”

    说是这么说,但三个人一个领导一个秘书外加一个司机,其实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好聊的,在一起吃饭,也就是表示一下杨小年的心意,杨小年和王晨两个人一人喝了二两一杯酒之后,李阳就出去催着要水饺吃饭。

    你还真别说,被看着地方吃饭的人不少,但饭菜上的可都不慢,这边李阳刚回到包间里面,后面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就端着三碗水饺上來了。

    只不过,那小姑娘还沒把托盘里面的饺子放在桌子上呢,一个留着披肩发,穿着海蓝色羽绒服,脖子上挂着一条手指头粗细金链子的人就气势汹汹的从后面走了进來,一开始,杨小年还以为这是个女人呢,可等他一开口说话,杨小年和王晨不由都愣了:这妹子的嗓音好粗啊,“麻辣隔壁的,你们怎么回事儿,想从虎哥我嘴里抢食吃啊,不他妈想活了是吧。”

    这人张嘴就骂,杨小年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那张脸很快就黑了下來,自己从來到潞河之后就百事不顺,沒想到今天出來吃顿饭,连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也敢在自己面前满嘴喷粪。

    看起來,马山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啊。

    “你干什么的,怎么跑别人包间里面大吵大闹的。”领导不说话,自己可不能不出面,李阳正好还沒來得及做下呢,赶紧走到那人面前说了一句。

    “啪……”任谁也沒有想到,那家伙扬手对着李阳脸上就是一下子,顺势在抬腿一脚,李阳倒退了两步,嘭的一个屁股墩就摔在了地上:“艹,你他妈还敢问我,老子要了半天的水饺了,你他妈居然敢半道上截胡,我他妈踹死你我……”

    这家伙不仅仅打了李阳,还几乎每说一句话都带着一句骂声,杨小年刚才光顾着发愣了,也沒想到这人直接就敢动手,他坐在最里面靠墙的位置,李阳这一摔正好就倒在了他的脚边,眼看着李阳被人打得脸上五个手指头印子,做在山上揉着屁股直咧嘴,显然这一下子摔得不轻。

    杨小年刚才还不过是愤怒,这下子心里的火猛然就爆发出來了,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指着那人喝道:“李阳,打电话报警,我倒是要看看……”

    “你看妈逼什么看啊,你要报警是不是,原本我还想连你也一起收拾的,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的玩玩,行,我等着你报警,谁他妈不报警谁是孙子……还有你个小婊养的,你他妈瞎了眼啦,谁的水饺啊你就往这里端,赶紧的给我端六号房去,信不信虎哥我把你们家这水饺店给砸了。”这家伙一边冲着杨小年示威,一转脸又对着那端盘子的小姑娘马上了。

    别看这家伙长了一副不男不女的样子,可他这个气焰啊,还真就不是一般的嚣张。

    李阳听到杨小年的安排之后,也沒有站起來,直接就在地上坐着拿出了手机。

    那长发男人一看他还真的想报警,往里面走了两步,对着李阳抬脚有踹了过去,“妈的,这年头有个破手机了不起啊。”

    杨小年一看他那个样子,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子就扔了过去,那家伙的腿还沒伸出來呢,杨小年飞过去的酒瓶子就已经砸在了他头上。

    那家伙抱着头转身往外就跑,一边跑着还一边大声的喊叫:“嗷……你他妈敢砸我……來人啊,老子被人打死了,你们还他妈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