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

作品:《现实梦魇

    现实梦魇 作者:心怀恩泽情长久

    分卷阅读11

    咪,黑猫,瘦长,非常可爱,看起来还在微笑。就挂着这么一件衣服。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我把衣柜关上,走了几步,打开卧室的门,出去了。

    灯光通明的客厅,不大,但是正好,一只三人座沙发,一只两人的摆在它旁边形成一个l字,很普通的玻璃面茶几,一台液晶大显示屏彩电。

    “我饿了!”我说。可是没有人回应我。

    客厅和餐厅是相连的,我走进去,看着那普通的实木餐桌。桌子上是冒着热气的小米粥和一盘煎蛋,还有香肠一根,一杯牛奶,我的标准早餐。

    我坐了下来,真是一个人的早饭。可是当我准备拿起筷子的时候,我看到我对面坐着一个人。

    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你是谁?”我问。

    “我是你。”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为什么……”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却突然没有了想法,只能看着他,吐出这三个字。

    “你一直在做噩梦,不是吗?”他说着,给我一支笔,一张纸。而我面前的食物就这么不见了。

    混蛋我还没吃到一口呢!我心里抱怨着,还是接过笔,看着那张白纸。

    奇怪的是,我还诶有动笔,纸上自然地出现了一行行字!

    “你的记忆都在这张纸上,不要把它交给任何人,明白吗?”他笑着说完,站了起来,我也跟着他站起来,他走到我面前,和我的鼻尖碰在一起,平信地融进我的身体里。

    我没有看那张纸,我本能的不想看。

    不大的两室两厅,就是我的梦想吗?非常安静的房子,果然是让我感到安心的。我决定好好享受这一次的梦境。过去的那好几天可让我受够了……我打开了电视,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这个举动,让我后悔了好久。

    那恐怖故事串串烧一般的剧情看完,我觉得我累得要命,真的是要命!

    我决定睡一觉。无意中,我看到了大门口的衣架,上边挂着一件衣服,很帅气的衣服。为什么帅气呢,因为那是一件,军装。

    为什么我的家里会有军装?我不知道,也不敢猜。甚至我觉得,一旦我知道了为什么我的梦里会出现军装,我的梦,就真的应该结束了。我感觉,这一天的梦,会成为我这几天这些串烧梦的终点。

    我想到卧室里睡一觉,卧室门口站着一个人,他的身上散发着光芒,他是背着光的,所以看不到脸。

    不过我想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就是我的光。“阿华。”我朝他走了过去。

    是时候把一切都揭开了,我对自己说。

    当我靠近那个人的时候,他消失了,看起来是为我让开了卧室的门。走进卧室,我坐在床上,软软的感觉非常舒服。希望这场梦不要醒来。外边或许就是残酷的现实,我失去了我的朋友,我的猫,我还生了病,莫名其妙的幻觉困扰了我,我郁郁不得志,找不到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

    好累……但是我不想睡。

    “喵呜~”

    一声猫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转过头去,看到花咪咪就团成一团,乖巧地蜷缩在我的身边,不时扫扫它毛还没有长齐的小尾巴。

    “好久不见。”我伸出手,轻轻抚摸我的朋友。

    小家伙乖顺地在我手心里呼噜噜睡着,软软暖暖的身子似乎能让我的心也变成这样。

    我在它身边躺下,微微蜷起身子,把我的小奶猫护在怀里。双人的大床,一人一猫,还剩下大半个床位是浪费的。

    好想也被人抱在怀里,这些年我远离人群,却越来越渴望温暖,渴望一个拥抱,一个亲吻。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腰上一紧,然后背上就贴上了温热的东西。身后传来灼热的气息,我能感觉到那是一个人在呼吸,不深不浅,呼吸的声音让我觉得安心。

    这真的是我最开心的梦了。

    晚安,好眠。

    再醒来,我还在病房,但是我觉得,我可以离开了。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不过之前,我要给那些人写一封信。

    隔壁的大爷,神神叨叨的梁伯,楼下的美女,过两天就要出院的小姑凉,老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的大妈,总是很腼腆看到我却十分健谈的小正太,抱着洋娃娃面无表情却总算在前天被我逗笑的小萝莉……等等,那些我喜欢的人。

    我看到了束铭华,他走进病房,一如既往对我微笑,我也回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我终于也能够笑得灿烂一些了,恭喜我自己。

    “这回梦到了什么?”他笑着问。

    “我可以出院啦!”我回答他:“第一次梦到健康向上的东西!”

    他依旧保持微笑:“恭喜。”

    我拿起纸和笔,开始写字。除了给每个人一封信,还有一封是单独给束铭华的,我要告白了!不,这可算不上告白信,就是感谢他这些天对我的照顾,还有一些暂时还不能告诉别人的事情,比如我心里藏的小秘密。

    作者有话要说:  有时候人的梦想不一定都在美好中,但是一定都在虚幻里

    梦与现实

    ☆、第一节。车祸

    我叫游志罡,今年二十五岁,这是我写的第一封信,我的自白信之一。今天我要说的是,车祸。

    我不知道在我多小的时候,我和我的哥哥上街买东西,是的,我们一起走的,大概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吧,我记得我那时候还不会系鞋带。

    我哥哥是全班成绩最好的,总是第一名,长得很好看,我觉得他是他们学校的校草了,同时他也是我崇拜的偶像。

    不记得那天我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那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们一路说说笑笑,然而我忘记了他的声音,他的影像也只剩下那一张全家福了。但是我记得他笑得很灿烂,非常好看。

    “哥哥,我鞋带又松了……”我突然拽住了哥哥的衣角,一边不耐烦地踢着松开的鞋带,新鞋子,鞋带系不紧。

    “唉,你站好,我来帮你系鞋带。”我还记得,哥哥的声音是那么温柔,那么让人觉得舒心。

    “嗯!”我欢快地回答,看着哥哥蹲下来,帮我系鞋带。

    恐怖事情就在那一瞬间发生了。

    那辆失控的车子闯上人行道,哥哥把我推开了,他自己没来得及躲闪,被撞了个正着,他被撞飞了,头撞在了花岗岩花坛上。几乎是当场死亡。

    这就是我见证的,第一件恐怖的事情。你觉得这就结束了吗?恰恰相反,这是一切的开始,仅仅是一个开始。

    我的妈妈非常爱这个二儿子,那几个月,她几乎把我当成了煞星,可是还好,我还有姐姐护着,我的爸爸也没有责怪我。

    在这个家里,我依旧觉得是温暖的,尽管不是非常温暖了,有时候我的妈妈会陷入沉思,吃着饭的时候,

    分卷阅读1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