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千仞木

作品:《山海传说

    山海传说 作者:咸鱼公爵

    9 千仞木

    “很高大吧?”

    待到晓宇站了一会儿,兔婆婆才开口解说道。

    “这是这片墟的五株‘枢木’之一,汇聚着附近墟界散逸的大量山川灵气,小先生,你刚刚对‘泰器山法’有了领悟,你试试看,能不能把山川之气搬运到被破坏的地方,把崩溃的地方修补上。”

    “是想象这自己变成它的样子?”

    “想象着自己和它合而为一。”兔婆婆靠到近处,转头笑眯眯地对着晓宇:“来试试,很简单的。”

    晓宇走上前去,缓缓抬手,稍稍有些犹豫地摸上树干,越到临近的地方,他越是有一种感觉,每一步踩着的初时还是地面,然而走到近处时,却渐渐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所有的感官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占据。

    与观想泰器之山时的微弱清楚不同,它庞大无比,却混沌无形,如同推着他一般向前缓缓地移动,向前又升高,直到他的视线越过树冠,如窥破云层,大地之中流动的力量仿佛在晓宇的手摸上树皮的一瞬间落入他的掌握。

    枢木如同一个巨大的杠杆,将晓宇与大地连接起来。

    晓宇蓦地福至心灵,他放空了脑海中的念头,那股艰涩感就变得减缓了几分,庞大的山川之气无序地流动着,却最终都向着被破坏的地方聚集过去。

    如同一只巨手将扭曲的天地展开,徐徐地恢复平坦。

    兔婆婆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些许欣慰。

    大地的气脉源源不断地涌入被破坏的地方,速度渐渐减缓,在扭曲的区域减少了大约四成之后开始了僵持,看着晓宇的额头渗出汗水,晓宇保持着手扶树干的动作站在那里,表情未有变化,额头上却冒出了汗珠,小兔有些紧张地抓着兔婆婆的衣角。

    夏晓宇陷入了奇妙的冥思之中,他感觉到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巨树,扎根到幽深的地底,广阔的根系艰难地搅动着大地深处的力量,缓缓地聚集到远方,这股力量流过他的身体,仿佛有大量听不清楚的絮语在他的耳边缭绕,气息活生生的,还带着一丝丝的亲切。让晓宇的精神更加地放松了。

    只是渐渐地一股迟滞感从根系传来,它越来越强,直到根系完全无法动弹。仿佛失去了力气了。

    晓宇睁开眼,看着远处才填补了一小半的空洞,晓宇低下头,十分不好意思地道歉。

    “婆婆,好像差一些。”

    “傻孩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兔婆婆看着晓宇,呵呵地笑了笑又转向大树:“枢木的力量变衰弱了,隔一段时间再来几次就好了。”

    “婆婆,它是不是会说话呀?”想起刚才脑袋里的声音,晓宇好奇地摸着树干。

    “万物有灵。”婆婆笑了起来:“何况是枢木。如果夏大先生再留下几十年的光景,它说不定也能修炼成精呢。”

    “好了,小先生,时候不早了,先让小兔送你回去,等待枢木力气恢复我再叫你。”

    兔婆婆解释完了,拍了拍小兔。

    “嗯。”晓宇点点头,目光却没离开大树,这颗又老又粗的怪树,似乎比刚才更鲜活了一些似的,树心里传来的声音好像也并没彻底走远。

    再见。

    他冲着大树挥挥小手,一阵小风吹了过来,树枝哗啦啦啦地一阵响动,又很快变得安静了。

    “小先生,走啦。”小兔开着雪橇,遥遥地招呼。

    “婆婆再见。”

    晓宇坐上雪橇,向兔婆婆挥手道别,兔婆婆笑眯眯地点着头,目送着雪橇远去,随后,她转向巨树,盯着渐渐干枯的树干,眉宇间露出些许忧色。

    ……

    雪橇在小院里停了下来,有些困倦的晓宇鼻子动了动,闻到了一阵阵诱人的清香气。

    他睁开眼睛,见到小兔拖着两个半人高的大口袋,费力地推向加长了一大截的雪橇板。

    十几只大兔子人立起来,上身的绣花马甲撸起了袖子,用力推动着,喉咙里头发出‘嘤嘤嘤’的声音,耳朵随着用力一抖一抖的。

    晓宇站了起来,帮着兔子们向上用力一拽,大包裹就翻上了车子,沉甸甸的。

    小兔爬了上来,一大堆大大小小的胖兔子靠在晓宇身上,耷拉着耳朵四脚朝天地喘气。

    “小兔,这是什么呀?”

    “一些干果和酒什么的。”小兔捂着通红的小手,吐了口热气出来:“一半是给大先生那边的贡品,一半要给在那边守夜的妖怪。夜里冷,有的小妖皮毛修炼得不好,得喝两口暖下身子。”

    “灵堂外边还在唱戏吗?”

    “昨晚上红狐狸大姐姐回山去了,戏班子没人带,大概是停下了。”小兔想了想:“这几天是山猪爷爷在,他的朋友可能正在喝酒呢,所以我多装了一点儿。”

    “味道好香。”晓宇抽了抽鼻子。

    “小先生是不是饿了?”

    小兔在口袋里摸一摸,又将那个装着豆饼的纸袋找了出来。

    “嗯。”晓宇吃下一块,也有些奇怪:“明明晚上吃得饱饱的,突然就饿了。”

    “用法术可是很消耗精力的,这在正常不过啦。”小兔道:“等山气彻底融进了小先生的身子就好,到了那个时候,在足够山明水秀的地方就不会饿了。”

    “山气?”晓宇眨了眨眼睛。

    “是呀,泰器之山的修行,小先生只是刚刚摸到了山门,等到彻底融入了进去,在大地之上小先生就是山川,如此融入到自然的万物循环里头,哪里用得着进食呢?”小兔抓了抓耳朵,又补充:“大先生说的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小兔也看过《山经》吗?”

    “这都是大先生和我们这些妖精闲聊时候说的。”小兔摇摇头:“小先生,你刚刚通过枢木驾驭了墟里的灵气,体会到那股与枢木融为一体的感觉了吗?大概就是那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晓宇琢磨了起来,有点懂了,却又隔了一层纸,渐渐地就有一股困意袭来。

    这一回他是真的困了,和上一晚上一般,他并没有全然地睡着,而是守着‘泰器之山’的观想,也许是心里面有了熟稔的感觉,这一回他看得更清楚了。

    大地的气息缓缓地从山底爬上山头,盘旋着又从山顶化成水流流淌下去,氤氲的大雾之中,一团团的三色气息在山水间生机勃勃地涌动着,随时好像要喷薄而出样子。

    晓宇心中一动,试着用念头拨弄它们,气息化成一团团的,慢慢地在山顶汇聚,它们聚在一块儿,模模糊糊地变成一条怪鱼的样子,晓宇大为惊奇之间,突然看到山顶上莫名其妙地长了个奇怪的东西,顿时转移了注意力。

    一颗嫩生生的小树苗种在新鲜的泥土之间,阵阵熟悉的絮语涌上晓宇脑海,亲切还带着些许兴奋,枝叶舒张着,向空中的三色气息探去。

    “咦?你还在呀?怎么住进来了?”晓宇惊讶又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看着这一棵半虚半实的小苗:“你是想要它们吗?”

    小树苗枝叶晃动了一阵,似乎很是高兴的样子。

    晓宇正看着这颗怪异的小树苗,突然间雪橇一阵晃动,便从那玄妙的境界中脱离出来。

    他眨了眨眼睛,小兔焦急的声音就在耳边:

    “小先生,小先生,快醒来啦。”

    9 千仞木