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斗虎狼

作品:《山海传说

    山海传说 作者:咸鱼公爵

    11 斗虎狼

    竹林子里突然一阵安静,晓宇咽了口口水,看着突然眯起眼睛的‘阿姑’,将小兔拉到身后。

    “呵呵。”狼女笑了笑,低头看着小兔从晓宇后面露出的小半张脸:“小兔子,你说什么话呢?你还怀疑我有什么坏心思不成?说了不吃你了。”

    “阿姑或许不想吃小兔。”小兔伸出兔耳朵:“但是肯定想要对小先生做坏事。”

    “哎呀?我上一回吃人都是一百来年前的时候啦,那时节我还没有智慧,成妖之后谁还做这么没品位的事情?这许多年来我在这里住着,可曾坏过规矩不曾?”狼阿姑嘻嘻笑着,倒是有点像狐狸:“小伙子,你要不要跟我回家看看?”

    “还有小兔,你奶奶可能过不来了,我在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可是看到这几个小家伙晕倒在了路上。”女妖精吃吃轻笑,袖子一抖,竟是几只昏迷的兔子掉落了下来。

    “啊??”小兔大惊道:“狼阿姑,你怎么敢这么做?不怕小白大人他们惩罚你吗?”

    “小白大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相信人类了。”狼妖笑容不改,款款摇着的尾巴:“相信大先生也没什么,这么多年了,他值不值的信任是经过了考验的,但是随便来一个新的小先生……实在是让姐姐不敢相信呢;所以打些别的主意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几个黑影在狼妖背后散开来,她整个身子骤然多了几分阴冷,无声无息之间,黑影堵住了四周的路径,几只大兔子一阵哀鸣,当即晕了过去。

    “狼阿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小兔语气更急了:“这种操纵虚鬼的法子!你真的不把小白大人的禁令当作一回事了吗?”

    “安心,没人会知道的的。”狼妖盯着晓宇,语气缓缓道:“小子,跟阿姑走,阿姑保证不伤害这群小兔子,你看如何?”

    ……

    “狼姐姐,你这么好看,为什么一定要当坏人?”

    晓宇有些听明白了,眼前的狼姐姐是牛魔王那样的坏人来着,他退后了几步,心里还是有点难以理解。

    狼女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目标如此天然,她嘿嘿一笑,向前逼近晓宇,那股阴森之气更加浓郁了。

    “她想要《山经》。”小兔小声说:“从灵坛上拿不到,就打小先生你的主意。”

    “小兔,你也别想拖延时间,实话实说,阿姑能在这里和你啰嗦这么多的话,便是早有准备,这个墟界里头,没有任何存在能够在阿姑手下抢走你们。”狼女伸出小舌舔舔嘴唇,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可是狼姐姐,我根本就描述不出经书上的东西,你抓走了我也没用的!”晓宇道。

    “小子,到了我的手里,你身上的《山经》,阿姑自然有办法把它学过来。”虚鬼徐徐靠近,狼妖双眼冒出绿色的光:“阿姑不伤你的性命,乖乖过来。”

    “狼阿姑你撒谎!你能想得出的法子,不外乎夺舍寄体或者邪术操控那一套,小先生别听他的,你落到了她的手里,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小兔叫道:“你这么有恃无恐,一定是有同党拖住小白大人咯!大先生刚走你们就不安分起来了!你们是想要挑起来妖界和人界的冲突吗?”

    狼妖眯起眼睛:“这世道是人族当道,我们自然没那么蠢;只是这偌大墟界里的千万妖族,为什么要供奉一个人族来管着我们?嘿,我倒忘了你们这一窝兔子都是夏老头养起来的,谅你这小丫头也听不懂什么大道理;废话少说,你既然不肯乖乖就范,阿姑我就只有让你吃点苦头了!”

    “小先生快跑!”几只虚鬼一靠近,小兔摸出一块玉佩,当即释放出巨大的闪光,几个篆字在光芒中凝聚起来,一只巨大的兔子当即包裹住了晓宇和小兔,这只大兔子一身月亮一样的光芒,照在虚鬼身上,顿时让这些家伙发出一阵阵惨叫,灰溜溜地没影子了。

    “常曦符佩么,确实能够驱除阴魅~可是小兔子啊,我们狼族也是喜欢月亮的。”狼妖大笑起来,突然发出一声长啸,身躯陡然增大,灰色的毛发一瞬间从身躯的各个地方冒了出来,原本精致的脸孔变得粗犷,巨大的突出鼻子下露出了两幅精钢般的利齿,雪白的皮肤变为粗糙的皮毛,喉咙里尖细的嗓音也变成粗犷的咆哮。

    一个娇滴滴带着几分邋遢的美女青年,就在两个呼吸之间变成了一个四米多长的巨狼:“嗷!小兔子,这是你自己申请要给我暖胃,可怪不得你阿姑!我就不信你的护身玉兔能挺得住多长时间。”

    “能让小先生走就可以了。”小兔喘着气,汗水从额角冒出来,两只大耳朵湿漉漉地垂在脑袋边上,看上去疲累不堪。

    “小先生你快跑……欸?”小兔一回头,却见晓宇仍旧站在那里,竟是一步都没动过,顿时傻眼:“小先生,你怎么不跑啊?”

    “不能跑。跑了也没用。”晓宇摇摇头:“书上说狼鼻子比狗还厉害,我跑得那么慢,总是会被追上的。”

    “欸~也是哦。”小兔也挠挠头,好像有点被说服了,但眼神迷惑,显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那该怎么办?”

    “哈哈哈哈!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狼妖爆笑,伸爪捂住了巨大的狼头:“小兔,你还是自己逃命吧,拼死拼活保护这么一个傻孩子,阿姑我这个坏妖怪都看不下去了。”

    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转向夏晓宇:“不过你这个小子居然把阿姑和狗相提并论,一会儿被阿姑抓到你,少不了要让你多受点苦头了。”

    “……狼姐姐一定受过很多伤害吧。”夏晓宇眨了眨眼:“书上说,只有被苦难与伤痛压垮的人,才会渐渐习惯将痛苦施加于他人,但这是做是无法逃脱痛苦的;狼姐姐要坚强一些,怎么能屈服于心灵的伤痕呢?”

    夏晓宇站那里静静地看着沉默的巨狼,气氛一时有些诡异。

    小兔有些傻眼,她瑟瑟发抖着,觉得周围越来越阴冷:“小先生你还说这么多做什么呀?狼阿姑生气了……”

    “小子!”巨狼嗓音变得嘶哑,凶残之中,显然还掺了些别的情绪:“你这个伶牙俐齿的倒是能说会道,但是耍嘴皮子是没有用的,今天你就是舌生莲花,也得和阿姑走一趟。”

    “狼姐姐不讲理……”晓宇低下头,似乎有些失望,语气还有些小心翼翼的,甚至有些扭捏:“一定要做坏事的话,晓宇只好阻止你了。”

    “……”小兔彻底变得无语,看着晓宇有些扭捏起来,只感到阵阵无力袭来。

    “阻止?”巨狼大笑:“就凭你只看过一眼的《山经》?夏老头乱七八糟的神通的确不少,但是原本《山经》里那四页,没有一页是有杀伤力的,你要怎么对付你阿姑我?诸次山的蛇窝?邽山的大水鱼?还是泰器山的花花草草?《山经》几千年传承下来只剩下这点没用的玩物,若不是在这墟里还有那么点用,阿姑何必浪费这么大的力气在你身上?”

    它咆哮一声,猛地扑了过来:“小子,阿姑不吃你,你得断几根骨头!”

    十几米的距离对她而言转瞬即至,她居高临下,小男孩那张脸孔越来越近。

    她一时有些奇怪,想要从这张脸上找到一丝恐惧或是吓呆了的模样,但让她失望的是她最终没有找到,他看上去安安静静的,甚至给了她一种岁月安好的错觉;甚至看着她靠近,也只是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而已。

    这张脸空让狼妖在短暂的呆滞之后生出一股暴虐,她决定撕裂这张脸。但就在这一刹那间,那道吐出来的气息却在脱口的瞬间化成巨大的三彩气团,它绕过狼妖,在空中凝聚成巨大的三色飞鱼的模样。

    光点如同大雨一般洒在地面的枯竹子和黄草上面,淡黄惨白的叶子一瞬间被染得翠绿翠绿的,猛地挺拔起来。

    竹子和杂草一根根地蹿了起来,几寸长的草竟是一瞬间就长到了十几米的长度,如同长绳一般将狼妖缠绕起来,巨大的竹子变得又粗又长,横七竖八地在林子中支起巨大的笼子,和杂草纠缠着越长越高,巨狼惊声怪叫之间,整头狼就被淹没在一片翠绿之中,身上犄角旮旯地方藏着的真菌和苔藓,也飞快地蔓延,弄得她又麻又痒。

    它们欢快地增长着,仿佛托着三色的巨大飞鱼越飞越高,一口气长出百米多高,仿佛地面上拔起一座绿色的小山一样,带着巨狼不知道长到哪里去了。

    “小先生好厉害!”小兔呆滞良久,才喝彩出来。

    “它也不是能够只种点花花草草的。”晓宇若有所思:“兔婆婆说得没错呀,狼姐姐怎么能看不上外公留下来的书呢?”

    “谁说她看不起?狼阿姑就是张狂惯了。”小兔扒着眼皮,冲着带狼阿姑消失的绿山做个鬼脸:“她要是看不上,还用得着来动手抢么?对了小先生,这一招怎么突然就这么厉害了?”

    晓宇挠挠头,却也说不清楚刚刚那种感觉,刚刚进入山形的时候,看到山顶那一跟树苗,就好像突然有种融入‘枢木’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和自己融化在了一块儿似的。

    但也仅仅是一刹那。

    他笑了笑,忽然间巨大的脱力感袭入脑海,就昏倒了在了地上。

    “呀!小先生怎么晕了?”小兔看着晓宇倒地,有些慌乱地想要把晓宇拖走,却见空中的巨山突然崩溃,大量的灵气猛地一阵震荡,一股破碎感将林中的一切震得七零八落。

    这一角的墟界,崩溃了。

    11 斗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