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3

作品:《现实梦魇

    现实梦魇 作者:心怀恩泽情长久

    分卷阅读3

    ……”不知道我在向谁道歉。

    耳边响起一声叹息,接着我就被谁抱住了头,搂进了怀里。

    熟悉的阳光与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这是束铭华身上的味道。

    我很自然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对不起。”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  温柔的人总是不长命,但是我想说的是,感谢给你温暖的人,感恩他,说不定那人什么时候就不在了)

    ☆、第三节、公交车

    我以为昨晚的梦没做成呢,第二天醒来,仔细回忆倒是能够知道自己梦到什么,只是我的梦里居然还出现了束铭华?看来我是真的在中途醒了一次,然后又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睡着了!

    游志罡啊游志罡!虽然你可能是个处男也不能因此就绝望啊!男女都可以的话是会被骂变态和不孝的!虽然束铭华那个长相对gay来说也是理想型就是了。

    束铭华推着车子来发病号服了。

    “今天天气不好,你的内裤可能干不了了。”他笑着说。感觉有点幸灾乐祸啊,是不是我的幻觉。

    “多给我一条裤子,我可不想真空上阵。楼下还有女病号呢!”我说着,挥了挥我的手。

    “我可以借给你一条啊。”他说。

    我感觉我瞬间脸上那个嫌弃的表情绝对发自真心。

    “我把我新买的内裤给你,你到时候还我钱就行了。”他看到我的嫌弃之后才说了后半段。

    “你说话能不能换一下语序还有一口气说全了啊!”我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其实我们好像已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了,这样的嫌弃反而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当然要我穿他穿过的内裤也行啊,只要他下边够干净。

    “今天的菜是肉末炒蘑菇。”他说。

    “欧耶!我喜欢的!”我蹦了起来,拽过他手里的病号服冲进卫生间。

    “小孩子似的。”关门前我听到了他的话,感觉里边是宠溺的感情,或许护士都是这样的,心地善良的,对待病人就像对待自家的孩子一样。尤其是我们这些有或是怀疑脑子有病的。

    车轮声远去之后我才出来,躺回床上。

    今天的梦该是车站往后了吧,大概我要上车了。

    午后,我喝了一杯红茶就进入了梦乡。

    一开始我就坐在车站的长凳上,头一点,我惊醒了,睁开眼睛就是两头都看不到底的公路和车站,暖暖的灯光这一回却让人感觉怪怪的。

    我是第一次在梦里听到声音,汽车轰鸣和刹车声后,我抬起头就看到了一辆公交车,破旧的公交车,车外体上的广告,xx男科,男人肾好,女人别想跑,夫妻俩的脸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破坏的乱七八糟,就好像有心理变态的人拿着刀在两个人的照片脸上划了一整晚一样狼藉。

    我按照命运的安排,坐上了这辆开往天堂的公交车……咳咳,开玩笑。

    车上很多人啊,座位都坐满了,不过就剩下一个,我看了看,身边的人都直挺挺坐着,感觉像假人,看到这里我不寒而栗,蹭过去,扶着面前的椅背坐下来,刚坐下,车就启动了。

    “唉,师傅,您开车都不用手动换挡的吗!”出于害怕我大声吼了一句,但是司机好像没有听到,倒是周围的人,全部都转过头来看我。

    妈呀!这些人,脸上一片乌黑,就剩下俩眼睛,眼球上翻,露出眼白……我这是上了非洲国际旅游大巴吧……我心里拼命和自己开着玩笑。

    正当我害怕得不敢看的时候,我身边传来了轻微的呼唤声。事实证明好奇心人皆有之,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

    是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围着压在车门边上。

    女人嘴里发出轻声的呜咽,非常清晰地传到了我耳朵里。

    我注意到没有人再看我,也没有人在看那一男一女。

    女人的嘴里开始发出□□……

    欺负老子没看过那片子啊!我心里涌起一丝愤怒,这一回我倒是知道,为什么我会生气。

    公众场合这个样子,成何体统?但是我闭上眼睛选择无视,老子不看你还不行了吗?!但是胃里的恶心感随着声音越明显,越来越浓烈,甚至我的嘴唇都开始颤动,这是要呕吐的感觉。

    车里的气氛本来就压抑,空气居然也开始浑浊起来。

    耳边的□□旁若无人地加大、加大……

    卧槽!什么味道!我闻到了奇怪的酸臭味,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味道,我回头看,寻找气味的来源,却发现把女人顶在那儿干坏事的男人有点不对劲,他的头是歪着的,随着动作一晃一晃……

    我不敢再看,站起来朝着司机跑过去。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驾驶座附近,我不敢看身边那些人的嘴脸,只怕看到的是那些我不敢看的东西,来到司机面前,我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师傅,我要……”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

    映入我眼里的是一个睁着眼睛斜靠在椅背上的头颅,嘴角大大的咧开了,一口带血的黑黄牙齿让我一阵恶心!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我一把握住方向盘,猛地一扭……

    车子的远光灯终于照到了什么直立着的东西,那东西白得耀眼,我不得不眯起眼睛。

    我的胆子真的是肥得长绿毛!求生的欲望让我鼓足了勇气,一把把那个貌似魂归西天已久的司机从座位上拉下来,一屁股坐上驾驶座,我还能清晰感觉到噗呲的声音,就像是坐在了还没干的油漆上。

    但是我没有时间管了,我心里想着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往前开,往前开!

    耳边响起阵阵尖叫,越来越让我心情烦躁!

    叫什么!等会儿让你们叫个够啊!

    我抓住了手边的什么东西,我的脑袋里一片纷乱,也不管我手腕一紧,推动了我手里那个拉杆,用力踩下油门,朝着那反光的柱子冲过去!

    但是我不是直接冲过去,而是一个大摆尾,操纵车子的正中腹部到尾部狠狠撞上了柱子……

    奇怪的是我感觉不到自己有没有受伤,车子停稳以后,满车狼藉。

    我站了起来,踢开趴在地上的尸体,才发现我右手手腕上多了一只断手。

    掰开断手的手指,我还能感觉到像是枯树枝断裂一样的声音。

    下了这辆车子,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柱子。

    “欢迎来到常芜县”,血红的七个大字。

    “这回我梦到了坐在公交车上,开着车子来到一个叫做常芜县的地方。”我左手搭在右手手腕上,抚摸着,一边回答医生的问题“你今天梦到了什么”。

    “看来梦境是一天天推进的,但是顺序不对。”束铭华说着。

    我假装不在意,耸了耸肩,心里却默默记下了他的话。

    梦是不会无中生有的,不管它再怎么荒诞不

    分卷阅读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