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阴魅生

作品:《山海传说

    山海传说 作者:咸鱼公爵

    10 阴魅生

    “嗯?”晓宇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他揉着眼睛,左近寂静一片的气氛中,居然一阵一阵传来颇为响亮的震动声,越听越觉得像是有人在打鼾呢,晓宇看看小兔,却见雪橇前一大群兔子围成一圈儿,一个黑漆漆的大汉光着膀子趴在雪地里,肚皮一起一伏的,居然就在这里睡着了。

    “他会不会着凉啊?”晓宇眨眨眼睛,有些呆呆地问。

    “小先生小点声。”兔兔轻手轻脚地退到晓宇身侧,声音压得更低了:“灵堂那边不对劲。”

    “啊?”晓宇定了定神,看到不远处几根竹子遮挡着的就是灵堂,困倦涣散的视线聚集起来。

    灵堂周围明显有些异样——和刚刚修补的墟界一样,那里居然也呈现出被破坏的状态。

    “小先生,这不是外人搞的,你看那些裂痕,显然是被刻意造出来的,就是为了在墟上开个洞。”小兔歪着脑袋:“还有山猪爷爷分明就是被迷倒的。”

    “他是山猪爷爷?”晓宇看着这个神似李逵的壮硕大汉,与猪八戒比对一下,觉得画风和他印象里差距有点大,皱起眉来:“怎么一点也不胖呢?”

    “山上的猪又不长肉。”小兔噗哧一笑,马上压低了声音:“小先生,我过去看看。”

    “要是遇上坏人了怎办?”晓宇担心地问:“小兔,我陪你一起去吧。”

    “没事的,我已经派了几个兔兔回去报信了,一会儿奶奶就能赶过来。”小兔表情严肃起来:“小先生不会打斗,一会儿若是情况紧急,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我们兔子一族最是跑得快。”

    她跳了跳,束紧了裤腿和袖子:“不用担心。”

    “小心。”

    小兔还在显摆,晓宇却听到了一阵异样的声音,连忙趴在雪地里面。

    小兔也是吃了一惊,她跟着俯身,就见到远远的竹林之中,几个巨大的黑影从灵堂中飘了出来,它们仿佛没有实体一样,半虚半实地立在地上,却迈着夸张的步子,半飘半走地跨过了林地,远远地离开了灵堂,慢慢地飘离了地面。

    晓宇嘴唇微微颤抖,这种诡异的东西让他全身冰凉。

    他并没见过真正凶狠的妖魔,所见过的最狠的妖怪,不过是奶奶那盘《铁扇公主》里的牛魔王;然而牛魔王的凶恶,却也比不上这种让他看一眼就冷到骨头缝的东西。

    “小兔……这是什么东西呀?”忍了一阵,晓宇青白着脸孔,小声地开口问时,却见小兔的脸色比他还要差得多,一旁的几只兔子,。

    “这……这是虚鬼,是阴魅的一种,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小兔颤抖了两下,显得十分憎恶的模样。

    “阴魅?”

    “就是阴气生成的魅,像我们这种山精水怪,靠灵性修出来的是妖,精气凝聚的就是魅了;这种阴魅是不干净的东西呀。”小兔眉心深锁:“墟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它们进了外公的屋子。”晓宇忧心道:“是不是……”

    “还是进去看看吧。”小兔站了起来。

    “我跟你一块儿。”晓宇跟着站了起来。

    “说了不要了。”小兔跺了跺脚。

    “那是外公的灵堂,我总得进去看看。”晓宇想了想:“兔婆婆那边也快知道了。”

    “那……你也小心点。”小兔眼珠转了转,最后道:“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那玩意,不过它也其实不可怕,只会吓唬人而已,不被幻象所迷,就完全可以当它们都不存在。”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死都不会答应小先生你的。”小兔哼哼了两声,拽住晓宇的手:“我先在门口看看有没有人。”

    ……

    小兔在灵堂外面探着头,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稍稍松一口气,三跳两跳跃了进去。

    晓宇轻手轻脚地,跟在后头走进灵堂,堂子还是一副朴素的模样,除了长明的烛火并无出奇之处,小兔四处检查一番,看着没什么变化的陈设,皱了皱眉:“奇怪了,没人动,那些虚鬼难道就是为了进来转一圈?”

    晓宇目光扫视,第一眼就看到了平台上躺着的《山经》:“它还在这里?”

    “这里有符印保护。”小兔道:“除非是墟中的五根枢木全都被毁掉了,不然这本书放在这里没人能拿走,小先生要读一下吗?”

    “不了。”晓宇摇了摇头:“这还是外公的东西。那天也是凑巧被风吹开了一页。”

    “不是这样的。”小兔叫道:“这本书自己带有灵性,如果不是它真心想要打开,一阵风怎么能吹得开呢?”

    “啊?”晓宇大为惊讶。

    “它的岁数已经有几千年啦,一块石头修炼几千年都能蕴成灵性,何况是代代让人触摸的它呢?”小兔看着《山经》,惋惜地说道:“可惜只剩下这几页,估计残余灵性也是有限,但也决不像小先生你想的那么简单。”

    “真的假的呀?”晓宇吃惊地看着残书,面色几度变化,最终小脸儿正肃起来:“那我就更应该尊重它的想法,除非它让我看,不然我也不会动他。”

    “小先生真是好人。”小兔眨着小眼睛,看了晓宇一阵,突然道:“那个,小先生,你冷吗?”

    “有点。”晓宇耸起了肩膀,抱着上身,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

    好像突然就变得这么冷了似的,明明刚进来的时候没有这种刺骨的感觉才对。

    “这地方的墟界被扰乱了。”小兔面带忧色:“过一会儿可能还会变热呢,这样冷热无常的容易感冒。小先生,咱们出去到能看到这里的地方等着吧。”

    “嗯。”

    晓宇答应下来,跟着小兔走回雪橇停着的地方,稍稍靠得近了,却听见一个女的声音正在大惊小怪地叫喊着:“猪爷!哎呀!猪爷!老猪!死猪头!你怎么睡倒了?我听你的鬼话来喝酒,你跟老娘玩这套!快给老娘滚起来!”

    声音有点尖锐,却还算是清脆悦耳,说话的女人看上去二十出头,长着尖尖的小脸,眼睛大大的,一头灰色头发蓬松着,一件绿色的裙子有点邋遢,上半身的黑衬衫则显得有几分利落。

    她一边喊着,一边用脚踢着昏迷不醒的黑大汉的屁股。

    几只拉雪橇的大兔子将座驾丢弃到一边,自己则纷纷缩在一旁的竹子后面,浑身上下瑟瑟发抖,充满警惕地看着女人,时不时地发出戒备的‘嘤嘤’声。

    看见这个女人,小兔也是下意识躲到了晓宇的身后,白白的小脸变得更白了,露出同样惊恐的表情。

    “哟,我道是怎么这儿蓄了这么多的兔子?”女人也注意到了两人的到来,一双眼睛扫向晓宇身后发抖的身影,呵呵地笑了一声:“原来是兔子大小姐到了,怎么着见了阿姑也不出来打个招呼?”

    “阿姑,你晚饭吃饱了没有呀?”小兔战战兢兢地探出头去,一双小红眼睛分明是怕怕的模样:“这里没肉菜,山猪爷爷只要有酒就能凑合,你可不行呀。”

    “怎么还怕你阿姑吃了你呀?真要吃你你也跑不掉对不对?”女人眉毛一竖,叉着腰走了过来,忽然又看到晓宇,小舌头哧溜地在唇上舔了一下:“哟,这细皮嫩肉的后生是谁呀?这长得油光水滑的,一看就有滋有味,要不要去你阿姑家里做做客呀?”

    晓宇咽了口口水,正要说话,小兔却在后面拽了一下他的衣服,晓宇没太站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小先生,这是狼阿姑,有点疯疯癫癫的,你别和她乱开玩笑。”小兔急切道。

    难怪呢……晓宇听了这名字就恍然了,怪不得兔子们一个个都这么害怕。

    “谁乱开玩笑了?小先生?这么说你就是老夏指定的下一代了?”狼阿姑抬手轻轻地沿着小嘴笑了笑,侧头之间头顶一侧的发梢甩开,一只毛绒绒的竖耳朵冒了出来,又被另一绺头发盖住了:“看着就是个家养的乖小孩嘛。怎么着,觉得这个班能接不?”

    “我……”晓宇楞了一下:“这,虽然兔婆婆一直有这个意思,但我还不能这么快就做决定;很可能帮完忙之后就要走了。”

    他挠了挠头:“我还要去城里上学呢。”

    “噗。”狼阿姑失笑,身后似乎有条毛绒绒的大尾巴晃了一下:“哈哈,老夏这个钦点的不行啊,不仅仅是乖宝宝,还要回家上学呢。”

    “对不起……”晓宇讪讪地,有点不好意思。

    “狼阿姑,没事的话你先回去吧,等明天山猪爷爷醒了,再叫他找你喝酒啊?”见晓宇有攀谈上的意思,小兔却是再一次狠狠一拽他的后心衣服:“或者一会儿奶奶过来,你和她拉拉话?”

    “你这是赶你姑走吗?”狼阿姑叉腰,佯怒道。

    “阿姑出现的时候不对。”小兔悄悄横移,将整个身子从晓宇身后露了出来,挺胸抬头,两只大耳朵竖直了,很是认真地说:“阿姑,今晚不该你守夜。”

    10 阴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