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

作品:《现实梦魇

    现实梦魇 作者:心怀恩泽情长久

    分卷阅读5

    跟他说,但是,睁开眼睛,我面前还是那洁白的墙壁。

    我斜靠在床头,无奈地看着面前帮我削苹果的束铭华。

    “你是我娘啊,我自己来吧。”我朝他伸出手去。

    “张嘴。”他把切好的苹果片塞进我嘴里。

    “无戊午……”我口齿不清地拒绝。

    “一会儿再给你泡杯牛奶。”他把苹果装盘,放在我面前。

    “精神病院这么闲啊,你还给我服侍全套?”我想我就是贱,一边享受一边还嘴炮他。

    他呵呵笑着没说话,把牛奶泡好了就离开了。

    我想我是不是伤了他的心,但是大半夜的说不准就我一个人睡多了失眠着呢,他又走远了,我总不能大喊一声谢谢啊,有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患者一起来指不定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闹得值班护士医生抱怨呢。这讨人嫌的事情我还是不做了。那就明天再感谢吧。

    我依稀记得,我看到那个孩子把我带到了一口井边。

    这就是我下一次要经历的场景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即使是干净的地方,也会有那么一坨狗屎等着人踩上去,倍受欺凌的人总是希望有人站出来帮助他,哪怕只是个孩子,何况只是个孩子。

    ☆、第五节、井

    隔壁房间的老大爷不知道从哪儿摘了一个鸟梨……嗯,就是那种黄皮的小水果,酸得要死。我看着尝了一口就酸得把脸皱成狗不理包子的小姑凉,笑得停不下来。

    “什么事那么好笑呢?”束铭华乐呵呵进来了。

    “华仔,我们打牌三缺一,来不?”大爷问。

    “呵呵,不了,我还要配药水呢。”束铭华说。

    我这边趁机翻盘,把手里的牌一甩:“三支a!完了!”

    “你出千!”小姑凉还皱着眉头,指着我一脸皱巴巴的不服。

    “本大爷运气好,输不起别赌!”我盘起腿,笑嘻嘻地说。

    “哼!”小姑凉乖乖把她最后一包五毛的虾片给了我:“没了,我再去买。”

    我打了个哈欠:“不了不了……昨晚上一晚没睡。”

    “干什么了一晚上没睡?”小姑凉疑惑:“偷鸡摸狗了吧你?”

    老子不乐意了,眉毛一横,食指直接点到小姑凉鼻尖上:“说谁偷鸡摸狗呢!别造谣我!我和束护士在一起呢!”说着我扭过头去,冲束铭华挤了挤眼睛,示意他帮我说话。

    束铭华笑着,点了点头:“昨晚我是知道他一晚上没睡。”

    我仰起头,还没得意呢,小姑凉阴阳怪气地说:“哎呀,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嘿,有基情!”

    我伸手呼噜乱摸小姑凉的短发:“小小年纪尽不学好的!”

    小姑凉被我揉得晕头转向的,直到束铭华叫我,我才跟着束铭华回自己的房间。呵,还冲我做鬼脸呢!要不是你过几天出院我也不会这么欺负你呢!

    束铭华帮我铺好了被子,问我要不要睡觉,我打了个哈欠,点点头。他给我吃了药,等我上了床,还帮我掖了掖被子。

    对我这么好干嘛,我要舍不得你的。

    只剩下我孤零零站在井边,沉重压抑的孤独感让我喘不过气。我第一次,开始怀念外边的世界。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调查一下的。我慢慢走近那口井,踏上井边的台阶。

    我想我应该把头探出去看一看,但是说实话,我胆子挺小的,这四周都是荒凉而且黑暗的,就像是我第一个梦境的场景那样,黑暗,只剩下那条路还算是清晰,现在我的面前只有一口井,孤零零的。

    最后,我还是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站在井沿,不知道为什么的心开始快速跳动起来,是不是我做什么事?把手按在胸前,还是没有办法缓解那奇怪的心悸。要不是扶着井沿,我就该翻下去了!

    井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我想,这也是意料之外的。

    “小时候啊,你的太奶奶就是在这里……”

    突然,我听到有人在说话,转过头去,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老人摇摇椅,一个头发发白的老奶奶抱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穿着大红色的t恤,非常显眼,现在看起来很诡异,感觉他随时都会变成红衣厉鬼一样。

    “奶奶别说了!好怕……”孩子钻进老人怀里。

    老人笑了,笑声开始很慈祥而且宠溺,慢慢的却,变了。

    一连串的咯咯声从那个低着头看不到脸的老人身上发出来,孩子突然被猛地推开,老人站了起来,背对着我,挡住了那个趴在地上的孩子,抬起了手。

    “打死你这个败家娘们儿生的贱种!”

    “呜呜呜……奶奶!奶奶不要打我!我……我会听话的……再也……再也……”

    老人打了两下之后跪下来,抱住了那个孩子。

    “杀人是要偿命的啊……要偿命啊……”老人家苍老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顿时觉得一阵悲伤。

    偿命……

    脑海里只剩下这两个字,我甚至想,回过头去看那口井,就这么跳下去算了,但是这可笑的念头被我打发了。老子要活下去!这么想着,我回头去……

    “混账!”我被吓得出口成脏,往后退了一步,踩空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但是我的眼睛仍然直勾勾盯着井口那玩意。

    是一个青紫的头颅,下巴挂在井沿,湿漉漉的。那个死去的人,还是个孩子,大概是溺水死亡的。

    周围很安静,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个头颅。我以为他会睁开眼睛,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

    当我终于缓过气来,站起来,拍拍屁股,突然听到周围闹哄哄的,接着我就被不知道哪来的力量蹭了右臂,马上又被撞了左边,然后接二连三被撞得站都站不稳……这特么怎么回事!

    当终于没有什么东西撞我之后,我再看那口井,一团团模糊的人影围在那里,有人把那个死去的孩子捞出来,摆在井边。

    “呜呜啊!我的儿啊!”一个穿着白色底蓝色花纹衣服的女人跪在地上,趴在孩子身上哭。

    我直觉应该离开这里,但是我的腿却被定住了一样。

    那孩子本来仰躺着,突然脑袋一歪,竟然与身子分离了!

    那脑袋咕噜噜滚到我脚边,我心里大叫不好,想要后退,眼睛却仍然一瞬不瞬盯着那个孩子。

    青灰色的眼皮猛地一掀,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

    一连串的孩子嘲笑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才能够动弹,我不怕死去的大人,拉开了司机,我却很怕这个孩子,能够活动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拔腿跑!

    转过身去,眼前只有一条路了,路的尽头是一扇半开合的门,我知道,往那边去就没问题了!

    那是一间老房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房子。我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

    分卷阅读5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